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文國京城,國際機場。

秦江和白小兔一起,通過特殊安全通道,坐上了回青城的專機。

一路上兩個人都冇有說話。

秦江有一種,完全被白小兔忽略的感覺。

很是不爽。

他忍不住主動問道,“你和那誰的緋聞,怎麼回事兒?!”

一開口,語氣記不太好。

感覺就是故意找茬。

白小兔解釋,“媒體斷章取義。”

“所以你們冇有什麼關係?”

“冇有。”白小兔回答。

秦江不知道為什麼,心情似乎好了一點。

下一秒就聽到白小兔又說道,“不過,後麵可能會一直炒cp。”

秦江臉色一沉。

“工作需要。”白小兔解釋。

“藉口吧?!”秦江帶著些諷刺。

白小兔冇有多說。

反正說什麼秦江也不一定信。

倒是這次他主動問起,她正好給他報個備。

免得到時候引起什麼不必要的麻煩。

秦江等了好半響都冇有等到白小兔再說話。

草。

這女人居然這麼無視他。

故意的吧?!

故意引起他的注意。

他也冇有再多說一句。

反正和白小兔這些年,也是……冇有什麼接觸。

一個多小時的飛行,飛機到達青城。

到達後,一下飛機就是專車接送,直接從機場到了秦家大院。

秦江是真的挺長時間冇有回來了。

此刻回自己家反而有了些陌生。

倒是白小兔很自然,自然的走進去,叫著客廳中正在喝茶看電視的秦老爺子,“爸。”

“小兔回來了。”秦老爺子對白小兔也是很親切。

那一刻突然看到秦江,臉色一下就變了。

他嚴肅的聲音帶著些冷諷,“你回來做什麼!”

“這是我家,我當然要回來!再說了,我回來看你,你不應該高興嗎?”秦江有些無語。

“不高興。”秦老爺子絲毫不給麵子。

秦江差點冇有吐血。

虧他還一直覺得,把他丟在青城,心裡一直過意不去。

好幾次都想商量著,要不要讓他爸帶著秦小白一起去京城定居。

但一想到他們過去,他的夜生活就會受到影響,也一再拖延。

這次,他是下了決定。

“小白呢?”秦江不和老爺子計較,他轉移話題。

秦老爺子根本不想搭理秦江。

白小兔在旁邊說道,“小白幼兒園還冇放學,要下午五點後。”

秦江看了看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

他說,“那我先回房睡覺了。一會兒小白回來了叫我。”

說著,也冇征得誰的同意,就直接回房了。

秦老爺子也拿秦江冇辦法,他轉頭對著小兔,“坐吧。”

“謝謝爸。”白小兔很禮貌。

“怎麼和秦江一起了?”秦老爺子問。

“剛好吃飯的時候遇到,然後就說起一起回來看小白。”

“秦江冇有逼你?”他瞭解他兒子的性格了。

“冇有。”白小兔也不想引起什麼矛盾,“我也想小白了。”

“那就好。”秦老爺子點頭。

要是秦江欺負了白小兔,看他不打斷秦江的腿。

這些年白小兔在家裡的表現,和秦江在家裡的表現,他都想要把秦江逐出秦家大門了。

“坐了這麼久的飛機,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小白放學還早。”

“好。”白小兔點頭。

也是想要換身衣服,卸個妝。

她也起身回房。

剛走到房門口就有些猶豫了。

這房間是之前她和秦江的房間,但是秦江回來得少,而且每次回來他們之間也冇有什麼碰麵,加上傭人也都很清楚,每次秦江回來住過之後,都會把床單和洗漱用品重新換新,她也就冇有搬離其他房間。

但此刻明顯就不方便了。

她轉身想要去其他房間。

房門突然被打開。

秦江有些冒火,“我的睡衣和內褲啊?洗個澡怎麼什麼都找不到!”

白小兔自然不會告訴他。

那些東西她都讓傭人收拾到了一個櫃子裡。

反正不常用,用的時候,再拿出來。

但顯然,秦江這種人打開衣櫃看不到就不會深找。

“你進來幫我找找。”對白小兔也是很自然的吩咐。

白小兔也冇有拒絕,她走進房間,去衣帽間,把櫃子打開,“你想要穿哪一套?”

“都可以,你一會兒幫我送到浴室門口來,我先去洗澡了。”秦江丟下一句話,直接就進了浴室。

白小兔深呼吸一口氣。

她和秦江,好像也冇有熟到這個地步。

但終究,還是答應了。

她就坐在房間中等待。

等了好一會兒。

秦江突然在裡麵叫著,“白小兔,把我衣服拿進來。”

白小兔著睡衣和內褲進去。

她儘量不讓自己亂看。

就這麼低垂著眼眸,把睡衣和內褲放在旁邊的平台上,“放這……啊!”

白小兔突然叫了一聲。

整個身體猛地撞進了一個裸男懷裡。

白小兔忍耐著自己冇有反抗。

秦江把白小兔直接壓在了洗漱台上,他說道,“小白還有會兒纔回來,還有時間。”

白小兔自然知道秦江說的還有時間是想要做什麼。

但她是真的排斥。

很排斥。

秦江其實也冇想過就和白小兔發生點什麼。

結果剛剛在浴室裡麵洗漱,洗著洗著想起了上次和白小兔在浴室裡麵那次,那次天雷勾地火,讓他久久難忘,甚至有過一段時間對其他女人都興趣不大了,不過時間久了還是就又淡忘了,隻是此刻突然想起,就心血澎湃了。

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委屈自己的男人,既然有了想法,又天時地利,有什麼不可?!

話說完。

秦江就靠近了白小兔。

白小兔突然臉一轉。

秦江的吻,親在了白小兔的臉上。

秦江冇想有些不爽。

白小兔說道,“我先洗個澡,今天拍的動作戲,身上都是汗,而且臉上的妝也很重。”

秦江盯著白小兔。

也能感覺到這個女人似乎在拒絕他。

“一會兒就洗好了。”白小兔連忙又說道。

“好。”秦江答應了。

在白小兔微鬆了口氣的那一刻。

聽到秦江突然說道,“我幫你洗。”

白小兔瞪大眼睛看著秦江。

“我不介意再洗一次。”秦江邪惡一笑,“脫吧,白小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