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楠塵就這麼看著貝西過於冷漠的樣子。

換成一般人,不管對葉景淮有冇有感情,處於對自己的救命之恩,也會有應該有的感激。

如此的貝西,不禁讓肖楠塵有那麼一絲懷疑。

貝西也能夠感覺到肖楠塵審視的目光。

她也知道,肖楠塵心思細膩,很多事情,他會想得比較多。

但她也不想解釋。

她說,“我很困了,我想休息了。”

肖楠塵收回視線。

他微點了點頭,“我去看看葉景淮,一會兒柒柒要是醒了問我,麻煩你告訴她一聲。”

“好。”

貝西推著輪椅回房了。

肖楠塵看著她的背影,那一刻還是忍不住開口道,“有些過去,真的放不下嗎?!”

貝西坐在輪椅上,沉默了半響。

她說,“放不下。”

肖楠塵無言。

貝西也冇再多說,她把病房的門關了過去。

關過去那一刻。

臉上還是有些輕微的變化。

她推著輪椅,回到自己的病床邊。

護工幫她躺在了床上。

房間中的燈光調製得有些暗,柔和而昏暗的燈光更容易入睡。

然而她卻這麼都,睡不著。

下午睡了太久了。

所以此刻,冇有一點睡意。

腦海裡麵湧現出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過往,揮之不去……

……

翌日。

夏柒柒醒來,迷糊了老半天才反應過來,她在貝西的病房中。

她翻身。

“你慢點。”

耳邊,突然想起一個熟悉的聲音。

夏柒柒定眼一看,是看到旁邊病床上,貝西半坐在床頭上,正在吃早餐。

這句話明顯是她在提醒她。

夏柒柒勉強讓自己動作緩慢了些,她說道,“昨晚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大概,淩晨2、3點吧。”

“這麼晚?”夏柒柒驚訝,又喃喃道,“難怪我都睡著了。”

“我回來的時候你睡得正香。肖楠塵在旁邊陪著你。”

“那他現在人呢?”

“去陪葉景淮了。”貝西直言。

“陪葉景淮……葉景淮死了?”夏柒柒口無遮攔,“肖楠塵去送終了?”

貝西笑了一下。

夏柒柒有時候真的能讓人哭笑不得。

要是讓秦江聽到夏柒柒這麼詛咒葉景淮,估計整個人得跳起來。

她說,“冇有,他昨晚醒了。”

“你叫醒的?”夏柒柒接受能力還是很強。

死不死,好像都挺能接受的。

“自己醒的吧。”貝西說道,“隻是剛好我在而已。”

“剛好嗎?”夏柒柒不相信,那一刻也不由得感歎,“葉景淮對你貌似,是真的……”

“餓了嗎?”貝西直接打斷了夏柒柒的話。

夏柒柒也知道貝西不想聽這些。

畢竟自己有未婚夫的人,自然不想被其他感情所糾纏。

夏柒柒點了點頭,“餓了。”

“我讓護工給你準備了早餐,你去洗漱一下再出來吃。”

“好。”

“小心一點,注意浴室彆滑倒了。”

“你怎麼跟肖楠塵一個樣,我像是這麼冒冒失失的人嗎?”夏柒柒帶著些情緒。

是啊。

從小就是。

貝西微笑。

夏柒柒洗漱完畢之後,就坐在小桌子吃著早餐。

冇有肖楠塵在旁邊,怎麼突然有點食不知味。

果然那個妖孽,已經種在了她的身體裡,根深蒂固了!

“你要是想肖楠塵陪你一起吃早餐,給他打電話。”貝西提醒。

夏柒柒一怔。

她表現得這麼明顯嗎?!

貝西和她又不熟。

怎麼一眼就能看出來。

貝西說,“不過我猜想,肖楠塵此刻應該在睡覺,昨晚上可能冇怎麼睡,現在在補眠。”

“誰說我想他陪了,隻是剛起床冇什麼胃口。”

口是心非。

房間中。

兩個人各自吃著自己那一份早餐。

吃完之後。

夏柒柒正準備回到陪護床上倦一會兒。

房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緩緩,病房門打開。

兩個人都這麼看著門口。

看到來人時。

儼然都驚訝了那麼一秒。

因為。

她們看到了,卡菲爾王後。

對,基隆卡米的王後。

卡拉米背後的老闆。

道爾的母親。

夏柒柒眼睛都直了。

以前隻是在電視上看到過。

此刻就真的,猝不及防的看到真人在她麵前。

她的氣質,優雅,美麗絕對不亞於在電視上看到的模樣。甚至氣場大到,連夏柒柒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覺得壓迫感太強。

她不由得轉頭看向了貝西。

很顯然卡菲爾王後是衝著貝西來的。

貝西很淡定,她坐在病床上看著卡菲爾的到來,冇有半點膽怯,眼神也隻是直視著對方,禮貌的叫了一聲,“王後。”

卡菲爾微點頭。

兩個人之間,不溫不熱。

冇有誰刻意討好誰,也冇有誰在誰麵前低人一等。

就是,尊重。

互相尊重。

夏柒柒看著兩個人,突然有一種,你有你的高傲,我也有我的優秀一般,彼此不相上下。

夏柒柒覺得此刻的自己跟個柴火妞似的。

一旦遇到過於強勢的人,她就認慫。

“這位是?”卡菲爾開口,顯然在問貝西夏柒柒是誰。

夏柒柒有些緊張,正不知道怎麼開口時。

貝西不緩不急的回答道,“我朋友,北文國的朋友。這次我和貝爾的意外,多虧她的幫忙。”

“是嗎?”卡菲爾對著夏柒柒微點頭,“感謝你對道爾還有貝西的救命之恩。”

“也不完全是我,主要還是葉景淮。就是北文國的統帥。”夏柒柒有些緊張的回答道。

“我聽說了,會專程去感謝他的。”

夏柒柒就拘束到不知道說什麼了。

“夏小姐。”卡菲爾說道,“我想和貝西單獨聊幾句,能麻煩你暫時迴避一下嗎?”

夏柒柒這一刻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敢拒絕。

她起身就打算離開時,還是轉頭看了一眼貝西。

雖覺得貝西不遜色於卡菲爾王後。

這一刻還是覺得卡爾菲,來者不善!

貝西對著夏柒柒微點頭。

夏柒柒纔不放心的離開了。

走出病房,房門一關過去。

恍若,聽到了一個響亮的巴掌聲。

夏柒柒轉身想要再進去那一刻,就被門口卡菲爾帶來的保鏢給攔了下來。

夏柒柒咬牙。

那個看上去端莊高貴的老女人,要真的敢動她家貝西,她絕對和她拚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