霎時,禦書房內鴉雀無聲。

皇上的臉上漸漸露出不悅之色。

畢竟先前叛軍的將領以我來要挾褚曄時,褚曄出於大義,並未救我,於天子來說,是忠。

如今我求皇上廢除我與褚曄的婚約,倒顯得我不懂顧全大局,對此事懷恨在心了。

褚曄的臉上總算流露出零星的震驚之色,像是他篤定了,我對他情根深種,絕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皇上的眉頭微蹙著,語氣亦更冷了幾分:「你可想清楚了,朕賞給你的恩典隻有一個。」

我跪在地上,雖然不敢抬頭直視龍顏,卻也察覺的出,皇上此言,隱隱含著怒氣。

我道:「正如皇上所言,臣女曾經的確愛慕褚世子,且多年來總愛跟在他的身後,不僅為自己惹來不少笑話,亦給他添了諸多麻煩。」

「先前,臣女被叛軍所擄,以此來要挾世子,臣女本不願拖累於他,若不是口中被塞了布團,臣女必定早早地咬舌自儘了。」

「幸而世子顧全大局,以國為重,攻了城,平了叛亂,那也是民女心中認定的最正確的選擇……」

褚曄以國為重,的確無過。

若當時,哪怕他有一丁點的猶豫,我必定心甘情願赴死。

可他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