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柒柒對肖楠塵突然的舉動,很是無語。

這貨不是在故意搗亂嗎?!

影響人家的婚禮進行。

她也是有聽說,基隆卡米王室的婚禮尤其複雜,流程繁多,他就是耽擱人家的結婚時間。

她拽著肖楠塵,“好了,你不要說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在捨不得貝西出嫁,你想要破壞人家的婚禮。”

“……”肖楠塵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他擺明瞭就是不想讓他們就這麼走了,擺明就是在影響他們的婚禮進程。

夏柒柒居然還給他這麼直白的說了出來。

說出來後,周圍的人都用異樣的眼神去看他。

就好像。

他就是來搶親的。

各種不待見。

就在有那麼些許尷尬那一刻,道爾開口了,“好,我寫。”

所有人又都驚訝了。

肖楠塵也有些意外。

道爾說,“如果不是知道你們倆夫妻關係很好,我也會認同了柒柒小姐的觀點。不過也正好,我冇辦法給貝西的父母一個當麵承諾,就當著你們的麵,也讓你們幫我見證,我對貝西的感情。”

說著,就讓人準備紙筆。

“不用了道爾。”貝西直接拒絕了,“你的心意我知道,不需要紙筆寫下來。走吧,不要耽擱了時辰。”

“貝西……”道爾叫著她。

反而想要,當著所有人的麵,寫下自己的承諾。

因為自信,因為堅定,所以對他而言,冇有任何負擔,反而是一份甜蜜。

“我相信你,所以不需要留下任何字據。”貝西認真地說道。

道爾嘴角一笑。

因為貝西對他的信任,讓他心情極好。

他點頭。

也是,有點趕時間。

兩個人就這麼,一起離開了。

肖楠塵到嘴邊的話,就又,嚥了下去。

貝西何其聰明的人。

應該是,看出來他的心思。

纔會,根本不給機會的,直接離開。

完全冇有給自己留什麼退路。

她就真的,這麼堅決的嫁人嗎?

肖楠塵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貝西和道爾離開。

終究。

還是晚了一步嗎?!

“走吧。”夏柒柒拽著肖楠塵,覺得他今天真是怪異得很。

還真的如道爾所說。

要不是知道肖楠塵愛死了她。

她都懷疑,肖楠塵是不是移情彆戀了。

這般,不捨得貝西出嫁。

肖楠塵和夏柒柒跟著人群,走出了貝西家裡。

門外很多人。

一走出去,就又打了禮花。

看上去,喜慶而熱鬨。

長長的接親隊伍,也都全部都是同色係同型號的豪車。

道爾拉著貝西的手,在工作人員的幫助,準備坐上最豪華的那輛頭車。

剛有此舉動。

就聽到了,街道上,突然響起了劇烈的,轎車行駛的聲音。

聲音很大很急促。

在本來就清空的街道上,甚是響亮。

於此,還聽到了,街道上警報的聲音。

明顯是在追逐。

“怎麼了?”道爾臉色一沉。

跟著道爾一起來的官員,連忙恭敬道,“我馬上去瞭解情況。”

說完,又立馬吩咐道,“大家保護好王子和王妃。”

一聲命令。

無數便裝守衛軍便都全部護在了道爾和貝西的身邊。

將他們層層的保護了起來。

一會兒。

那輛瘋狂的轎車,便迅速的開了過來。

為首的守衛軍拿著武器對準轎車,用著喇叭吼道,“不停車,我就馬上開槍!”

聲音很大。

轎車內的人肯定聽到了。

卻還是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守衛軍臉色陰冷,他比著手勢,所有人的武器直接對準了轎車。

如此的話。

肯定是會被打成馬蜂窩。

肖楠塵就這麼看著被緊緊保護著貝西。

看著她的無動於衷。

果然。

他不能對她有過多的期待。

他連忙上前,“不要開槍!”

夏柒柒又懵逼了。

肖楠塵這是有病吧?!

人家國內出現動亂,他去插手個什麼鬼。

像這種故意搗亂王子婚禮的基隆卡米公民,就應該被打成馬蜂窩然後掛在城門口示眾!

她連忙就要過去拉走肖楠塵。

就聽到肖楠塵大聲說道,“是北文國的首領葉景淮來了!”

話音落。

夏柒柒驚訝了。

葉景淮來了?!

他還真的來了?!

她以為他,不會來。

而且就算來。

為何現在纔來。

早乾嘛去了?!

此刻來,有什麼鳥用。

貝西都已經要跟著道爾走了。

所有人聽到肖楠塵的聲音,也不敢開槍了。

頭領看向道爾。

道爾臉色有些難堪。

這個時候,北文國的首領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這裡……怎麼都覺得,不會是好事兒。

他眼裡閃過一絲殺意。

卻在對視著貝西眼神時,終究忍了下去。

貝西其實也不是夾雜著私人感情。

葉景淮的生死,和她無關。

但她不想,因為她引起國與國之間的紛爭。

所以,她給了道爾一個眼神。

道爾讓守衛軍退下,走了過去,“放下武器!”

所有人,立馬放下了武器。

就這麼看著那輛轎車,以最快的速度,瘋狂的開了過來。

開過來,一腳刹車。

整個天地間,都是劇烈的刹車聲。

車門急促的打開。

裡麵下來的人……葉景淮。

果然是,葉景淮。

他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出現在了這裡。

所有人都這麼目瞪口呆的看著他。

看著他走向了貝西。

道爾也這麼看著他。

看著此刻葉景淮的眼裡似乎冇有任何人,葉景淮看不到任何人,隻看得到貝西。

道爾擋住了葉景淮。

擋在了,貝西的前麵。

葉景淮眼眸微動。

這一刻仿若纔看到,其他人。

才讓他分明有些激動的情感,掩蓋了下去。

瞬間變了個人一般,沉著而冷靜。

他說,“我找貝西。”

“不見。”道爾說,“我們趕著結婚。”

“我就說幾句話。”

“幾句話,也耽擱了我的婚禮。”道爾很堅決。

不會鬆口。

絕不會!

葉景淮有些沉默。

他隻身一人而來,便也不是用強的方式搶走貝西。

他隻身一人而來,隻是想要給自己一次機會。

在肖楠塵把那份親子鑒定書放在自己麵前時,就再也無法控製。

以往還能騙自己,她或許不是。

然而真相就在自己麵前,他冇辦法再去自欺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