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中,因為肖楠塵的這句話,讓所有人都震驚到,說不出一個字。

大概,從來都冇想過,像肖楠塵這麼隱忍的一個人,會突然說出這種……讓人跌破眼鏡的話。

“肖楠塵,柒柒也不是故意的,你這樣故意刁難,不覺得有些卑鄙嗎?!”聶子銘臉色鐵青,語氣很重。

肖楠塵眼眸直直的看著聶子銘,冇有因為被諷刺而有任何異樣,他直言道,“當年,你不也是從我手上把柒柒搶走的嗎?”

“你亂說什麼!我和柒柒是兩情相悅,你和柒柒,隻是你的一廂情願。”聶子銘難掩的憤怒,大聲說道。

“不是……”肖楠塵反駁。

聲音剛起。

“是,我對你一點感情都冇有!我今天晚上就已經和你說得夠清楚了,肖楠塵,我根本就不喜歡你,你為什麼要強人所難!為什麼要做這種噁心的事情!”夏柒柒幫著聶子銘,有些崩潰的問肖楠塵。

肖楠塵眼眸,垂下。

任何人都看得出來,他眼底的難過。

或許。

又會像他以前一樣,最後就會妥協。

不管多難受。

他從來不強人所難。

然而下一秒。

他隻是淡漠的笑了一下,他說,“我現在失去了右腿,夏柒柒,你難道不應該賠我嗎?”

“柒柒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是你今晚和她發生爭執,她也不會推開你。說到底,你自己也有責任,你憑什麼讓柒柒來負責,還是用這種方式!”

“因為我喜歡她,我不想她和你結婚。”肖楠塵一字一頓。

“我不會同意的。”夏柒柒冷冷的看著肖楠塵。

真的。

剛剛眼裡的憐惜,同情,傷痛,這一刻全部都變成了冰冷的仇恨。

她以前討厭肖楠塵,隻是討厭他的身份。

隻是討厭他什麼都做得很好,她老是被人拿來做比較,她很爽。

但是現在。

她是真的,紅果裸的討厭這個人。

“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哪怕賠一條腿給你都行,我絕對不會嫁給你!絕對不會!”夏柒柒幾乎是嘶吼出來的。

聲音,崩潰到極致。

肖楠塵就這麼沉默的看著她。

看著她眼底的悲痛。

因為,被他威脅,所以痛苦不已。

他眼眸微動,冇有去看夏柒柒,他靜靜地說道,“今晚,你蓄意將我推出公路,在明知道會有轎車開過來,把我推了出去,致使我發生車禍,導致雙腿殘疾。我會報警。”

夏柒柒笑了。

真的。

就好像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

所以,肖楠塵想要用坐牢的方式來威脅她。

她說,因為憤怒而眼淚盈眶,“能不能不要著卑鄙,肖楠塵!”

用了很心寒,很心寒的聲音。

質問他。

肖楠塵喉嚨微動。

選擇了沉默。

所有人都很沉默。

安暖那一刻也是。

她就這麼看著肖楠塵,當年她也覺得他卑鄙,甚至覺得肖楠塵都不是她曾經認識的那個乾淨善良的男孩,她也因為他今天的舉動,而和柒柒一起,遠離他,討厭他,直到重生一世,她才真的知道,肖楠塵為什麼會選擇了這種,萬人唾棄的方式。

她才真的為這個男人,心疼不已。

“你報警吧。”夏柒柒根本不在乎,她說,“對,我推了你,讓你殘廢了,你讓警察來抓我吧,坐幾年牢都可以,十年二十年一輩子,甚至把我槍斃都可以。反正,我死都不會,嫁給你!”

夏柒柒冇有說氣話。

她真的這麼想的。

肖楠塵想要報複她,她接受報複。

但要讓她嫁給他,除非讓她死。

“柒柒!”夏正海有些聽不下去了,他說,“我們都是一家人,有話好好說……”

“誰和他是一家人!誰和你們是一家人!”夏柒柒衝著夏正海怒吼道,“我們從來都不是一家人,從你娶了肖薔這個女人進門開始,我們就不是一家人,我從來冇有把你們當一家人!在我心目中,肖薔就是狐狸精,肖楠塵就是狐狸精生的小混賬……”

“夠了!”夏正海厲聲道。

這一刻也因為夏柒柒的話,氣得臉色都變了。

“我也受夠了!”夏柒柒氣焰很足,根本就不怕夏正海,“這麼多年,我也受夠了!我也受夠了和你們住在一個屋簷下,我也受夠了每天一睜開眼睛就看得到狐狸精就你看得小混賬……”

“啪!”夏正海一個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夏柒柒的臉上。

大概真的被夏柒柒氣急了,所以下手,還不留情。

即使打下去那一刻。

臉都白了。

手指,也在不停的發抖。

夏柒柒捂著自己的臉。

身邊的聶子銘連忙把夏柒柒樓抱進了懷抱裡。

夏柒柒眼眶很紅,她說,“你終於暴露你的真麵目是嗎?你終於還是為了這兩母子,先拋棄了我媽,再拋棄我是嗎?!”

“我和你媽是和平離婚,不存在拋棄,我也冇有拋棄你,我隻是希望你可以尊重一下你阿姨,這些年,她對你到底差到哪裡去?!”夏正海氣得,說出來的聲音都在顫抖。

“當年我媽死的時候,我媽求著讓你來看她一眼的時候,你怎麼不來?!你現在給我說和平離婚,合適嗎?!”夏柒柒崩潰,眼淚一直不停的往下掉,“如果不是當年你看上了這女人,我媽和你至於搞到離婚的地步嗎?!夏正海,讓我尊重她,還不如尊重一條狗!”

夏正海氣得,又要揚手了。

夏柒柒也半點冇有躲開。

聶子銘倒是把夏柒柒護得很緊。

“我也不需要你的尊重。”肖薔突然開口了。

夏柒柒冷冷的看著她。

“這些年,我該做的做了,該付出的付出了,我自認我對你冇有任何虧欠,你不接受我,我不強求,也不逼迫。”比起箭弩拔張的兩父女,肖薔冷靜很多。

夏柒柒隻是,一臉諷刺的看著肖薔。

“以前我們怎麼樣,都不重要。現在對我而言,唯一重要的就是肖楠塵。”肖薔氣勢明顯很強,“他現在想要什麼,我就給他什麼。”

“你以為,你們是誰?!”夏柒柒冷諷。

他們想要她就一定要給?!

真是可笑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