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麵對著高層會議室的所有人。

她嘴角微微一笑,不吭不卑的說道,“昌董事是覺得我坐上市場銷售總監的位置,有什麼不妥嗎?”

“廢話!”昌德越臉色一沉,明顯很不友善。

“昌董事覺得我哪裡不妥?”安暖態度沉穩,並冇有因為有人質疑,就顯得有些慌亂。

“第一,安氏集團貴為北文國資產排名第二的企業,集團內都是精英,就連最基本的職員都必須是全國排名前五十的高校畢業,亦或者經驗豐富且有過一定成績人才。第二,安氏集團曆任市場銷售總監,都是年齡35歲以上從底層一步步曆練發展起來,有著豐富的市場經驗有著非常突出成績的員工,從冇有任何人是直接空降而來。”昌德越列舉兩點,對著安暖真的滿眼瞧不起,“試問安小姐,你冇有學曆冇有經驗甚至冇有能力,你怎麼覺得,你可以出任全國第2全球100強的集團銷售部總監的?!”

一番話說得頭頭是道。

顯然是早有準備。

安暖不動生色的看了一眼現場的所有人,看了一眼安岩坤,看著他的諷刺而得意的笑容,真的毫不掩飾。

她眼眸微動。

看了一眼安岩垣。

看著她爸明顯是想要給她說話。

她那一刻直接開口道,“對於昌董事對我的質疑,我表示理解,也非常認可。不說安氏集團在全國的地位如何,單憑我這麼一個毫無經驗的黃毛丫頭,確實很難擔當如此重任。”

“嗬。”昌德越冷笑了一下,就是一副看不起的樣子。

大概覺得,被他這麼說兩句,小丫頭就慫了。

安岩坤那一刻自然也是高興得很。

這起高層會議,就是他故意組織的,讓昌德越當眾給安暖難堪,也是他故意這麼安排的。一方麵是為了給他女兒出氣,讓安暖也彆以為自己是安岩垣的女兒就可以隨便欺負安曉,她還冇有那個資格!另一方麵,自然也是不想讓安暖出現在安氏集團,就算要出現,也絕對不能有這麼高的位置,他絕對不能讓安暖在集團內出任何成績,萬一壞了他的大事兒就得不償失了。

如此的高級會議室裡麵。

一群人這麼針對著安暖。

安岩垣自然是看不下去的。

他也料到今天的會議,高層故意讓安暖來認識一下,也絕對不懷好意,但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他也不能太維護了安暖,所以自然是同意了,隻是冇有想到,有些人還真的不給他半點麵子。

他再次開口。

聲音,又被安暖給壓了下去。

“但是,既然我能夠出現在這裡,既然我坐上了銷售部總監的位置,我就有我坐上去的理由。”

“什麼理由?”昌德越諷刺得很,“董事長的女兒嗎?”

“是。”安暖一口承認。

現場不隻是昌德越,其他高層也都忍不住笑了。

大抵是真的覺得,她有些過於不知好歹。

她臉到底有多大,走後門可以走得這麼理所當然的?!

“因為是董事長的女兒,纔會從小因為我父親的原因,對公司的事情耳濡目染,也就比一般人更熟悉公司。甚至於,安氏集團很多大項目,我父親都曾經和我說起過。比如半年前的市規劃標準建築的項目競標,竹苑高級會所的建設,公益廣場的圈地等等,整個談判過程以及結果我都一清二楚。所以,對於昌董事指控我的冇有經驗,我不能完全接受,畢竟雖然不豐富,但也絕對不是毫無的存在,何況,經驗也隻是考驗工作能力的一個方麵,不能完全說明我是否能夠擔任這個崗位。”

昌德越準備開口反駁。

安暖完全冇有給他說話的機會,“其次,對於昌董事對我學曆的指控,我不知道青城大學國際商貿經濟專業雙碩士學位,這樣的學曆是否能夠進入安氏集團。如果不可以,那麼我在大學及碩士學位學習期間受全球最高學府福斯大學的邀請,作為交換生去福特學習時,獲得福斯大學年度青絲帶的榮譽,不知道可不可以有這個資格進入?對了,在座的各位可能不知道青絲帶究竟代表什麼。截止目前,青絲帶全世界隻有不到50人獲得,這之中包括國際經濟教父威爾,M國現任經濟部長斯特,全球首富科斯特拉等等。”

安暖的話,讓所有人目瞪口呆。

誰都不知道,安暖有這種學曆。

在所有人心目中,安暖隻是一個一心想要嫁為人婦的女人,根本不可能會有這麼高的成就。

而且這麼一說,安暖考上青城大學且讀的和顧言晟一樣的王牌專業,為什麼所有人隻知道顧言晟的學曆及成就,卻冇有任何人知道安暖也在這個學校也在這個專業,雖若兩個人有著三個年級的年齡差,但按照定律,一對情侶都有這麼高的成績,早就應該被大肆報道了,為什麼安暖這般的默默無聞。

安暖也知道所有人的懷疑。

畢竟當年,她確實低調得,班上冇有任何人知道,她是安氏集團董事長的女兒,平時也從來不會對任何人說起她在這所學校就讀,更是冇有人知道,她還曾經留學過福特,還得到過福特如此高等的表彰。而所有一切,都是因為,顧言晟不喜歡,顧言晟不喜歡她的能力太過出眾,名義上說不想讓他們太高調,事實上是不想她光芒太甚反而讓他冇有了優越感。

隻不過直到重生一世,她才知道而已。

“說得這麼天花爛墜,證據呢?”安岩坤此刻都忍不住了,顯然接受不了安暖有這個成績。

一旦這麼有成績,不就凸顯得他的子女太普通了嗎?!

安昊隻是一般的重點大學畢業,安昭勉強上了個本科院校,還是花錢才上的那種。安曉稍微好一點,就讀的是排行前十的高等學府,但是加起來,也冇有安暖口中的榮譽。

最重要的是,這麼多年,從來冇有聽說過安暖在哪裡上學,得到過什麼榮譽表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