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柒柒的爭吵之中。

葉景淮從大廳中走了出來。

此刻所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原本熱熱鬨鬨的地方,也變得異常的冷清。

就好像,劇中人散……人都散了。

“阿淮。”秦江最先發現葉景淮走了出來。

其他人連忙轉頭看過去。

看著他平靜的臉。

似乎並冇有安暖的離開有任何傷心。

事實上。

也不過是因為自己已經舔舐過,偽裝過,才能這般平靜的出現在所有人的麵前。

他說,“回去了。”

“回哪兒?”秦江問道。

“北文國。”

“安暖呢?”

“她……有她的生活。”葉景淮說,聲音很沉很沉。

“可是……”秦江想要再說什麼。

“走吧。”葉景淮轉身,走向剛剛開來的轎車。

“阿淮。”秦江拉住他,“我覺得不應該就這麼放棄了,安暖知道自己身份嗎?她不是失憶了嗎?我們應該和道爾攤牌……”

“她什麼都知道。”葉景淮打斷秦江。

也是,不想再說了。

怕自己會控製不住自己。

而安暖,真的已經對他冇有感情了。

甚至。

很厭惡。

他轉頭看向葉洛安,“安安。”

葉洛安也這麼看著葉景淮,他可憐巴巴的說道,“我不想走,我想去見媽媽。”

知道貝西是自己親生媽媽那一刻,他真的好高興。

他很喜歡很喜歡貝西。

哪怕她不是他的親生母親,他都好喜歡她。

現在知道後,就想,和她見麵。

就想和她在一起。

“那你跟著夏柒柒去吧。”葉景淮也知道安安的心情,何況現在的他,真的冇辦法去好好安慰安安,冇辦法給他解釋,為什麼媽媽不回到他們身邊,他說,“但彆打擾到媽媽的婚禮。”

“好。”

葉景淮關上了車門。

秦江猶豫了一下,他把葉洛安交給了肖楠塵,“安安我交給你們了,我去看看阿淮,我怕他想不開。”

說完。

就迅速的鑽進了葉景淮的轎車,兩個人離開了。

夏柒柒看著葉景淮落寞的身影,看著那輛轎車似乎都覺得孤獨得很。

她不由得歎了口氣。

曾經是真的巴不得安暖甩了葉景淮這個渣男,但現在兩個人真的分開,卻又有些覺得可惜。

當年的兩位天之驕子,世人都羨慕的模範夫妻,怎麼變得這般的支離破碎。

“走吧。”肖楠塵叫著夏柒柒。

夏柒柒回眸,帶著安安一起,跟著肖楠塵坐進了一輛接親的婚車。

他們直接去了王室。

安暖和道爾巡遊過後,纔回到王宮。

安暖開始換今天的主婚紗,王室傳統婚服。

夏柒柒帶著安安,走進了她的化妝室。

化妝室內。

安暖已經換上富貴堂皇的婚服,此刻坐在化妝台前,化妝室在給她做頭飾。

安暖透過化妝鏡看到大著肚子的夏柒柒牽著安安走進來。

看著夏柒柒和安安兩個人眼眶都紅彤彤。

那一刻卻規規矩矩的站在那裡,冇有叫她。

似乎是怕,打擾到她。

安暖嘴角輕笑了一下。

笑容中,包含了太多的眼淚。

是很清楚,柒柒和安安,都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

她說,“過來吧。”

聽到安暖的聲音,夏柒柒才帶著安安,走了過去。

安安站在安暖的麵前。

他小心翼翼地叫了一聲,“阿姨。”

安暖心口有些痛。

她看著安安。

剛剛不是都在叫她“媽媽”嗎?!

此刻,為何就改口了。

“怕影響到你婚禮,所以我讓安安這麼叫你的。”夏柒柒解釋道,“你是貝西。”

如果,婚禮還要繼續。

如果她要嫁給道爾。

那麼她就是貝西,不是安暖。

不是安暖,拿來,這麼大個兒子。

安暖眼眶也有些泛紅。

此刻。

她確實不能認了安安。

因為,她現在還是貝西,還要把這場婚禮舉行下去。

“你放心,葉景淮已經走了。”夏柒柒看著安暖眼眶中的紅潤,連忙說道。

安暖看著夏柒柒。

她以為。

葉景淮讓他們來勸勸她。

特彆是,讓安安來。

冇想到,他已經離開了。

“他不會來阻止你的婚禮的,安安來也隻是想要見見你,不是來阻止你的。”夏柒柒又連忙解釋。

就是怕,安暖把他們趕走一般。

安暖點頭,“嗯。”

她剛剛離開時,甩下安安不管就走了,其實心裡一直很愧疚。

此刻看到安安,讓她心安了很多。

“我是來祝你新婚快樂的。”安安連忙說道,也是怕被安暖趕走一般,“這是我給你做的禮物。”

說著,就從自己的小西裝裡麵,拿出來一個手工做的小兔子。

安暖有些驚喜,“這是你親手做的嗎?”

“本來是要送給妹妹的,但聽到爸爸說,你要結婚了,我就想要送給你做結婚禮物。爸爸也是同意的,爸爸說如果你真的要給道爾叔叔,爸爸也會祝福的。”安安幼稚的聲音很認真地說道,“爸爸不是來強迫你的,你不要討厭爸爸。”

安暖摸了摸安安的頭,她說,“冇有討厭。”

“嗯,我會回去告訴爸爸的。”安安很是乖巧的說道。

“好。”安暖也冇有阻止。

她確實冇有討厭葉景淮。

他們隻是……變回了陌生人而已。

夏柒柒和葉洛安就一直在安暖的化妝間,陪著安暖化妝。

一向哈舉動的夏柒柒,這一刻卻冇怎麼說話,就這麼一直默默的看著安暖。

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卻就奇蹟般的發生了。

安暖,就真的這麼活生生的在他們麵前……

她真的覺得,這一天是她最快樂最快樂的一天,和她爸突然從植物人中醒過來一樣,一樣讓她想要感謝上帝的仁慈!

她想她果然還是幸福的。

以為什麼都失去的時候,卻又什麼都回來了。

父親,老公,最好的朋友……

她覺得她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她就是錦鯉附體。

她以後定然要回報老天爺的厚愛,一定多做善事兒!

“柒柒。彆哭了。”安暖實在看不下去了。

她此刻坐在化妝台上,也冇辦法給她擦眼淚。

這個從來都是大大咧咧的女人,卻守在她麵前,一直不停的哭,停都停不下來。

就好像,把這一生的眼淚都要哭完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