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

安暖起床,洗漱,化妝,下樓。

本比平常早一點,卻在下樓的時候,還是碰到了葉景淮。

葉景淮這貨,每天起這麼早嗎?!

昨早上不很晚了才起床嘛?!

安暖讓自不動聲色,看上去就是冇有任何反應。

葉景淮看著安暖的模樣,嘴角輕揚。

兩個人一前一後坐在露台外的餐桌上。

忠叔給他們準備好早餐,放在了他們麵前。

飯席間很是安靜。

“安小姐,昨晚睡得好嗎?”葉景淮突然問。

安暖冇回答。

就是不想搭理。

一想到昨天被這人強吻,就各種,不爽。

葉景淮輕笑了一下。

終究也冇再多說。

吃過早飯之後。

安暖出門,葉景淮也跟著出門。

安暖坐進胡峰的轎車。

葉景淮也坐了進去。

安暖看著他。

“安小姐不介意送我一程吧。”葉景淮笑。

“我趕時間。”安暖拒絕。

“沒關係,我不急。送了安小姐再送我就行。”葉景淮這個死不要臉的。

安暖咬牙。

“胡峰,開車。”葉景淮命令。

胡峰當然是聽葉景淮的,根本冇征求安暖的意見就啟動了車子,駛出彆墅。

安暖把頭扭向車窗外,就是一副不想搭理葉景淮的樣子。

葉景淮就這麼看著她的後腦勺,眼中帶笑。

胡峰在停車等一個紅綠燈的時候,透過後視鏡往後看了一眼,那一眼眼珠子差點冇有掉出來。

他還從來冇見過葉先生這種表情,這種……

他都說不出來的表情。

記憶中,分明滿身血腥滿身恐怖。

他曾經都為之而膽顫。

此刻卻……這般,溫柔似水。

他一個從來不懂情愛的人,那一刻都因為葉先生的眼神,而有些春心萌動。

“胡峰。”安暖突然叫著他。

胡峯迴神。

回神那一刻才反應過來,綠燈已經亮了,而且後麵還有車輛在催促。

他一沉不變的臉上尷尬的紅潤了一秒,一本正經的繼續開車。

轎車很快到達安氏大廈。

安暖打開車門下車。

就是匆匆離開。

總覺得再多待一會兒,腦門都得被身後那貨給看穿。

她剛離開的腳步。

“安小姐。”葉景淮突然叫住她。

安暖咬牙,還是停了下來。

葉景淮從車上下來,走到他麵前。

安暖都不知道這貨吃什麼長大的,長這麼高。

那一刻就看到他低著頭,修長的手指靠近她的脖子處。

安暖一怔。

葉景淮修長乾淨的手指,在幫她整理著衣服。

其實她出門的時候特彆看過了,她外在儀態不可能出現問題。

葉景淮這一刻就是在裝模作樣。

裝模裝樣,分明看上去很親昵。

而此刻上班高峰期,來來往往人不少。

他們此刻又在公司大門口,然後兩個人的模樣就顯然被很多人看到了。

安暖都有些羞澀了。

她說,“好了,葉景淮。”

葉景淮嘴角一直掛著笑容。

他突然低頭,在她額頭上輕輕的印下一吻。

安暖那一刻臉都要紅炸了。

這貨。

要不要這麼出其不意。

在這種地方,她還要不要麵子了。

她輕咬著唇瓣,緊繃的情緒,在一點點崩塌……

好在葉景淮隻是蜻蜓點水,他說,“晚上見。”

說完,轉身離開了。

安暖真的覺得,這貨就是人間炸彈。

時不時就能把人炸得粉身碎骨的那種。

她深呼吸一口氣,暗自調整情緒,走進安氏集團。

走進去,周圍很多人看著她都帶著一臉姨母笑。

瑪德。

葉景淮那個妖孽。

她不用想也知道,今天早上他親昵送她上班這一幕,馬上就會在公司傳個遍!

她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走進公司。

走進去。

羅思自然跟隨其後,“今天胡保鏢冇有跟著一起嗎?”

“一會兒來。”送葉景淮那個妖孽去了。

安暖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打開電腦。

羅思彙報工作,“上午10點鐘,召開部門項目會議,時間大概持續1個小時,已經通知所有主管且相關專業人員。下午3點,安總需要去光明大廈看現場,具體瞭解當地人流及環境。晚上7點,有一個商業晚會,是每個月例行舉辦的上流宴會,這次的主辦方是夏彙銀行。董事長秘書室特彆交代,讓你一定參加。”

“好。”安暖點頭,問道,“董事長要去嗎?”

“秘書室說,董事長帶你一起參加。”羅思回答。

安暖嘴角微笑。

看來她爸是誠心想要把她帶入商界。

現在就開始,給她鋪路了。

“安總喝黑咖啡嗎?”羅思工作彙報完畢,問道。

“今天喝卡布奇洛吧,黑咖啡太苦了。”安暖一邊處理著電腦檔案,一邊回答道。

“黑咖啡確實不適合安總今天的心情。”羅思那一刻似乎還笑了一下。

安暖轉頭看著她,明顯臉色不好。

羅思解釋,“葉三少親自送安總上班並依依惜彆的畫麵,在公司已經人儘皆知。”

“今天工作很閒嗎?”安暖臉色微沉。

“我出去工作了。”羅思連忙恭敬道,轉身離開那一刻,又忍不住說道,“所有人都說,葉三少很帥,還說安總和葉三少就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看來羅秘書的工作還不夠飽和。”安暖威脅。

“我馬上給安總泡咖啡。”羅思不敢再多說一句,迅速離開。

安暖看著羅思的背影。

不由得對葉景淮又是一陣咒罵。

那個殺千刀的!

此刻坐在轎車裡麵的葉景淮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秦江坐在他旁邊,“你感冒了?!”

“不,有人惦記。”

“……我是狗嗎?你每天都給我喂狗糧。”秦江臉色微變。

自從葉景淮有了安暖之後。

這**還是葉景淮嗎?!

“秦江。”葉景淮眼眸微動,“你說我們的計劃能不能提前?”

秦江整個人一怔。

“安暖25歲那年,我想要個女兒。”

秦江無語了。

葉景淮這貨真的魔怔了,為了一個安暖,簡直命都不要了是不是?!

他很是不爽的說道,“不可能的。”

葉景淮眼眸微緊。

“你生不出女兒,你一定會生一個臭小子。”

“……”

拉出去,杖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