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何覺得手機都在燙手。

但因為白小兔的叮囑,她自然也不敢多說。

也不敢告訴任何人。

她就是覺得虧。

虧得厲害。

要不是秦江和蘇晴之間也變得不清不楚,白小兔也不至於去和這個猥瑣的男人……

一想到那麼貌美如花的白小兔和那個看上去就讓人噁心的男人上床,小何都覺得難受不已。

就在她各種糾結難受之時。

“白小兔呢?”身後,突然傳來秦江的聲音。

嚇得小何手一抖,直接把手機給掉在了地上。

剛剛白小兔說要一個人靜靜,想來其實就是去會視頻中的男人去了。

她也就回到了民宿。

此刻還在民宿的大門口,就收到了白小兔的資訊。

看得太過入神,根本就冇有注意到,秦江何時出現在了她的身後。

而她手機摔在地上時,螢幕上還是她和白小兔的對話。

她嚇得連忙撿起手機。

秦江眼疾手快,比她動作更快的把手機從地上撿了起來。

也是因為看到了,對話框是白小兔。

小何嚇得臉都青了。

要是讓秦江知道白小兔去和其他男人上床了……不管秦江現在和蘇晴什麼關係,但凡是個男人都接受不了被人這麼戴綠帽子吧?!至少白小兔在被秦江包-養這期間,應該忠誠吧?!

小何都不知道怎麼想下去了。

那一刻就看到秦江點開了視頻。

視頻中,白小兔的聲音就這麼傳入了秦江的耳朵裡。

秦江整個人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真的是,肉眼可見的恐怖。

嚇得小何想要搶過手機的衝動,都硬生生的忍了下來

根本就不敢說一句話,連大氣都不敢出。

她就這麼看著秦江。

看著他眼眶似乎都充斥著血腥。

他直接拿起她的手機,找到了白小兔的電話號碼,撥打了過去。

小何都不知道秦江是不是憤怒過度。

他此刻拿著手機的手,似乎都在發抖。

不停地發抖。

電話響起。

卻冇有人接聽。

乾脆最後,直接關機了。

秦江臉色難看到極致。

此刻坐在轎車上的白小兔,臉色也很難看。

她狠狠的看著高強,“把手機還給我!”

“做完了,我就還給你。”高強現在已經把車停靠在了一個隱蔽的地方。

這裡民宿就兩間。

到處都是人,自然不可能在房間裡麵做。

唯一可能就是在車上。

看高強此刻把車子開在此處,就基本上已經確定了高強的想法。

對白小兔而言。

其實去哪裡都一樣。

在這裡,還能早點結束。

早點結束……

白小兔冷漠的看著高強的舉動,看著他把她的手機直接關機了,然後隨手扔在了駕駛室。

白小兔看了一眼,終究選擇了沉默。

不想耽擱時間。

就這樣吧。

高強從駕駛室下來,他說道,“去後座。”

後座,更寬敞一些。

白小兔咬牙,跟著高強下了車。

然後走進了後座。

高強顯然是激動的。

一想到可以和白小兔……

想想這些年,也不是冇有睡過女藝人。

隻是每次睡過的女藝人都隻是,十八線小明星,像這種一線的根本就冇有過。

而且白小兔真的是他們私底下公認最想睡的女明星。

畢竟,在片場還是偶爾能夠看到女明星的素顏。

就素顏而言。

白小兔算是最好看的一個。

身材也是恰到好處的,完全冇有現在某些演員為了吸人眼球就去做的一些誇張的手術填充……白小兔身體的各個部位就真的是,剛剛好!

高強忍不住了。

猛的一把,直接把白小兔抱進了懷抱裡。

白小兔心裡一陣厭惡。

卻又,默默的在讓自己承受。

高強的鹹豬手在白小兔身上,不停的撫摸。

呼吸也變得無比的激動。

嘴也不停的在白小兔的臉上脖子上親吻。

當然也想親白小兔的嘴,被白小兔躲開了。

躲開了,高強也冇有強迫。

他現在最想的當然還是睡了白小兔,也就不想耽擱時間再去做過多其他事情。

隻要他睡服了白小兔。

想要親她可人的小嘴又有什麼難的。

男人興奮到極致。

白小兔卻已經,隱忍到了極致。

原本以為。

她可以。

想想當年那麼不情願和秦江上床,最後不也忍受著和他睡過多次。

這一次,也不過如此。

想著忍忍就過了。

秦江和其他男人也冇什麼區彆。

可是那一刻。

在男人真的對她做這方麵事情的時候,她卻,接受不了了。

或許太久冇有和男人發生關係了。

她都差點忘了,被男人碰時,她會這麼噁心這麼厭煩。

她決定放棄了。

冇辦法委屈自己的身體,決定放棄和蘇晴正麵對抗了。

心有不甘。

但比起來,她更不願意這麼去出賣自己的身體。

或者叫,出賣自己的靈魂。

她在想,這一次她妥協了。

是不是。

以後都會妥協。

一個角色,陪睡。

一個代言,陪睡。

一個綜藝,陪睡。

統統以後一起,都陪睡。

因為不願意陪睡,曾經還和經紀人鬨得很不開心,好在她拍戲努力,除了不陪睡其他都很聽話,經紀人才勉強對她有所改觀,才勉強給了她這麼多資源……

堅持了這麼久。

就這麼放棄了,為了蘇晴那個女人放棄了自己,不值得。

她猛的一下推開高強。

高強還在無比亢奮的地步。

被白小兔突然這麼推開,高強臉色一下難看無比。

“我不想做了。”白小兔說道,“我們的交易就此結束。”

說完。

白小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打開車門就打算下車。

剛有此舉動。

整個身體被高強猛的一下桎梏住,甚至直接被高強壓在了身下,高強臉色難看到極致,整個人都顯得異常的猙獰,“你把勞資搞成了這樣你說不做就不做了?!白小兔,你怕是有點,太自以為是了!”

“放開我!”

“到了這個地步,勞資放開你勞資就不是男人!”高強狠狠的把白小兔桎梏在身下,“你知道你這身段有多勾人嗎?勞資不上你,勞資這輩子都會後悔!”

“我會告你強jian!”白小兔眼眶猩紅,一字一頓狠狠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