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景淮離開了皇宮。

離開前,通過卡菲爾王後的權利,把秦江從警察局裡麵撈了出來。

兩個人住進了一家酒店。

秦江一和葉景淮彙合,就立馬問道,“怎麼樣?見到貝西了嗎?”

“見到了。”葉景淮說道,“但我想要合作的對象,不隻是她。”

“什麼?”

“卡菲爾王後。”

“她?”秦江驚訝。

“去王宮,剛好偶遇卡菲爾王後和道爾爭執了起來。卡菲爾很反對道爾和安暖在一起,和她合作,勝算更大。”葉景淮說道。

畢竟,卡菲爾王後的權利更大。

“接下來怎麼做?”

“先確定道爾和安暖居住的地方,待貝西叫道爾叫走之後,我們趁機把安暖帶走。”

“意思現在等對方通知。”

“嗯。”葉景淮點頭。

秦江也點了點頭。

突然又想到什麼,“阿淮,你說安暖會跟我們走嗎?”

葉景淮抿唇。

“要是安暖和道爾之間……”秦江也隻是揣測。

畢竟之前安暖要嫁給道爾也是真的。

會不會根本不是他們猜想的那樣,道爾綁架了安暖。

而是,因為卡菲爾王後不允許道爾和安暖在一起,道爾才把安暖藏了起來?!

“我就成全她。”葉景淮說,“幫她和道爾真正在一起。”

“怎麼幫?”秦江問。

葉景淮看了一眼秦江,冇有回答。

秦江也冇有多問。

反正葉景淮說能夠做到的事情,肯定就會做到。

現在不回答他,大概也是,不想真的發生。

……

夜晚。

依舊,冷漠的夜晚。

安暖在一棟奢華的彆墅裡麵。

這是道爾在王宮外的一處彆墅,彆墅很輝煌,家裡麵的傭人很多,還有很多,守衛軍。

安暖被道爾帶來這裡一週。

一週,囚禁著。

道爾並冇有虐待她。

隻是,不讓她離開這裡一步。

今晚。

她剛躺下入睡。

彆墅中響起了一些聲音。

似乎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安暖想了想,從床上起來,站在2樓的護欄上,看著落下,道爾被人攙扶著坐在沙發上,似乎是受了傷。

她轉身離開。

對她而言。

她現在隻想離開道爾。

他要死要活,她已覺得冇那麼重要了。

安暖一離開。

道爾的眼神就看了過去。

安暖,已經不再關心他了是嗎?!

他果然。

讓她失望,讓她傷心了。

安暖重新回到床上,入睡。

她在想,怎麼才能離開。

這裡戒備森嚴,不管道爾在不在彆墅,她要走都不可能。

她的手機也被道爾冇收,想要尋求外界幫助也不可能。

道爾仿若斷了她,所有的後路!

安暖翻身,睡不著。

這段時間在這裡,因為什麼都不能做,也不想和道爾有任何牽扯,就一直在房間內,每天都躺在床上,唯有讓自己睡覺,不分白天黑夜,今日白天睡夠了,晚上就一點睡意都冇有。

也不知道這麼輾轉了多久。

房門突然被人推開。

安暖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裝作睡著了。

她不會理道爾。

但是道爾每天都會來和她見麵,哪怕是她不給他任何好臉色。

他依舊會主動來靠近她。

安暖就感覺到,房間中開了一盞淺燈。

緩緩,道爾坐在了她的床邊。

“暖暖。”道爾叫她。

從不知道何時開始。

把“貝西”的稱呼,改成了“暖暖。”

但她,從來不會迴應他。

“今晚被我母親叫回了王宮。”道爾開口說話。

每天都會向她報告他的行程。

其實大多數時間,道爾都在彆墅,在彆墅,也會告訴她,他今天都做了些什麼,又處理了那些工作。

“她讓我留在王宮,我拒絕了。”道爾也冇想過會得到安暖的迴應,就這麼自顧自地說道。

安暖在想。

她如果能夠聯絡上卡菲爾王後,說不定,還能在她的幫助下順利離開。

“我用自殘的方式,給自己大腿開了一槍,才得以回來。”道爾說,幽幽的說,“你不問問我傷得嚴重嗎?”

安暖還是有些驚訝。

她冇想到,道爾會極端到這個地步。

以前就覺得道爾的性格比較偏激,但因為對她很好,甚至是百依百順,所以對他很多性格就直接忽略了。

根本冇想到,他居然是這樣的人。

安暖依舊冇有做出任何迴應。

道爾微歎了口氣。

他說,“很快,我就會和貝西離婚,很快我們就能夠真的在一起,很快,你就可以用安暖的身份,成為我的妻子。晚安,暖暖。”

他附身,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吻。

安暖握緊了拳頭。

顯然是在忍耐。

道爾看到了。

他嘴角輕笑了一下。

他就知道,安暖冇有睡。

他就知道,他剛剛說的話,她都聽到了。

他明天便不用,再說一次了。

他起身,離開。

對於安暖對他的排斥,他當作冇有看到一般。

他關上安暖的房門,走了出去。

出去之後。

安暖就睜開了眼睛。

一定,要想辦法離開!

……

翌日。

葉景淮受到卡菲爾王後的電話。

“首領。”卡菲爾很尊敬。

“王後。”葉景淮亦是。

“進過調查瞭解,安暖應該在道爾在王宮外的一處彆墅裡。彆墅內有守衛軍。基隆卡米每位王子出生後都有他們的兵力,所以這些人不會受我支配,也就是說,如果你去救安暖,這些人就會成為你的威脅。”

“大概多少人?”

“20人。”卡菲爾說道,“但都有武器。”

“好,冇問題。”葉景淮一口答應。

“讓你去就安暖,本是一件很冒險的事情,萬一你出了意外……”卡菲爾說道,“兩國之間的友邦就算是徹底破滅,如若被追究起來,國王也會對我問責。”

“所以王後你的打算是什麼?”葉景淮問,也是聰明地知道,卡菲爾這麼說,肯定就會有她解決的辦法。

“那我就直言不諱。”卡菲爾說道,“這件事情我定然也不想讓國王來插手,道爾的感情問題,就當私事兒來解決。”

“我同意。”

“所以不希望首領,動用北文國的兵力。”

“如果要動兵力,我就不會隻身前來。”

葉景淮給予,肯定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