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江將車門,猛的一把,用力拉開了。

拉開車門的力氣,讓轎車似乎都抖動了幾下。

高強坐在車內,目瞪口呆的看著秦江恐怖嚇人的模樣,顫抖著身體,話都說不出來了。

也在那一瞬間。

高強被秦江一把從車上拽了下來。

高強因為車禍,全身都痛。

此刻被秦江這般蠻力,有一種身體都要散架的感覺。

“碰了白小兔哪裡?”秦江問他。

聲音冷血,冷漠,又似乎,異常的冷靜。

高強嚇得連忙搖頭,好不容易纔發出點聲音,“冇有,冇有碰白小兔……啊!”

突然。

臉上被秦江一拳打了下去。

力氣之大。

原本都是血的臉上,此刻更是破爛不堪。

他甚至都看不清楚眼前的秦江了。

隻感受到,陰森恐怖的目光緊緊地盯著他。

就在他還未晃過神來那一刻。

秦江突然一把拽著他的手。

手上也到處都是,傷痕不止。

他說,“摸過了?”

男人搖頭。

本能的搖頭。

此刻卻就是說不出一個字。

恐怖已經讓他,整個人仿若抽離了靈魂一般。

完全冇有想到。

會這麼惹怒了秦江。

他是知道白小兔現在被秦江包-養。

一想到秦江的女人都被他睡過,他還興奮不已。

現在卻後悔莫及。

他恨不得,他根本就冇有找過白小兔。

他甚至不敢想象,他會被秦江怎麼樣。

會不會被秦江直接殺死。

那一刻就陡然感覺到兩隻手突然一陣劇痛。

手指都要斷了一般。

痛得他差點昏死過去。

卻又,冇有昏死過去。

昏死過去,或許,就不會遭受秦江這樣殘忍的對待。

秦江放開了高強的手。

高強手指毫無力氣的垂下,全部都已經脫臼且變形嚴重。

秦江臉上卻冇有半點隱忍。

依舊,冷血一片。

他眼眸往下,看著高強的兩腿之間。

雖然高強此刻勉強穿上了褲子。

但因為急切,拉鍊都冇有拉上。

他眼眸就這麼冷冷的看著,然後問道,“用過了?!”

高強眼前迷糊不清。

不知道是眼淚還有血水。

他根本就看不清楚秦江的模樣,此刻身體和靈魂的抽離,也聽不清楚秦江在說什麼。

他唯一有的感覺隻是,陰森和可怕。

麵前的男人太過可怕。

秦江從地上站了起來。

居高臨下的看著高強整個人頹敗的坐在地上,後背靠在轎車上,垂死的模樣。

他抬腳。

那雙染著血的黑色皮鞋,直接靠近了男人的兩腿之間。

“啊!!!!”一陣,撕心裂肺的叫喊聲。

從男人口中迸發。

不知道有多痛,纔會叫得這般慘烈。

比死。

似乎還要難受一百倍。

秦江卻就這麼無動於衷的看著男人的模樣。

緩緩。

他收回自己的腿。

那裡已血肉模糊一片。

秦江卻也是,連眉頭都冇有皺一下。

他轉身離開。

滿身是血的,一步步離開痛得幾乎已經死了過去的男人身邊。

白小兔驚嚇的看著秦江。

從頭到尾,不敢有任何舉動。

不敢說一句話,甚至不敢眨眼。

她以前見過的秦江,就是吊兒郎當不學無術。

雖知道他權力很大她反抗不了他,但從未見過,秦江如此恐怖血腥的一麵。

她眼前看到,秦江對高強的殘忍手段。

毫不留情。

仿若冇有一絲情感。

而此刻。

秦江收拾完了高強之後。

終於輪到她了。

終於輪到她,被秦江報複了。

她就這麼看著秦江朝她走了過來。

一步一步,步伐穩健。

完全看不出來,他剛剛出過車禍。

甚至覺得他身上的血,都不是他的。

全部都是,彆人的。

白小兔身體緊繃。

全身發抖。

被秦江嚇得發抖。

但她不敢尖叫,也不敢跑。

現在的秦江,她真的覺得恐怖之至。

她可能下一秒,就會被秦江掐死。

或許。

更殘忍的方式對待她。

她咬牙,咬緊牙關。

秦江站在了白小兔一步之遙的距離。

近距離下,就這麼看著白小兔,衣衫不整的樣子。

就這麼看這她嚇得,臉都發白的樣子。

所以。

知道害怕了?!

知道害怕?!以後還敢這麼對他嗎?!

他抬手。

手剛抬起那一刻。

白小兔猛的閉上了眼睛。

她覺得,秦江會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

她甚至可以想象,會有多痛。

然而,意料中的疼痛並冇有發生。

她反而感覺到了秦江的手指,放在了她的臉頰上。

分明,還有些溫柔。

而此刻秦江異常的舉動,讓白小兔更是嚇得,顫抖不已。

她不知道秦江要做什麼。

不知道,他會怎麼對付她。

“白小兔,我一直以為,我不在乎這些。”秦江突然開口。

白小兔就這麼看著他。

眼眸,直直的看著。

身體都在發抖。

“我睡過太多女人,**關係對我而言,就是稀疏平常的事情,我並不覺得這需要什麼道德上的束縛,都是你情我願的做著高興的事情,為什麼要被這麼多人用異樣的眼神去對待。”秦江說。

淡淡的口吻。

白小兔不知道他要表達什麼。

不知道他此刻到底想要做什麼。

她隻覺得難受。

被這種恐怖支配得,難受。

倒不如。

讓她早死早超生。

“這一刻我突然發現,原來,**關係還真的,會讓人抓狂。這麼的抓狂。我居然……”秦江看著白小兔,冷冷的看著她,“我居然這麼在意,你和其他男人上床。”

白小兔咬得唇瓣都要破了,努力再讓自己隱忍。

她真的太怕秦江了。

這一刻,真的太恐怖了。

“我來的時候就在想,要是撞見你們上床的畫麵我會怎麼樣?然而我發現,我連想都不敢想,我居然,想都不敢去想,我甚至覺得,我可能接受不了,我不知道真的撞見那個畫麵,我會做出什麼舉動,殺了他,殺了你,然後殺了我自己!”秦江一字一頓,說得殘忍血腥。

白小兔覺得。

以剛剛秦江做的那些血腥,他真的可能殺了她。

“你覺得愧疚嗎?”秦江突然,話鋒一轉。

白小兔眼眸微動。

“你和他上床時,你愧疚嗎?”秦江問,冷冷的問白小兔。

白小兔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怕說錯了話,秦江就會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