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一個激靈。

是因為突然的聲音,真的嚇了她一大跳。

她帶著不爽的語氣開口道,“你說什麼啊?”

“我說,你需要我幫你嗎?”葉景淮重複。

前一秒還想試探安暖。

下一秒就忍不住,想助她一臂之力。

安暖搖了搖頭,拒絕了,“不用。”

那一刻就是一瞬間就知道,葉景淮在說什麼。

說。

需不需要他幫她對付童芷彤。

反正,也不知道葉景淮到底能耐到了什麼地步。

她就是能夠肯定,葉景淮就算待在家裡,也知道童芷彤現在在故意針對她。

葉景淮看著安暖的後腦勺。

每晚睡覺的姿勢都是,安暖背對著他。

似乎是在故意拉遠他們的距離。

她不知道的是,這種睡姿,對她而言,其實更危險。

她說,“怕你對前女友下不了手,不想為難你。”

事實上。

是不想葉景淮阻止了她對童芷彤的“心狠手辣”。

她現在真的不仁慈。

惹到她的人,她真的會,血償!

“我冇有前女友。”葉景淮一字一頓。

口氣中似乎還隱忍了一些憤怒。

“和我也沒關係。”安暖不在乎的說道。

她現在隻想早點結束對話,然後早點入睡。

那一刻就感覺到身後的人,突然翻身,背對著她。

就是。

生氣了。

安暖冇覺得自己說錯什麼,他生什麼氣。

生氣就生氣吧。

彆吵著她睡覺就行。

然後一個晚上。

安暖睡得出奇的安穩。

完全冇發現身邊的人,一夜都在輾轉反側。

……

翌日一早。

安暖難得一覺醒來,神清氣爽。

突然想到昨晚上葉景淮居然冇有半夜作妖,讓她真的踏踏實實睡了一個好覺。

當然她也不感謝他。

畢竟,對於陰晴不定的葉景淮,說不定下一秒就化成大魔王,折磨死她。

她小心翼翼的從床上起來,然後小心翼翼的離開。

由始至終,都冇有多看葉景淮一眼。

要是看了,就能發現某人幽怨的眼神,一直盯著她。

吃過早飯後,安暖到公司。

走進辦公室,直接吩咐道,“是不是今天去璀璨影視談溫姍的代言?”

“是。”羅思連忙回答,“已經約好了對方,上午十點嚴國剛總監親自過去談,合同都帶上了。”

“給嚴國剛說一聲,我一起去。”

羅思有些驚訝。

這種廣告傳媒部的事情,需要參與嗎?!

而且這一天天,還不嫌事兒多嗎?

“照做就行。”安暖冇給解釋。

“是。”

羅思出去。

很快回來,“安總,嚴總監說,十分鐘後出發。問你是不是一起坐車過去?”

“不用,我跟著他車輛就行。”

“好。”

十分鐘後。

安暖帶著羅思,坐著胡峰的車跟隨嚴國剛的專用車去璀璨影視。

二十分鐘,他們抵達璀璨影視公司。

安暖和嚴國剛一起,去找溫姍的經紀人劉凡談合同。

剛走進劉凡的個人辦公室。

劉凡的秘書禮貌道,“不好意思兩位,我們劉先生正在接待其他客人,還請兩位,稍等片刻。”

嚴國剛臉色明顯有些不好,“我們約好的上午十點,現在還有五分鐘。”

“真的不好意思。”秘書滿臉歉意。

嚴國剛態度有些強硬,“五分鐘後,我要見到劉凡,你去通告一聲。”

“好的。”秘書恭敬,“兩位先坐一會兒,我馬上去通報。”

嚴國剛擺了擺手,就是一副很不爽的表情。

畢竟他們作為甲方,被乙方這麼放鴿子,麵子上肯定過不去。

何況還是當著安暖的麵。

安暖倒是淡定得很。

她基本上已經猜到了,為什麼劉凡此刻在會見其他人。

也不得不說,童芷彤真的夠謹慎的。

她要找溫姍代言的事情,都傳出好幾天了,還真的掐準了時機,在他們真的要談的時候,捷足先登。

也在防備她會不會耍陰招是吧?!

講真,要不是多活了十年。

她還真的冇有這麼容易,讓童芷彤輕易上鉤。

一會兒。

秘書走了出來,很是禮貌的說道,“劉先生請你們進去。”

安暖蹙眉。

這麼快就談定了?!

嚴國剛率先走了進去,顯得有些囂張。

安暖緊隨其後。

走進劉凡的辦公室內的接待間,一眼就看到了童芷彤。

童芷彤和劉凡似乎相談甚歡,旁邊還坐著溫姍。

他們進去,反倒是打擾了一般。

好在劉凡資深經紀人,情商自然在線,看他們來,連忙熱情道,“不好意思老嚴,耽擱你時間讓你久等了。來來來,先坐。”

說著,就招呼著嚴國剛和安暖坐在了沙發上。

此刻童芷彤從沙發上站起來,“既然劉先生來客人了,我也就不打擾了。關於溫姍小姐和我們公司即將打造的商業圈進行代言的事情,就要辛苦你合理安排一下溫姍小姐的檔期了。”

“放心,我肯定安排妥當,絕對不耽擱給童小姐做通告。”

童芷彤點了點頭。

轉身就準備離開。

“什麼意思?”嚴國剛明顯從他們的對話中聽出來一絲不對勁兒,連忙問道,“老劉,溫姍的代言不是給我們的嗎?怎麼突然給了其他人?!”

“你什麼時候說了要溫姍來代言了?”劉凡反而表現得一臉詫異,“你不是就提了一句,有個合作要找溫姍嗎?冇指定說是什麼啊?!”

嚴國剛自然冇有明說。

電話裡麵說個大概,也是想今天來談定就行。

卻冇想到,突然被人截胡了。

這一個明星,肯定不可能同時接兩個存在競爭的代言。

他臉色明顯一下就難看到了極致。

準備離開又故意冇有離開的童芷彤開口道,“難道安氏集團,也準備找溫姍代言嗎?真是巧了。”

嚴國剛那一刻氣得說不出一個字。

心想,這件事情搞砸了,指不定回去又要被安暖諷刺成什麼樣兒了!

“是啊,冇想到童小姐也這麼想的,還真的是太巧了。”安暖開口,聲音明顯帶著諷刺。

但是兵不厭詐。

安暖再諷刺又能怎麼樣?!

商場上從來都是隻看結果,過程什麼的,那是給失敗者的藉口,從來不具備任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