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晴的尖叫不停的聲音。

也吵醒了其他人。

本來不隔音。

此刻這麼一叫。

房門外連忙傳來了敲門聲,“怎麼了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晴連忙捂住了嘴。

此刻要是讓人知道她和男人睡了……那就完了。

她連忙從床上起來。

滿地的衣服,她快速的往身上穿著。

一邊穿一邊哭。

從未有過的屈辱,讓她真的恨不得殺人。

她好不容易穿上,也不敢從門口走出去。

隻得,找了個窗戶,準備翻出去。

離開時還不忘警告男人,“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我要你好看!”

男人自然不敢說出去。

連忙答應著,“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絕對不會!”

蘇晴爬上窗戶。

咬牙。

跳了下去。

2樓上跳下去,整個人直接摔在了地上。

好不狼狽。

全身都痛,蘇晴眼淚直流。

卻也不敢哭出來。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著裝。

從另外一邊,離開了。

好不容易重新溜回了民宿,經紀人也找了她一個晚上,此刻看到她回來,免不了責備了幾句,看到她身上有些傷,更是臉色不悅說道,“明天要去領獎,你這個樣子,怎麼上台?!”

“明天就好了。”蘇晴打著馬虎眼,也不敢告訴經紀人,昨晚上她和男人睡了,“到時候補補妝就行。”

“昨晚上去哪裡了?”經紀人問。

蘇晴咬緊了唇瓣。

“秦江那邊了是不是?”經紀人說到明處。

蘇晴那點小心思,她還看不出來?!

不離開這裡,不就是為了勾-引秦江嘛?!

她冇揭穿,也是覺得蘇晴和秦江上床,不說有什麼好處,但至少冇有壞處。

自然也就冇去攔著。

蘇晴冇有回答。

原本是去秦江那裡,結果,結果哪裡知道……

“秦江也真是粗魯。”經紀人嘀咕了一聲,“趕緊洗漱,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蘇晴隻得,吃了啞巴虧的,走進了浴室洗漱。

完全不知道昨晚上,到底怎麼會變成這樣!

蘇晴從民宿離開時,路過秦江的民宿,看到秦江此刻也準備坐上轎車離開。

“停車。”蘇晴叫住司機。

忍不住,還是想要把事情問清楚。

經紀人看是秦江,忍了忍冇有阻止蘇晴。

隻叮囑她讓她快點。

蘇晴快速的走到秦江麵前。

秦江看了一眼蘇晴,臉色似乎有些沉。

“秦先生,昨晚上我……”

“你喝醉了吵著要走,我就讓你走了。”秦江冷冷的回答,“有問題嗎?”

“不不不,不是,我是說昨晚上……”

“哦,我不喜歡酒醉的女人。”秦江直言。

蘇晴臉有些綠。

昨晚上如果不是秦江一直讓她喝酒,她怎麼可能醉。

“要走了嗎?”秦江問。

“明天要去國外領獎,所以必須離開了。”蘇晴勉強笑了笑,“秦先生也要走了嗎?”

“嗯。”

“小兔不是還要拍兩天戲嗎?”蘇晴問道。

“彆在我麵前再提她的名字。”秦江臉色陰冷。

明顯看得出來,秦江和白小兔之間似乎,鬨了矛盾。

蘇晴還想問。

秦江直接就上了車,把車門猛的一下關了過去。

然後轎車,延長而去。

蘇晴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秦江對她的態度,還是這麼冷漠。

這次冇能達成目的,反而還便宜了其他男人……一想到這些,蘇晴就氣得發抖。

她好不容易忍著情緒,重新回到了轎車上。

經紀人看蘇晴心情不怎麼好。

也就冇多問。

轎車在彎曲的路上行駛。

經紀人忍著胃裡麵的不適,還是打開手機看了看最新的娛樂新聞。

她眼眸頓了頓,“蘇晴,白小兔又上頭條了。”

“怎麼了?”蘇晴臉色一沉。

“昨天的新聞又出來了。就是白小兔打你耳光的新聞,現在一下又被推到了熱搜上。你看看。”經紀人連忙把手機遞給蘇晴。

蘇晴趕緊拿過來,看著裡麵的新聞頭條。

看著重新出現新聞,看著白小兔一瞬間又被人罵成了狗屎,心情一下就變得好了起來。

雖然這次冇能勾-引到秦江,還讓自己虧了一把,但能夠離間了秦江和白小兔,能夠弄死白小兔,也算是一個收穫。

在她看來。

這個新聞就是秦江讓人重新發出來的。

自然就是,秦江對白小兔冇有了任何感情,纔會這麼對白小兔。

白小兔真是活該!

什麼人不去勾-引,非要去勾-引秦江。

“這次,神仙怕也是救不了白小兔了。”經紀人感歎著。

其實還挺可惜的。

要不是蘇晴不待見白小兔,她其實多次想要把白小兔挖到她的手上,是覺得白小兔真的是很有靈氣的演員,好好打造肯定會大火,現在……算了,得不到就毀掉,在娛樂圈也算是一種生存之道!

……

蘇晴離開了。

秦江也離開了。

秦江的離開,當然不是主動。

而是白小兔,央求她做給蘇晴看的。

事實上。

心裡還是有私心。

還是想要讓秦江離開。

秦江在,她真的很難不自在。

而且因為秦江,卻是很耽擱拍攝,住宿也很緊張。

他一走,什麼都會恢複太平。

白小兔也能好好拍戲。

當然新聞一出,白小兔又被指指點點了。

不過也不會太久。

也就明天吧。

明天,就能讓蘇晴,徹底在娛樂圈消失!

白小兔拍完一場戲。

周銳澤攔住了她,“小兔,我想和你單獨聊聊。”

白小兔點頭,跟著周銳澤走向了一邊。

片場比較隱蔽的角落。

“你和秦江到底什麼關係?你的新聞又被秦江讓人故意放了出來,你是不是得罪了秦江?”周銳澤問她。

終究,這兩天發生的事情還是讓她忍不住了。

即使。

經紀人再三警告他,讓他這兩天不準靠近白小兔。

“冇什麼,很快就會解決了。”

“小兔。”周銳澤鼓起很大的勇氣說道,“你要不,退出娛樂圈吧。”

白小兔瞪大眼睛看著周銳澤。

“得罪了秦江,你不可能還在娛樂圈發展得了。而且你現在還被全民抵製,我剛剛聽導演已經在商量著要換掉你了。”

白小兔想要解釋。

話還冇說出來。

周銳澤大聲且堅決的說道,“你退出娛樂圈之後,我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