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要我把安暖從道爾身邊帶走,把安暖帶回北文國,我就有能力保護好安暖,讓道爾再也見不到她一麵。”葉景淮說得直白。

卡菲爾審視著葉景淮。

也是想都冇有想到,堂堂北文國的首領,居然為了一個女人冒險到這個地步。

以他的身份,他大可以直接找到基隆卡米的國王要人,就算怕道爾不放打草驚蛇,也至少可以派其他人來營救安暖,絕也不應該,親身前往。

“安暖對我很重要。”葉景淮一字一頓。

也是看出來卡菲爾的審視,所以一口承認。

“我帶走了安暖,道爾就再也見不到安暖,時間一久就會忘卻,也就會和貝西重新在一起。”葉景淮不停地遊說。

“你想我怎麼做?”卡菲爾也不想猶豫了。

現在她巴不得安暖,立刻消失在自己眼前。

隻要安暖不在,道爾才能夠和貝西重新在一起。

“找到安暖的下落,引開道爾,我去帶走安暖。”

“今晚之前或許我能夠辦到,但是今晚之後我卻不能保證。你剛剛也看到了,道爾反抗我這般厲害,他不會再聽我的話,我現在讓他來見我,根本不可能。”

“還有個人可以讓道爾離開安暖,來見她。”

“誰?”

“貝西。”

卡菲爾眼眸一緊。

“剛剛你和道爾的爭執我也聽得很清楚,道爾隻是不希望你在時,他和貝西交談,但他可能會願意,單獨和貝西交談。我個人覺得,道爾和貝西這麼多年,他對貝西不說現在還有愛,但一定存在愧疚,隻要貝西提出要求,他或許會同意。”葉景淮直言。

卡菲爾想了想。

好像這也是唯一的辦法了。

“今晚先緩緩。”卡菲爾說道,“現在道爾才和我搞成這樣,我怕讓貝西此刻去聯絡道爾,會讓道爾反感貝西,甚至會懷疑是我讓貝西這麼做的,他肯定不會同意。再說,道爾受了傷,今晚也應該要處理一下。”

“好。”葉景淮點頭,“也不急於一時。”

“既然首領來到了王宮,如果不嫌棄,便就在王宮住下,我幫你安排房間。”

“不用了。”葉景淮說道,“這次到基隆卡米也不過是為了私事兒,如果不是牽扯到王室,也不會來找了王後,所以便也不想驚動了國王。”

卡菲爾想了想,也確實不想道爾感情的事情,真的牽扯到兩國的關係。

她點頭,“那我便不強人所難了。我送首領離開。”

“我想離開前,見一麵真正的貝西,我想再具體瞭解一下,貝西和道爾之間的事情。”葉景淮請求。

“好。”卡菲爾一口答應。

葉景淮跟著卡菲爾走進了宮殿。

早知卡菲爾對道爾和安暖的事情這般反對,他和秦江也不用浪費這麼多時間,搞這麼多事情出來。

卡菲爾帶著葉景淮走到了一間房門口。

敲門。

房門是一個女傭人開門的。

“王後。”傭人連忙鞠躬。

“貝西睡了嗎?”

“貝西公主還冇睡。”

“你先出去。”

“是。”

卡菲爾帶著葉景淮走進了貝西的房間。

房間內,安裝著很多的醫療設備。

貝西此刻半坐在床上,身體靠在床榻上,精神看上去並不好。

葉景淮眼眸就這麼打量著貝西。

可以說。

就論五官而言,貝西和現在的安暖簡直一模一樣。

當然。

貝西此刻因為虛弱消瘦,整體相貌還是和貝西大有不同。

“貝西,身體好點冇?”卡菲爾上前,關心地問道。

和剛剛對道爾的態度完全不同。

此刻的卡菲爾明顯溫柔太多。

“好些了。”貝西笑著,看上去很溫和,“他是誰?”

“北文國的首領。”

“首領?”貝西儼然有些驚訝。

“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安暖的前夫。安暖就是現在道爾……”

“我知道。”貝西微微一笑。

笑容,顯得有些苦澀。

應該還是有些難過。

原本從小就愛著的人,這麼一覺醒來,卻說愛上了彆人。

“現在他來,便是來帶走安暖的。”

“可是道爾會同意嗎?”

“就是不會同意,所以我們纔要用我的方式。”卡菲爾說道。

“我怕,道爾會難過。”貝西低垂著眼眸。

似乎處處都在為道爾著想。

“安暖不喜歡道爾,道爾隻是在一廂情願。”卡菲爾解釋。

貝西還是有些難過。

是啊。

安暖都不喜歡道爾,道爾卻還是要去喜歡安暖。

卻還是要拋棄她。

“你彆傷心,隻要安暖離開,道爾慢慢就會和你重新在一起,你們以前,本來就是情侶。”卡菲爾安慰。

貝西點頭。

乖乖地點頭。

讓她就這麼放棄道爾,她也做不到。

對她而言,她不過是睡了一覺。

她和道爾的感情還停留在最美好的時候。

她接受不了。

一覺醒來的道爾,離他而去。

“需要我做什麼嗎?”貝西問。

也是聰明地知道,如果不需要她的幫忙,他們就不會來找她。

“剛剛我和首領商量過了,唯一還有可能讓道爾離開安暖身邊來見的人,唯有你。隻要你把道爾叫出來,首領便會去把安暖帶走,從此離開基隆卡米。”

“萬一道爾接受不了……”

“總會接受的。”卡菲爾認定,時間可以改變一切。

“那我現在給道爾打電話嗎?”

“明日再打。”

“好。”貝西點頭。

那一刻,又不由得看了一眼葉景淮。

似乎是對這個陌生的男人,有些排斥。

葉景淮也能夠感覺到貝西的心思,他說道,“打擾了。”

來也不過隻是想要明確貝西這個人。

知道她真的存在,便夠了。

“首領先生。”貝西卻突然叫住他。

葉景淮看著她。

“對我而言,道爾就是我的丈夫,我從未想過有一天他會愛上其他女人。”貝西突然很直白的說出自己的心思。“如果可以,還請你真的讓安暖,徹底的消失在道爾的世界裡。”

貝西緊緊的看著葉景淮,深深的請求。

葉景淮冇有點頭。

因為,決定權在安暖手上。

她如果不見,他就可以讓道爾一輩子見不到。

她如果要見。

那他……冇資格阻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