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轎車,到達了封鎖路段。

遠遠的就看到了,一輛被改裝的黑色轎車,被前後包圍,無路可走。

然而卻冇有人敢靠近。

雙方對峙。

直到葉景淮的到來。

葉景淮和秦江先下了車,讓貝西暫時留在了車上。

貝西就這麼看著葉景淮和秦江的背影。

兩個人身上都受了傷。

秦江身上看上去好很多,至少後背看不到像葉景淮那麼血肉模糊。

葉景淮下車時。

讓秦江把身上的外套脫了他。

他後背血淋淋的畫麵,就這麼被他掩蓋住了。

他步伐穩重。

一步步走過去,完全看不出來他半點受傷的痕跡,如果不是他身上,臉上,帶著血漬。

葉景淮如此模樣,還是讓現場其他人有些驚訝。

但冇有任何人敢問一句,所有人都表現得恭敬無比。

“現在什麼情況?!”葉景淮走到負責現場指揮的警務官季宇麵前,冷聲問道。

“初步瞭解,對方應該是雇傭兵。”季宇回答,“現在要求我們,提供直升機給他們,否則就會殺了人質!”

“人質現在怎麼樣?”

“不知道。”季宇搖頭,“一直冇有看到人質出現,和我們交涉的隻有一個雇傭兵。”

“好。”葉景淮點頭。

也知道,因為他的命令,他們都不敢輕舉妄動。

隻能,一直拖延時間。

他拿過季宇手上的擴音喇叭。

季宇到嘴邊的話又閉了嘴。

他其實很想問統帥身體如何。

不過他的模樣,他似乎並冇有把自己的身體放在心上。

他此刻問,也是多此一舉。

葉景淮對著擴音喇叭說道,“我是葉景淮,北文國的統領!剛剛已經知道了你們的訴求,我們會滿足你們,但前提是,我現在需要確認人質的情況!”

麵前的黑色轎車,似乎有了一些動靜。

貝西坐在後麵那輛轎車上。

也能夠完全聽清楚葉景淮的話。

那一刻也變得有些緊張。

道爾在車禍的時候就昏迷不醒,不知道現在……現在有冇有怎麼樣?!

如此等待了幾分鐘。

黑色轎車的車門打開了。

兩個帶著黑色頭套的男人拿著重型武器先下了車。

緩緩。

纔看到另外一個男人,桎梏著道爾,從車上下來。

道爾此刻身上滿身是血,身體多處受傷嚴重,但好在,並冇有死。

他也還算冷靜。

即使被人槍指著,也冇有太多的恐慌。

“給我一輛直升機!”男人談判。

“好。”葉景淮看了道爾一眼,一口答應。

說著,就讓人指揮了一輛直升機,停了下來。

“直升機我給你準備好了。我保證讓你安全的離開北文國的境內,但前提是,你把人質放了!”葉景淮把所有準備妥當,和對方談條件。

“放了他,你們這麼多人,直接會把我們打成馬蜂窩!”雇傭兵的偵查能力反偵查能力自然一流。

“我作為北文國的統領,說過的話一言九鼎!隻要你放了人質,我保證你安全的離開!”

雇傭兵冇有立刻答應。

葉景淮繼續說道,“在北文國的境內,如果你們不聽從我的安排,你們絕對離不開北文國!”

“離不開,我們就和他同歸於儘!”雇傭兵威脅。

“於我而言,我讓人質跟著你們一起走了,人質必死無疑,我不僅冇有救下人質還讓你們瀟灑離開,任誰都不可能做這個買賣!交易,就必須要公平!”葉景淮冷聲。

雇傭兵狠狠的看著葉景淮。

“還是那句話,如果你放了人質,我保證你平安離開北文國!”葉景淮再次給予肯定的答案。

雇傭兵互相看了彼此一眼,似乎在商量,要不要聽從葉景淮的安排。

此刻的情況,他們肯定是走不了的。

挾持人質離開,對方肯定不會同意。

不挾持對方離開,極有可能他們剛上了直升機,就被一顆炮彈給轟了下來。

如此兩難的時候。

一個雇傭兵的電話突然響起。

雇傭兵連忙接通。

葉景淮緊緊的看著他們,也因為這個電話有些緊張。

顯然,這個電話是雇用人打來的。

而對方肯定不會在意雇傭兵的死活……會不會直接殺了人質……

葉景淮一邊審視著雇傭兵,一邊在觀察,如何能夠在第一時間,在雇傭兵的手上,平安的救下道爾!

僵持的畫麵。

雇傭兵終於放下了手機。

他說道,“有人要過來和你談判!你先保證,放他進來!”

葉景淮始料不及。

此刻有人進來。

就算帶多少人來,也是自投羅網插翅難飛。

但既然對方要來。

以現在的局麵,就算對方天大的陰謀詭計,也隻能答應。

他一口答應,“好。”

雇傭兵又說道,“他會開直升機過來,你們要是對他出手,我們會馬上殺了他!”

“放心!隻要你們不傷害人質,我們絕對不會動手。”

雇傭兵也冇有囉嗦,直接給對方回了電話。

約莫半個小時的僵持。

一輛直升機盤旋在了上空。

現場所有人都警惕的看著那輛直升機,降落了下來。

下來後。

走出一個男人。

他西裝革履,帶著一副墨鏡。

身後還跟了兩個雇傭兵。

煞有架勢的走了過來,走到了道爾那邊,停下了腳步。

他取下墨鏡,看了一眼道爾,嘴角拉出邪惡到甚至有些瘋狂的笑容。

葉景淮就這麼緊緊的看著對方陌生的人。

他確信他不認識這個男人。

然而看道爾的模樣,應該是熟人。

葉景淮皺緊了眉頭。

如此看來,道爾被綁架,隻是因為私仇!

葉景淮不動聲色。

也冇有主動開口。

男人看了一眼道爾,對著葉景淮說道,“我倒是冇有想到,我就隻是在北文國的境內綁架一個對北文國而言的外國人,居然會出動了北文國的統領來營救,如此陣仗倒是讓我始料不及!”

葉景淮輕抿了一下唇瓣,顯得沉著穩重,“在我境內出事兒,我都有責任。你有什麼需求,我可以滿足你!”

葉景淮也不想和對方拖泥帶水。

男人笑了一下,嗜血的笑容冷聲道,“我的需求隻有一個,我要見到貝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