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高強聽著白小兔的話,根本不放在眼裡,“你告啊!告了我,你以為你自己名聲能好到哪裡去?!白小兔,你是藝人,在彆人眼中冰清玉潔,要是讓人知道你被人這麼睡在身下,你覺得那些人會怎麼看你?!你們演藝圈的表子我最清楚了,暗地裡做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卻就是要裝出一副高貴的樣子,還怕死了被人揭穿!你有那本事兒,你就告我,順便把你自己一起毀了!”

高強根本不覺得,白小兔會告她。

他在娛樂圈這麼多年,娛樂圈的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他見的太多了。

白小兔或許現在是不後悔了,是不想和他做了,也可能這一刻真的是有要告他的想法,但真的做過了,這件事情過了就過了,白小兔隻會忍氣吞聲。

這麼想著。

高強就更加肆無忌憚了。

他一把扯開了白小兔的衣服。

白小兔眼中帶著驚恐。

她狠狠地看著高強。

用儘全力,卻在高強的蠻力下,根本掙脫不開。

“高強,我真的會告你!”白小兔威脅。

冷冷的,平靜的威脅。

如果高強真的強迫她。

就是……堵上自己的演藝生涯,她也會告他。

“告啊!”高強冷冷一笑,“麵對著這麼雪白又妖嬈的身體,坐幾年牢又何妨!”

話音落。

高強就扯開了自己的褲子……

白小兔就這麼看著高強,就這麼看著他身體靠近了自己……

眼淚,從眼角處不停地滑落。

……

白小兔掛斷了秦江的電話,秦江甚至再次撥打過去時,直接關機了。

秦江氣的把手機直接扔在了地上。

手機四分五裂。

小何也不敢心疼自己的手機。

隻覺得秦江此刻殺人的心都有了。

要是現在白小兔在秦江麵前,指不定……指不定就被秦江一把掐死了。

如此僵持了幾秒。

秦江突然拿出自己的手機。

小何也不知道他要乾什麼。

就好像一瞬間收斂了自己所有的情緒,變得異常冷漠異常冷靜。

秦江撥打著電話,聲音已恢複如常,“楠塵,你幫我查一下,白小兔最後一個通話電話的基站位置在什麼地方,能不能按照頻段定位到50米之內。”

“可以。”那邊直接答應,又問道,“白小兔出事兒了?”

“嗯。”

“嚴重嗎?”

“對我嚴重。”

“對她呢?”

“不嚴重!”說完。

秦江直接掛斷了電話。

肖楠塵也能夠感覺到秦江的情緒。

秦江一般認真的時候,就說明這件事情,不是小事情。

肖楠塵迅速拿出專用電腦,然後開始進入信號係統,找到白小兔的手機,信號源,然後確定了基站位置,根據頻段,找到了白小兔的位置。

他給秦江把定位發了過去,“十米之內。”

秦江收到資訊時,已經把車開了出來。

他點開定位。

十分鐘的路程。

十分鐘……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了。

何況。

從剛剛打電話給楠塵到楠塵傳回來資訊,也花了五分鐘。

十五分鐘。

應該,完全就夠了。

秦江就這麼冷漠的開著車。

速度很快。

瘋狂的快。

在這種道路並不好的鄉村公路上,不要命的行駛。

小何就這這麼看著秦江轎車離開的身影。

是自己錯覺嗎?!

她怎麼覺得秦江很在乎白小兔。

是很在乎很在乎的那種。

不是占有。

不隻是男人自尊心受損。

就是……喜歡吧?!

小何有些激動。

又有些後怕。

要是真喜歡。

要是白小兔真的和男人發生了什麼……白小兔會不會真的被秦江報複?!

小何不敢相信。

隻希望,一切都還有救。

……

白小兔一腳,踹在了男人的身體上。

男人一個吃痛。

在千鈞一髮之際,被白小兔差點冇有踢得喪命。

男人猛得放開了白小兔,捂著自己的身體。

白小兔趁機從車上下地。

此刻身上的衣服都被男人弄的衣不遮體。

但現在她卻也顧不了那麼多。

離開轎車後就直接跑了。

瘋狂的往公路上跑去。

男人看著白小兔逃跑的身影。

他忍著身體的劇痛,從後座直接回到了駕駛室。

他啟動油門,開車去追白小兔。

白小兔聽到轎車的聲音,速度更快了些。

但怎麼跑,都不可能跑得過轎車。

就在白小兔被轎車追上,準備攔她下來那一刻。

突然迎麵開來了一輛黑色小車。

小車速度很快。

白小兔也顧不得自己身體現在什麼情況,上前就去招攬轎車。

轎車上,秦江就這麼看著,眼前的白小兔。

看著她,衣服破破爛爛鬆鬆散散的掛在她的身上。

頭髮淩亂。

他眼眸微緊。

看到白小兔後麵那輛轎車,明顯是在追趕白小兔。

所以……

和白小兔發生關係的男人,就是他嗎?!

秦江眼眸一緊。

他一腳油門,直接踩到了底。

白小兔驚嚇。

明顯眼前的轎車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她連忙躲開。

比起來,她當然更怕死。

那一刻心裡也有些失落。

是覺得。

自己可能真的,逃不走了。

一般的人,怎麼可能隨便給他們援助,何況她還這麼個鬼樣子。

可就在那一刻。

“砰!”一聲巨響,在白小兔耳邊響起。

那輛冇停下來的黑色轎車,直接撞在了她身後那輛轎車上。

速度之快。

兩輛轎車這麼撞擊。

彼此的安全氣囊都彈了出來。

車頭損壞嚴重。

白小兔嚇得,整個人僵硬在了原地。

更讓她驚嚇的是。

她看到了秦江。

看到,車禍後分明全身是血的秦江,突然打開了車門,下來了。

下來後。

並冇有走向她。

他直接走向了高強。

用力,去打開車門。

車內高強被撞得眩暈。

此刻感覺到車門被人拉扯,好不容易清醒了過來。

清醒過來就看著一個滿身是血的男人猙獰的出現在他麵前,男人的模樣,比他剛剛被車撞還讓他恐怖。

就好像……要死在了他的手上。

他身體緊張無比。

此刻被車子擠壓,也冇辦法動彈。

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男人,徒手把鎖死的車門,拉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