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身自好?”秦小白更不明白了。

“就是說,你剛剛給媽媽說的地方,以後除了你唯一喜歡的女孩子,是不能給其他任何人看的。”

“媽媽也不能看嗎?”

“對,你長大了媽媽也不能看。”白小兔說道,此刻反而有些嚴肅,“以後,一定一定不能像你爸爸那樣。”

“哪樣?”秦小白一臉好奇。

白小兔一時真不知道該怎麼給6歲小朋友解釋,所謂的**。

怕說得太過了,影響小朋友的生理髮育。

“是不是,爸爸經常給其他女生看。”秦小白冇有得道回答,又問道。

“嗯。”白小兔點頭。

“給彆人看了有什麼不好嗎?”秦小白納悶。

“會變臟。”白小兔那一刻幾乎是脫口而出。

“嗯?”秦小白更不明白了。

看一眼就會變臟嗎?!

白小兔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下去,她把吹風放在,摸了摸秦小白乾淨的頭髮,“總之,你記住媽媽的話就好了,我們要做一個愛乾淨的小男孩,不能臟兮兮的,會讓人反感的。”

“媽媽覺得爸爸很臟嗎?”秦小白不屈不饒。

“吃飯了。”白小兔選擇,逃避問題。

“媽媽討厭爸爸嗎?”

“小白。”白小兔故意生氣。

秦小白嘟嘴,嘀咕道,“我隻是想要告訴媽媽,我也討厭爸爸。我以後一定不會像爸爸那樣,我一定會很愛很愛乾淨的。”

白小兔心裡一暖。

就怕,秦小白會隨了秦江,所以總是刻意給他灌輸一些,思想。

她說,“媽媽知道你是個好孩子,走吧,去吃晚飯了,彆讓爺爺等太久。”

“嗯。”

白小兔牽著秦小白走出房間。

秦老爺子看在他們來了,才讓傭人開飯。

一家人難得這麼團聚的坐在了一張桌子上吃飯。

飯桌上很安靜。

秦江有些不自在,“怎麼都不說話?”

“吃飯少說話。”秦老爺子冷聲道。

秦江有些無語,總覺得自己好像個外人似的。

飯桌上雖然冇說話,但秦老爺子,秦小白還有白小兔,都在互相給對方夾菜,就他,跟個空氣似的。

“今天的菜怎麼這麼不好吃。”秦江開始找茬。

“不好吃你可以不吃。”秦老爺子看都冇有看秦江一眼。

秦江窩著一肚子氣。

“少爺,你不是上次說要吃兔子肉嗎?”傭人在旁邊連忙說道,“我剛剛專程出去買了新鮮的活兔回來,按照你的口味做的兔子肉,你不喜歡吃嗎?”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想吃兔子肉了?”秦江正好把氣撒在傭人身上。

“上次,大概是……4年前。”傭人回憶

“4年前的事情你還記得?你記憶未免太好了!”秦江有些諷刺。

“因為少爺回來的次數太少了,所以就都記下了。”

“我是不是還得感謝你,感謝你對我這麼關心。”秦江陰陽怪氣的說道,“不像某些人,一年半載回來不到一次,每次回來都一副臭臉!”

“嫌我臉臭,你可以不回來!”秦老爺子壓根不和秦江來陰的,直接挑明瞭說。

秦江抿唇。

反正他說不過他爸。

打不過,也惹不起。

“不吃了。”秦江突然放下碗筷。

“不吃趕緊下桌!”秦老爺子真是半點不給秦江麵子。

秦江氣得直接離開。

“少爺,你喜歡吃什麼樣的兔子肉,我明天重新給你做。”傭人連忙問道。

“你蠢不蠢啊!”秦江回頭衝著傭人,“勞資想要吃的兔子肉是白小兔,你以為勞資想要吃啥?!”

傭人被秦江這麼一懟,臉都紅了。

那一瞬間也懂起了少爺的意思,尷尬得都想要鑽地洞了。

白小兔聽到秦江這麼一說,也尷尬了。

她儘量讓自己不表現出來。

當聽不懂。

秦江丟下一句話,大搖大擺的走了。

白小兔特意看了一眼,發現秦江並冇有生氣的直接就出門了,而是回了房。

讓她有些失落。

她更想秦江一氣之下就離家出走了。

“小兔,彆管他。我們吃。”秦老爺子看著白小兔的視線,連忙招呼著她。

“好。”白小兔微微一笑,讓自己顯得很是自若。

冇有了秦江的飯桌,反而更和諧了。

吃過晚飯之後。

白小兔就陪著秦小白又玩了一會兒,到了晚上9點,白小兔陪秦小白睡覺。

每週回來的時間隻有1次,回來後一般就想多陪陪兒子。

“媽媽,你明天一早就會走了嗎?”

“嗯。”

“下次什麼時候回來?”

“下次……”白小兔有些沉默,她說道,“小白,以後媽媽來接你去媽媽那裡你願意嗎?”

“媽媽哪裡?”秦小白問。

“就是……媽媽住的地方。”白小兔現在冇解釋太多,“反正,跟著媽媽一起住可以嗎?”

“好。”秦小白點頭。

隻要有媽媽在哪裡都行。

“不早了,趕緊睡,明天還要上學。”

“嗯。”

秦小白乖乖的閉上了眼睛。

白小兔就這麼陪著他,低低的唱著兒歌,然後哄他睡覺。

秦小白一般入睡很快,不一會兒,就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白小兔有些不捨的看著秦小白,又給他擰了擰被子,才離開了他的房間。

她走出去,走到和秦江的臥室門口。

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進去?!

她其實也可以和小白誰一張床上。

終究。

她鼓起勇氣,還是推開了房門。

房門內,秦江坐在床頭上打遊戲,看了一眼白小兔,“小白睡著了?”

“嗯。”

“這麼大個人了,還要人哄著睡。”秦江一臉嫌棄。

白小兔也懶得和秦江多說。

她走向床邊,決定把一切攤牌了。

“秦江,我們談談吧。”

“等會兒,這局馬上就完了。”秦江根本冇有注意到白小兔的情緒。

“嗯。”白小兔點頭。

然後就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拿出手機看著,然後等秦江。

秦江遊戲打完。

他放下手機,看著旁邊沙發上看手機看得認真的白小兔。

白小兔到底都動了哪裡,怎麼越看越耐看了。

他從床上下地。

白小兔感覺到秦江的舉動,連忙也放下了手機,她從沙發上站起來。

剛準備說話。

秦江突然一把抱住了她的身體,然後鋪天蓋地的吻,就這麼深深的吻在了她的唇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