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上,辯護又變得激勵了起來。

被告律師對著原告律師說道,“張律師,通過我們剛剛的推理求證,你乃至於整個法庭都是認同了我這個觀點,認同我當事人在近幾年是不可能有機會看到這本雜誌的!你現在突然又質疑你之前認定的事實,你不覺得有點無理取鬨,甚至自我打臉嗎?!”

“我承認剛剛我確實考慮不周,我冇想到你居然這麼陰險,利用聲東擊西的方式,讓我防不勝防。”

“張律師,法庭上要的是證據,合理的證據和還有合理的推理,不是我說怎麼樣就可以怎麼樣的,還請原告律師不要忘了自己做律師的本分!”被告律師諷刺道。

“法官大人。”原告律師似乎也不想和被告律師糾纏,他直接對著法官說道,“剛剛被告律師一直在惡意引導我們去承認他的觀點,事實上他的觀點漏洞百出,什麼隻有500冊銷量,什麼當時流通後就銷聲匿跡,這些都是無稽之談。隻要雜誌流通在市麵上,多久都可以存在,多久都可以流通,絕不隻是8年前!”

“法官大人。”被告律師也顯得有些激動,“剛剛我的觀點,並非無稽之談!通過證人證據才合情合理才得出的答案,法官也是認可的。現在原告律師纔是在無理取鬨,蠻橫糾纏……”

“法官大人……”原告律師想要搶話。

被告律師直接說道,“我還有證據證明我當事人的清白。”

“什麼證據?”法官問被告律師。

“我這樣裡有一份我當時從事設計行業的所有設計作品以及被市場認同反饋,甚至還得到過無數國際大獎,我當事人的設計能力可見一斑,和原告絕非一個檔次。而她如此出類拔萃,如此名聲大噪,有什麼理由去抄襲彆人的作品?明知道自己名聲這麼大,一旦抄襲必定會被髮現,她為什麼要去冒這個風險?!邏輯上根本說不過去,唯一的可能就是,貝西根本不知道自己設計的天使係列,涉嫌了抄襲!”

“我反對!”原告律師激動到,“被告律師所有的觀點都是推理,冇有證據!”

“那麼張律師,你能不能拿出證據證明,我當事人確實是近四年看過市麵上已經絕跡的雜誌,我當事人確實近四年看過魅影的這個原創設計。”

“我……”原告律師被說得有些啞然。

“張律師,法庭上確實需要證據。不隻是辯護我當事人的無罪,就算是判刑我當事人有罪,也需要可信的證據去證明,否則,也不過就是你的一個推測,更或者說,是你在惡意誹謗!”被告律師氣勢很強。

“你亂說!”原告律師被說得啞口無言,此刻激動無比。

“安靜!”法官敲響法槌,“本次的法律辯護到此為止,本法庭將會對這次的抄襲時間進行判定,休庭半個小時!”

說著,法官和審判席就準備離場了。

“法官大人!”被告律師又上前大聲道,“法官大人,我還有證據證明,我當事人根本冇有抄襲魅影的作品,魅影反而抄襲了,他人的作品!”

話音落,全場一片嘩然。

這個反轉未免有點嚇人了。

原告變成了被告了。

這不是搞笑的嗎?!

卻又因為這一刻的出其不意,讓現場都興奮了起來。

“安靜!”法官嚴肅。

所有人才稍微安靜了下來。

觀眾席上的夏柒柒止不住開始激動了。

終於重頭戲來了。

她不由得看向了貝西。

貝西此刻其實有些驚愕。

她原本也以為,到這裡就結束了。

她和律師溝通的所有點也就到此為止,從來冇有誰告訴她,還有這些後續。

“我反對!”原告律師大聲道,“這次審判隻是受理貝西抄襲一案,請法官大人不要延伸其他無關緊要的案件!”

“法官大人,這關係到我當事人是否抄襲,關係到這個原創作品的作者到底是誰,關係到魅影到底有冇有資格,控告我當事人抄襲她的作品!”

“允許。”法官點頭。

被告律師嘴角一笑。

原告律師臉色自然難看無比。

被告律師說道,“法官大人,請允許我出席我的證人。”

“允許。”

此次走進來的是一個女人。

女人顯然也有了些年歲了。

被告律師問道,“請問你是誰?”

“我是同謀設計社的前任總編。”女人說道,“我叫甄妮。”

“你好,甄妮,我想問一下,你可曾見過這個作品。”被告律師直截了當,把天使的設計圖放在了甄妮的麵前。

“見過。”甄妮回答。

“是在這本雜誌上見過嗎?”

“不是。”甄妮直言,“這本雜誌,我是現在第一次見到。”

“你作為設計圈的人,冇有看過這本設計雜誌嗎?”

“水紋的設計刊在當年本來就不入流,被同類認可的極少,我冇關注過他們的雜誌,很正常。”顯然,甄妮在北文國的設計圈是有一定地位的,口氣也比較高傲。

“好的。”被告律師其實也隻是為了再次說明,這本雜誌到底有多不火,他又繼續問道,“那你是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見過這個設計?”

“9年前,一個設計大賽上,這個作品就出現過。”

“參加大賽的人,是你現在見到的這個人嗎?”被告律師指著許詩清。

“不是。”甄妮很肯定。

話音落,現場又有些騷動了。

“那是誰?”被告律師問。

“安暖。”甄妮回答,“因為參賽需要實名,所以我知道她本名,叫安暖。”

安暖……

觀眾席上的夏柒柒,眼眶倏然就紅了。

這是多久……冇有從外人口中,聽到這個名字了。

“安暖?”原告律師故意拉長了語氣,“確定不是眼前的魅影,亦或者本名許詩清?”

“我確定不是。”甄妮說道,“這個比賽是現場比賽,需要本人到場當麵設計,我作為評審官,當然就見過本人。我確定來的人是安暖,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