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兔怔怔的看著秦江。

所以,秦江真的發現了什麼嗎?!

發現了她和周銳澤之間關係。

什麼時候發現的?!

昨晚嗎?!

昨晚,周銳澤親她,被秦江看到了嗎?!

怎會被看到。

那麼晚了,而且秦江的房子是不對大門口的。

他看中庭的,怎會看到周銳澤送她回來。

想都不會去想,秦江會在樓下等她。

根本不可能。

“怎麼,嚇到你了?!”秦江走到白小兔身邊。

聲音冷冷的。

冷冷的在剋製。

不得不說,他剛剛真的被夏柒柒那女人給刺激了。

憑什麼。

他就不能讓白小兔喜歡他?!

他到底那裡比不上週銳澤?!

他不接受,白小兔放著他不要,去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所以。

在看到白小兔喜笑顏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門時,他破防了。

每次他見到的白小兔,回到這裡的白小兔,第一時間便是退下她華麗的衣服和妝容,第一時間便是洗澡卸妝換衣服,就好似,她最漂亮的那一麵,他根本冇有資格看到一般。

現在他決定,給白小兔說明白。

說得明明白白。

他不允許,她和周銳澤在一起。

哪怕是用強的也行。

反正,他做事情一向都是如此。

快準狠。

他不想浪費時間。

也不想讓自己心軟。

此刻,走到白小兔身邊,便直接從他手上拿過了她的手機。

白小兔手頓了一下。

她其實很不喜歡彆人碰她的東西。

特彆是手機這種,絕對私密的東西。

所以在秦江強勢拿過去那一刻,她本能就要從秦江手上搶回來。

秦江手一抬,輕鬆避開了白小兔。

因為身高的絕對優勢,白小兔怎麼都碰不到,心裡自然也有些暴躁,“秦江,還給我!”

口吻很不好。

這半年多以來,白小兔還從來冇有對他發過脾氣,也冇有用這種語氣和他說過話。

所以是真的生氣了。

因為他碰了她的東西,所以就受不了了。

他冷聲問道,“手機裡麵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嗎?!”

“還給我!”

“和周銳澤不堪入目的聊天記錄,還是說,傳了裸照給彼此……”

“秦江!”白小兔怒吼,“你夠了冇有!”

“說準了?!”秦江揚眉,“你們明星之間不就是最喜歡這樣的交往嗎?我見太多你們那個圈子的人了,真的太爛了!”

“還給我!”白小兔根本不想聽秦江說的任何一個字。

即使每一個字,都真的把她的尊嚴侮辱到了極致。

在秦江心目中,她有多不堪?!

對。

為了名譽為了生活為了自以為是的光鮮亮麗,她臣服在了秦江的身下,不也是不堪的!

秦江說得也冇錯。

她認了。

但她不想,秦江來碰她自己的東西。

她也有她的私隱。

接受不了,任何人窺視的私隱。

“我倒是要看看,你們都聊了些什麼。”白小兔也是這般,他卻越是控製不住的想要去看。

去看白小兔和周銳澤到底發展到了什麼地步。

白小兔對周銳澤到底又是怎樣的。

他打開了白小兔的手機螢幕。

因為剛剛白小兔在用,所以便也一直冇有鎖屏。

此刻秦江就直接打開了。

打開了通訊錄。

剛剛來電的人,不是周銳澤,而是白小兔經紀人的電話。

打開聊天軟件,看到最新的一條訊息也是白小兔回給經紀人的,“現在走不開,我晚點過來,你給主辦方說一聲。”

秦江手指頓了頓。

他看著白小兔。

看著白小兔冷漠的眼神,帶著些諷刺。

對他卑鄙行為的諷刺。

秦江眼眸微動。

既然,既然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了。

反正都已經惡劣到了極致,便也不需要再有任何顧慮了。

他翻照著白小兔的聊天軟件的通訊錄,然後找到了周銳澤的名字,點開了他們的聊天對話欄。

裡麵,什麼都冇有。

真的就是空空白白。

就隻是加了好友,但並冇有,交流過。

所以,不是用的這個聊天軟件。

還是說,不是用的這個號。

明星不是最喜歡玩小號嗎?!

為了怕被人發現戀情,所以地下工作做得比普通人好太多。

“看夠了嗎?”白小兔問秦江。

是很清楚,手機裡麵冇有什麼是秦江想要找的。

她和周銳澤,私底下確實沒有聯絡。

因為不想自己深陷這樣的感情糾葛之中,所以和周銳澤說好,不要單獨找彼此。

“秦江,手機還給我。”白小兔儘量,讓自己保持冷靜,儘量不去發脾氣。

秦江忍了忍。

終究把手機還給了白小兔。

白小兔拿過之後,也冇有和秦江再去爭執什麼,她說道,“我去做午飯。”

“白小兔,你對我真的冇有脾氣嗎?”秦江看著白小兔的身影,問她。

分明,剛剛還會生氣。

一會兒,就變成了這樣,像一個充氣娃娃一樣,乖巧聽話,冇有思想。

“還是說,根本不屑我和發脾氣。”

“隻是覺得冇有用。”白小兔回答,“發了脾氣,又能有什麼用?我能改變得了你什麼嗎?你想要做什麼,就一定會做什麼,反抗,發脾氣,所有情緒,也不過是徒勞,倒不如,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們都能好受點。”

“和我在一起,就是勉強是嗎?”秦江問她。

明知道的事情,卻還是要去確認。

“是。”白小兔回答,她回頭看著秦江,覺得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既然秦江已經察覺到了很多,她就把什麼都說明白,她現在也不想考慮那麼多後果了,她直言道,“我甚至現在一直在等,等你厭倦的一天,等你找到新鮮女人然後再也想不起我的一天。秦江,你告訴我,這一天大概還要多久?”

秦江陡然笑了。

原來白小兔一直在等著他說結束。

結束他們之間的感情。

他一直以為他們這次的重新在一起是真的在一起了。

她卻隻是,在應付。

“就這麼想要離開我嗎?”

“想。”白小兔說,“我本來以為,我可以忍受和你在一起,反正對你們而言,明星就是戲子,有什麼不能忍受的。但我突然發現,我忍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