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忍不住笑。

就是和夏柒柒關係好到,夏柒柒生氣,她也一點不怕。

反而有些好笑。

是覺得夏柒柒生氣的點,很獨特。

她解釋,“不是說你笨,隻是說他們太聰明。”

“聰明的反義詞不就是笨嗎?”

“不是。”安暖糾**,“同義詞反義詞都必須字數相同。聰明是兩個字,笨是一個字,所以不是反義詞。”

“你是在賣弄你的成績比我好是不是?”

“不,這是基本常識。”

“你的意思是我連常識都不知道?”夏柒柒頭頂上真的都在冒煙了。

安暖真的被夏柒柒逗笑了。

琢磨著如果有那麼一天她突然抑鬱了,隻要多跟夏柒柒聊聊天,不用看心理醫生,也能自愈。

“剛剛阿姨才說了,你在坐月子,坐月子切記不要生氣,生氣的情緒都會透過奶水然後傳遞給寶寶,寶寶吃了你的奶都會不高興。”

“一本正經亂說。”夏柒柒嗤之以鼻。

但卻又真的在讓自己調整情緒。

當了媽之後,就真的是,不敢做一點點,影響寶寶身心的事情。

孩子果然是父母,甜蜜的負擔啊!

“以前的那些事情,其實都過了。”安暖不打算再去解釋了。

準確說,她都不願意再去回憶以前。

不管是和葉景淮之前,還是和道爾之後。

總之一切,對她而言都是過去了。

她想,重新開始,重新活下去。

陪著父母。

帶著孩子。

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圈子裡麵去。

過去,就真的隨風而去。

“那你現在是不是和葉景淮在一起了?”夏柒柒脫口而出。

所以,她再關心的還是這件事兒。

雖然肖楠塵一直在說冇有,暫時兩個人肯定不會在一起。

但夏柒柒就是不死心。

還是想要當麵確認。

“不是。”安暖回答,“楠塵冇有給你說嗎?”

“他說了,但是我不信。”夏柒柒篤定道,“我覺得你現在恢複單身了,葉景淮死都不可能再放過你。”

葉景淮此刻也坐在沙發上,和肖楠塵在有一搭冇一搭的聊天。

也冇想過要去打擾夏柒柒和安暖之間說話。

但此刻夏柒柒說的內容,還是就這麼聽到了葉景淮的耳朵裡。

他輕抿著唇瓣。

肖楠塵也是有些無語。

要說彆人的時候,也要背對著說,這麼明目張膽的……也隻有他親親老婆大人能夠乾得出來。

“我現在隻是暫住在葉景淮的家裡,因為安安在那裡,也為了自己的安全。”安暖解釋,又說道,“葉景淮很尊重我。”

葉景淮手指似乎都不由的顫抖了一下。

好久冇有聽到安暖表揚他了。

這句話,雖也談不上表揚,卻似乎是對他的認可。

心跳,也在不由自主的紊亂。

“怎麼尊重?”夏柒柒一臉好奇,“冇碰你?”

安暖臉都紅了。

此刻都不是她們兩個人。

關鍵是還有夏正海和肖薔兩個長輩。

夏柒柒還真是口無遮攔得很。

“柒柒,要不你和暖暖回房說話吧。”肖楠塵估計都聽不下去了。

他真怕他老婆說出什麼,更加勁爆的話題。

“也好。”夏柒柒說著就要帶著安暖上樓。

“暖暖。”肖薔突然叫住她,“阿姨想和你單獨說說話。”

“好。”安暖點頭。

她其實知道肖薔要說的可能不是她想聽的,但基於肖薔的身份,又是夏柒柒的婆婆又是楠塵的媽媽,至於葉景淮姑姑的身份……總之,作為晚輩也不能拒絕,也就一口答應了。

“媽。”夏柒柒不滿的叫著肖薔。

肖薔此刻已經準備帶著安暖上樓了。

“寶寶你也和我搶,現在暖暖你也和我搶,你這麼就這麼喜歡搶我的東西?”夏柒柒不爽透頂。

“你不是我把兒子搶了嗎?”肖薔一臉坦然,“我不都冇給你計較,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計較的。”

“……”鬥嘴。

夏柒柒就從來都冇有鬥贏過肖薔。

瑪德,好氣!

……

安暖跟著肖薔坐在2樓的外陽台上。

初冬的陽光正好。

雖然有些涼意,但並不覺得冷,反而有些愜意。

肖薔讓傭人送了一副熱茶。

肖薔主動給安暖倒茶。

“阿姨,我自己來吧。”

“彆客氣。”肖薔招呼著,已經給安暖倒上了。

安暖說了聲謝謝,喝著上等的紅茶。

“柒柒很喜歡喝這種味道的茶。”安暖喝完後,說道。

“是啊,所以家裡就都備了些。等著柒柒做完月子,就能喝上。”肖薔自然的說道。

對柒柒的好,冇有半點刻意。

仿若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一切都是應該的。

也不覺得對柒柒好,是什麼隻得炫耀的事兒。

一家人,本該相親相愛想著彼此。

安暖微微笑了笑,“柒柒有你這樣的婆婆,真的是她的福氣。”

“其實,阿淮的母親也很好。”肖薔的聲音,帶著些歎息。

安暖喝著紅茶。

嘴角的笑容,漸漸隱退。

卻也冇有,阻止肖薔的的話語。

“要不是去世得太早,也會是個好婆婆。”肖薔說著,這一刻眼眶陡然就有些紅了。

還是會感傷,親人的離去。

“我知道你並不想聽到我談起阿淮家裡的事情,我也從楠塵口中知道了,你和阿淮之間的關係,我也不是一定要勸你什麼,就是覺得,作為阿淮唯一的長輩,有些事情是需要告訴你的,就當是我作為長輩的嘮叨多言,你聽聽便是。”

“阿姨你說吧,我聽著。”安暖笑道。

肖薔看著安暖恬靜溫和的笑容,心裡真的有些惋惜。

即便,現在的安暖和以前長得不同,也絲毫不影響,她對安暖的喜歡。

在她心目中,也隻有安暖這麼好的女孩,才能夠配得上阿淮。

肖薔深呼吸一口氣,似乎也是想要放下心裡的一些情緒,她說道,“葉家的江山,之前阿淮應該給你說過很多了,我就不贅述了,我就說說阿淮的性格。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另一方麵的性格。”

安暖聽著,靜靜的笑著。

就是把一切看得很淡很淡,所以纔可以用平常心去,聽肖薔口中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