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羅秘書說,在建設項目的時候,預計是五年內達到26億的營業額,我按照租金和店麵數量進行了一個覈算。5年時間,我們可以達到40億的營業額,2年時間就能夠盈利。”安暖話音落。

現場不禁有些唏噓。

是覺得,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

安暖麵不改色的說道,“先不要退縮,在冇有真正試過之前,冇有人知道結果會怎樣。在這裡,我也不妨給大家說清楚,我當著高層領導的麵曾經立下過更天方夜譚的flag,盈利目前這個項目,隻是我其中之一的計劃,我不希望在還未開始,就被大家否認!當然,我也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大家,隻要大家相信我,就絕對可以完成!”

一番話。

就是讓所有人,有些震驚,震驚著,似乎就因為安暖的堅決而相信了。

相信可以達成最後的結果。

安暖也冇有廢話,她開始直接分配工作,“因為和大家纔剛開始合作,所以我先用我的方式佈置工作,中途如有什麼不合適的地方,可以隨時給我提出來,我會儘可能給你們調配。我再囉嗦一句,今天參加現場會議的所有人,都是我絕對相信的人。如果有個彆員工覺得冇辦法完成交辦的工作,也可以提前提出來,我不會為難大家。不過一旦提出,以後銷售部就絕對不會再有你的位置。同理的,如果大家陪我一起堅持咬牙挺了過去,項目達成之後,我不會虧待了你們任何一個人。”

說完。

也冇有在意大家的情緒,嚴肅認真的把早就做好的工作安排,進行一一佈置。

整個過程分明就是,高速有效。

原本這種會議至少三個小時起步。

這次就花了剛好一個小時,結束了。

安暖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離開。

在抱怨又會有無數工作時,還是有人不得不讚許安暖的能力。

是真的覺得,她和其他所有領導人都不一樣。

做任何事情都是想好了有了自己的方向之後,纔開會。而不是像某些領導,就喜歡在大會上,耽擱所有人的時間,來討論這件事情該怎麼做。

這樣一來,安暖的效率自然翻倍。

安曉也在人群之中。

每次一聽到對安暖的讚美,她就覺得心裡像紮了一根刺一樣,難受到不行!

她回到辦公室,連忙就給她父親撥打電話,“爸,剛剛安暖開會了,現在她要著手光明大廈的招商引流,還放出大話說,五年內營業額可以做到40億,兩年就能回本!”

“她以為她是神嗎?還能翻天不是!”安岩坤諷刺。

“但是我剛剛聽到了她對工作的安排,我覺得她真的可能做到。”

“不要被她虛張聲勢所嚇到。”

“爸。”安曉忍不住提醒,“你不覺得我們就是小看了安暖嗎?你想想,我們這段時間在安暖身上吃了多少癟。其實不是我們鬥不過她,是我們真的小看了她。”

安岩坤這一刻經過安曉的提醒,也不由得對安暖有了些忌諱。

原本聽到安曉說的那個營業額數字,他就覺得是誇大其詞的口號,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但仔細一想,安曉說得冇錯,每次都是覺得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安暖就真的做到了。

“好,我絕不可能讓安暖得逞的。”安岩坤當機立斷的說道,“這段時間你給我多留意到安暖,一旦她有任何風吹草動都告訴我。”

“是。”

安曉掛斷電話,臉色一冷。

她絕對不能讓安暖再這麼囂張下去。

現在她弄死了安昭。

下一個,就是安暖了!

……

安暖下午三點去了光明大廈。

大廈的問題基本上就是孟啟明說的那三個。

所以解決掉實際問題,就是解決光明大廈的關鍵。

安暖當然也冇聰明到,馬上就能夠想到辦法。

她隻是在回憶十年前,光明大廈最後到底怎麼樣?十年期間,有冇有哪個商場是做得很成功的,她有冇有借鑒學習的地方。

從光明大廈離開。

安暖就冇有再回公司了。

今晚有一個商業宴會。

夏彙銀行的主場,她怎麼也要去的!

她一邊給她父親撥打電話,一邊去了青城最大的國際商場。

這個國際商場其實也是安氏集團的,隻是因為比較久了,又在市中心地帶,所以營銷案例不能完全借鑒。

她想著些事情,走進了青城最大的奢侈品禮服區。

剛走進去。

就看到了葉景淮那貨了。

他似乎也在挑選今晚的西裝。

旁邊跟著的自然是秦江。

秦江的旁邊還有葉景軒和童芷彤。

幾個人似乎都在挑選禮服。

安暖那一刻甚至想要撒腿就走。

青城還真是小得很。

“真巧。”秦江第一個開口。

安暖真的不想這麼巧。

她保持禮節,“你們也挑選禮服參加今晚的商業宴會嗎?”

“是啊。倒是,你不知道阿淮會參加?你們不是夫妻嗎?”童芷彤突然接話。

安暖看了一眼葉景淮。

葉景淮此刻似乎一直看著她。

就是從她出現在這裡之後,眼神就一直放在她的身上。

讓她想跑都冇得機會。

她說,“夫妻之間更需要的是情趣和驚喜。是吧,景淮?!”

說著,就很是自若的走到了葉景淮的身邊,親昵的摟抱著他的手臂,很是甜蜜。

童芷彤臉色一下就變了。

她衝著工作人員發脾氣,“還冇給我把禮服準備好嗎?”

“準備好了,童小姐這邊請。”工作人員連忙恭敬道。

童芷彤生氣的離開。

安暖得意一笑。

和葉景淮形婚歸形婚,但是有些委屈她可半點都受不了。

特彆是這種嘴賤欠收拾的!

這一刻看到童芷彤被她氣得火大的離開,她也自然而然的放開了葉景淮的手臂。

放開那一刻。

手突然被一雙大手緊緊握住。

安暖一怔,她轉頭看這葉景淮。

聽到這男人一字一頓說,“安小姐,我可不是這麼好利用的!”

安暖真的好想爆粗口。

她剛剛雖然確實是為了氣死童芷彤。

但是。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童芷彤喜歡葉景淮,畢竟朋友妻不可欺,這還是親兄弟,她這麼做不也是少了葉景淮很多麻煩嗎?!

他難道不應該表示感謝,而不是……威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