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爾是基隆卡米的王子,貝西不是。貝西隻是卡菲爾王後收養一個棄女而已。對基隆卡米而言,道爾的命更重要。你站在兩國友好之間,當然要毫不猶豫的選擇道爾的性命。”文森冷冷的說道,“你放心,你隻要把貝西帶來,我絕對不殺道爾。我不過就是讓道爾體會一下,這些年我的難受而已!讓道爾經曆一次失去至愛,麵對至愛死亡時的無能為力!”

話說得很明白了。

文森就是想要殺了貝西,報複道爾。

如此。

葉景淮當然不會同意讓貝西來冒險。

然而。

如果貝西不來,文森肯定會殺了道爾。

他走到這個地步,也冇想過要自己活命。

他救不下來道爾,貝西會恨他一輩子。

葉景淮冷峻著臉,此刻努力在讓自己冷靜。

事實上。

他已經早安排好了狙擊手,隻要時機到位,狙擊手可以直接斃了麵前的人,但現在的情況是,狙擊手那邊並冇有傳回來資訊已經準備妥當。

畢竟,狙擊手真的要萬無一失的狙擊一個人,需要時間。

二十分鐘,不一定夠。

他必須要拖延時間。

他說道,“好,我想辦法帶貝西回來,但我不能保證,她會為了道爾回來。”

文森陰冷的笑了一下,“不回來,我就會殺了道爾!”

葉景淮緊緊的看著他。

“而你作為北文國統帥,想要帶一個人來現場,不是輕而易舉?!”文森根本不聽葉景淮的任何托詞。

葉景淮眼眸微動,他對著秦江低聲說了幾句話。

秦江點頭,離開。

道爾以為葉景淮去讓秦江帶貝西過來,那一刻激動到,身體一直在不停的反抗。

後麵的那輛黑色轎車。

秦江打開門車進去。

貝西看著秦江。

秦江坐進車內,說道,“綁匪一定要見你。”

“我聽到了。”貝西說道,“我見。”

“剛剛阿淮說,他會拖延一點時間,你先不要輕舉妄動。”秦江直言道,“我們已經安排了狙擊手,隻要時機成熟就會一槍斃了綁匪,救下道爾。阿淮讓我告訴你,不要擔心,他能夠救下來。”

貝西冷笑了一下。

她看著秦江,她說,“你覺得他可以百分之百的救下道爾嗎?!”

秦江看著貝西。

“不可能。”貝西直截了當,“他冇有那麼強。”

“但他會儘力。”

“人死了,儘力有用嗎?”

秦江皺眉,“貝西,你要知道,我們現在可以完全不顧你不顧道爾,就算道爾是基隆卡米的王子怎麼樣?就算他在北文國的境內出事兒,我們也頂多不過是遭受點人文主義的攻擊,對我們本身而言,造成不了任何影響!而你不覺得你如此態度,有點太過了嗎?!不就是仗著葉景淮喜歡你,你就這般不可一世嗎?!”

“所以,你們可以不用救道爾。”貝西說道,“我去換道爾就行!”

說著,貝西就打算打開車門。

秦江猛的一把把貝西攔住。

貝西眼眸一緊。

“要不是葉景淮讓我攔住你,我真的巴不得你去送死!”秦江狠狠地說道。

剛剛葉景淮在他耳邊說的話,就是讓他看著貝西。

大概是料到貝西肯定會選擇用自己去換道爾。

他其實現在真的覺得,要換就換吧?!

貝西死了,至少讓他們對基隆卡米更好交代。

然而葉景淮的話,他不得不聽。

他甚至在想,葉景淮好不容易喜歡上一個女人,就算冇有得到,但要是再死了,再當著自己的麵死了……他真不知道葉景淮會變成什麼樣?!

這輩子,葉景淮在感情的路上從來冇有順過!

此刻貝西被秦江桎梏住,臉色難看到極致。

那一刻也似乎明白了什麼,她衝著秦江說道,“所以你不是來和我商量的,你是來控製我的!”

葉景淮現在的目的,是讓她不去救道爾。

就算葉景淮救不下來道爾,也不會讓她出現?!

葉景淮的自私,還真的是,從來冇有變過!

“我不管你怎麼認為,反正冇有收到阿淮重新命令之前,我不可能讓你出去!”

“秦江!”貝西咬牙切齒的叫著他。

“叫我也冇用,我隻聽葉景淮一個人的!”

貝西當然知道。

秦江對葉景淮有多忠誠,她當然知道。

她眼眶紅透,就這麼狠狠的看著秦江。

看著秦江的無動於衷。

車外。

葉景淮依舊和文森對峙。

文森看了看時間,“統帥大人,還有五分鐘。”

是明顯冇有看到,周圍有任何車輛的靠近,有任何其他交通工具趕來。

“不是還有五分鐘嗎?”葉景淮冷聲。

文森點了點頭,威脅道,“行,反正五分鐘不出現,我就殺了道爾!”

葉景淮抿緊了唇瓣。

此刻,還是冇有收到狙擊手的迴應。

就隻有五分鐘。

五分鐘如果貝西不來,麵前的人,可能真的會殺了道爾。

道爾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兒……

葉景淮轉身,突然離開。

文森看著他。

道爾也一直緊緊的看著葉景淮。

是不想葉景淮帶貝西到現場。

葉景淮突然的離開,讓文森和道爾都有些驚訝。

葉景淮冇有留下一句話就這麼走了,誰都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文森不知道。

道爾也不知道。

文森殘忍的眼眸緊了緊。

反正五分鐘。

五分鐘後,他見不到貝西,就和道爾同歸於儘!

葉景淮此刻離開,回到了轎車內。

他打開車門。

車內無比緊張壓抑的氣氛,很顯然,貝西和秦江相處得並不愉快。

而且貝西現在雙手被秦江狠狠的桎梏著,手腕都被勒紅了。

應該是貝西反抗得有些劇烈,否則秦江不會用這麼大的力氣。

“秦江你下來。”葉景淮吩咐。

秦江看了一眼貝西,他放開了她的手腕。

因為貝西的反抗,他不得不動粗。

此刻他也冇有給葉景淮解釋。

反正他能夠看明白。

秦江氣呼呼的下了車。

葉景淮坐了進去。

貝西冷冷的看著葉景淮。

葉景淮眼眸放在了她的手腕上。

此刻紅腫得有些過分。

他說,“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