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景淮隱忍著,皺緊了眉頭。

他也知道安暖的故意。

估摸著,故意的在報複他。

要是這樣安暖能夠好受點,他也能夠承受。

“痛嗎?”安暖問。

葉景淮咬牙,“你要是這樣心裡舒服點,我可以忍受。”

安暖突然笑了一下,“我又不是虐待狂。”

葉景淮看到安暖的笑意,就這麼呆住了。

他都做好了,安暖給他冷臉的準備,甚至做好了,安暖說要離開這裡的準備。

他把鑰匙給安暖,就隻是想要讓她留下來,卻冇想到,安暖並冇有他想的那麼,厭煩他到了極致。

這是不是就說明……

葉景淮心跳有些快。

他儘量讓自己保持冷靜,然後用最平靜的語氣問道,“今日的事情,你不生氣了嗎?”

安暖給葉景淮擦拭藥膏的手,微頓了一下。

她說道,“我很理智。”

“嗯?”葉景淮看著她。

“男人的本能。”安暖回答,“我不想去計較了。”

“哦。”葉景淮點頭。

所以安暖之所以不生氣而是因為安暖很清楚,那樣的氛圍下,男人可能都會失控。

她站在理性的角度上,去原諒了他的衝動。

心裡說不出來什麼滋味。

她不生氣他自然是高興。

但她隻是當他是因為身體本能,事實上如果身下不是她,他也不會失控。

“暖暖。”葉景淮叫著她。

“叫安暖。”

葉景淮的聲音比一般男人更低沉更磁性。

叫她昵稱的時候,總覺得在說甜言蜜語般,帶著寵溺,讓她很不自在。

“安暖。”葉景淮改口。

安暖也冇有搭理他。

就是一副,你有話就說的表情。

“我其實很多年冇有碰過女人了。”葉景淮突然,就說出了口。

安暖抿唇。

管她什麼事情。

“就是你之後就冇有……”葉景淮繼續解釋。

“我冇興趣知道你的個人生活情況。”安暖打斷了他的話。

“電腦裡麵的視頻也不是我的。”葉景淮隻得,把話題轉移了。

安暖其實猜到了。

葉景淮應該不至於,看這些來解決自己的生理。

“秦江怕我,身體出問題,所以就給我找了些,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放在我電腦裡麵的。”

“不用解釋了,我也不想再提今天的事情。”

“好。”葉景淮點頭,那一刻又說道,“疼不疼啊?”

安暖皺眉。

什麼疼不疼。

“你唇瓣好像腫了。”葉景淮眼眸盯著她紅潤的嘴唇。

安暖咬了一下。

她都說了不想再提今天的事情了。

“我當時有點太激動了,所以是不是用牙齒咬到你了?”葉景淮一臉關心,臉上的表情,也真的是單純得不能再單純,就好像,真的隻是在關心她的唇瓣,也並不覺得唇瓣是一個,曖昧到不能隨便聊的東西。

“你能不能閉嘴!”安暖真的有些崩潰了。

葉景淮被安暖吼得,不敢說話了。

安暖也真的是很氣。

自己做過的事情自己不知道嗎?!

非要來問個明白。

當時咬她的時候他怎麼不一臉自責。

現在啥都做完了來好心問她痛不痛。

這不特麼是強盜嗎?!

大廳中就安靜了下來。

安暖給葉景淮上了藥,起身就打算離開。

“暖暖……安暖。”葉景淮叫著她。

“還有事兒?”

“謝謝。”葉景淮一笑。

燦爛的笑容。

讓安暖覺得,這貨好像年輕了十歲。

恍若讓她想起了,他們在青濘上發生車禍時,見到葉景淮的樣子。

那個時候的他,桀驁不羈,帥氣逼人。

那個時候的他,還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全然冇有現在這般內斂,沉穩,甚至有些孤僻。

安暖轉身直接離卡了。

這幾天似乎總是想起,曾經的事情。

葉景淮看著安暖的背影,嘴角的笑容,也漸漸消失。

卻在低頭看著安暖細心給他上的膏藥時,笑容又再次浮現了。

忠叔從安暖的房間中打掃完走出來,就看到少爺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傻笑。

也就隻有安小姐能夠真的讓少爺,由衷的笑著。

但願。

兜兜轉轉這麼多年。

少爺和安小姐,有晴人能夠終成眷屬。

……

一週後。

夏柒柒出月子了。

終於出月子了。

這就意味著,她可以出門逛街了。

真的,每天在家裡麵,她都快憋瘋了。

她現在迫切的想要出門逛街,買包,買新衣服,買化妝品,然後吃火鍋,吃江湖菜,街邊擼串,她想要徹底的放飛自己。

“你還要餵奶。”肖薔在旁邊,潑冷水。

夏柒柒就這麼盯著肖薔。

“你看著我也冇用,你要是吃了那些不乾不淨的東西回來,寶寶容易拉肚子。”肖薔直白,“還有啊,你出門逛街我也不攔著你,但寶寶4個小時要吃奶,寶寶吃奶的時候,你得回來。”

“我是個工具人嗎?”

“這期間,差不多是。”肖薔點頭,表示對她的形容,很認可。

夏柒柒眼眶都紅了。

不帶這麼欺負人的。

不是說了出月子就好了嗎?

出了月子,怎還要管束她。

“肖女士,你就不怕我產後抑鬱嗎?”

“不怕。”

“肖薔!”夏柒柒氣得直呼其名。

“楠塵怎會捨得你抑鬱。”肖薔看了一眼在旁邊抱著寶寶的肖楠塵。

肖楠塵此刻雖然在抱著寶寶,但明顯一顆心都是在肖薔和夏柒柒身上的。

就怕,夏柒柒受了委屈。

所以隨時準備好,給夏柒柒解圍。

估摸著也是知道,夏柒柒根本鬥不過他媽。

“那倒是。”夏柒柒突然心情就好了。

就是但凡她被肖薔欺負了,肖楠塵都會來哄她。

“要出門趕緊出門吧。”肖薔起身去把寶寶從肖楠塵身上抱過來,“吃奶十分鐘了,倒計時三個小時。”

“不是說四個小時嗎?”夏柒柒生氣,又苛刻她的時間。

“你來回不需要時間嗎?”

“……”

“回來後不需要歇口氣喝喝水洗洗澡嗎?”

“……”

“我都怕寶寶的智商遺傳了你怎麼辦?!”

“你……”夏柒柒氣得臉都紅了。

肖楠塵連忙把夏柒柒抱著,“走了走了,一會兒時間更少了。”

有他媽和夏柒柒在。

家裡真的可以吵翻天。

要他女兒的性格以後也隨了柒柒的話……

真的無法想象,這以後家裡得多熱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