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柒柒離開聶子銘的家裡。

她瘋狂的衝出小區,就是什麼都不顧的,直接衝向了公路上。

她可以接受任何人勸她和肖楠塵在一起。

她唯一接收不了的,就是聶子銘。

接受不了聶子銘將她推了出去。

她眼淚模糊不清。

根本冇有注意到,麵前已經變成了紅燈。

就她一個人,還在公路上,眼淚模糊的走著。

身邊,響起急促的喇叭聲。

夏柒柒轉頭,看著一輛轎車奔馳而來。

她想。

是不是死了。

所有人就不會逼她了。

是不是死了,她就不用嫁給肖楠塵。

她就不用這麼難過了。

是不是死了,纔會讓所有人知道,她到底有多排斥肖楠塵。

是不是死了……

他們纔會後悔,她這麼做。

夏柒柒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轎車急速而來。

一道驚人的刹車聲,震耳欲聾。

那輛黑色轎車。

停在了夏柒柒麵前。

或許就隻有一厘米的距離,夏柒柒就會直接,撞飛了出去。

她木訥的看著眼前的近距離的轎車。

司機憤怒的打開車窗,頭伸出窗外,“你不要命了嗎?!紅燈還闖!”

是啊。

有那麼一秒,她真的不要命了。

但是。

在轎車真的要靠近她那一刻,她還是本能的往後退了一步。

那一步。

大概救了自己的命。

她隻是在那一刻突然想起了她母親,想起她母親死的時候,瘦得已經成了一個骷髏一般,她母親的手緊緊的抓著她的手,說,“柒柒,答應媽媽,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她如果就那麼死了。

她怎麼好意思去見,她黃泉下的母親。

所以,她還是往後退了一步。

保住了自已一命。

畢竟。

為肖楠塵這種男人死,也不值得。

她咬牙。

轉身直接離開了。

醫生也就罵罵咧咧了兩句,而已開車離開。

夏柒柒打了一輛出租車,直接去了醫院。

她去見肖楠塵。

既然不敢死,就換一種方式去解決問題。

她推開肖楠塵病房門的時候,裡麵冇有任何人。

肖薔應該陪她父親了。

而肖楠塵也不是一個喜歡有人在旁邊伺候的人,肯定是把護工支開了。

她進去的時候,肖楠塵抬頭看了一眼。

看到她那一刻,臉色還是變了變。

夏柒柒也冇有太多的情緒,她冷漠的走進去。

兩個人就這麼四目相對。

“柒柒。”肖楠塵主動開口。

“一定要這樣嗎?”夏柒柒問他。

肖楠塵眼眸微動,似乎是在逃避她的眼神。

“肖楠塵,我承認我曾經真的很討厭你,我覺得是你媽的原因,才導致我的家庭支離破碎的,我覺得是你媽的原因,纔會導致我媽死的那一刻都見不到我爸最後一麵!”夏柒柒說,說著說著就哭了。

真的不是一個喜歡哭泣的女人,這兩天似乎哭光了她所有的眼淚。

“我討厭你媽,自然就討厭你。我不敢對你媽做什麼,隻能報覆在你的身上。我真的很想很想把你和你媽趕出我家。”夏柒柒用了很平靜的口吻,闡述著一些事實,“現在,我不趕你們走了,我也不逼迫你媽媽和我爸離婚,我以後也不再討厭你,我甚至把整個夏家都留給你,我一分錢都不要……”

肖楠塵默默的聽著。

聽著夏柒柒口中的一點點在崩潰。

“求你,放過我可以嗎?”夏柒柒在求他。

長這麼大,夏柒柒從來冇有低聲下氣的對任何一個人。

從來冇有對他,這般委屈求全過。

但他。

還是拒絕了。

他說,“柒柒,我很自私,我不能放過你。”

“我真的不愛你!”夏柒柒一字一頓,“我真的一點都不愛你,肖楠塵。我曾經親你真的隻是一時衝動,我甚至後來想起,腸子都悔青了。我喜歡的人從來都隻有聶子銘,我真的隻愛他……”

“我不需要你愛我。”肖楠塵顯得很冷漠,“我隻是需要你。”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夏柒柒在崩潰的邊緣,“肖楠塵,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壞了!”

“我一直都不好,隻是因為喜歡你,所以在偽裝自己而已。你現在看到的,纔是我的真麵目。”

夏柒柒笑了。

突然覺得,除了笑,她好像什麼都做不了。

到底為什麼,她的人生會變成這個樣子。

雖然她失去了母親,冇有一個完整的家庭,但她還是覺得,她人生大多數時間都是幸運的。

她積攢了一輩子的幸運遇到了聶子銘,這一刻就要,功虧一簣了嗎?!

不。

她真的接受不了。

她突然走近肖楠塵的身邊。

近距離的站在他麵前。

她說,“肖楠塵,你喜歡我嗎?”

肖楠塵冇有回答。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男人喜歡女人,就是為了得到女人的身體是嗎?我把我的第一次給你換,可以嗎?”夏柒柒說,痛心的說。

一直冇有正麵和夏柒柒對視的肖楠塵,這一刻終於轉眸,看著她。

“是吧,男人都是一樣的。”夏柒柒說。

一邊說,一邊開始脫衣服了。

突然的轉變,讓肖楠塵完全始料不及。

他正欲開口。

夏柒柒突然俯身,捂住了他。

肖楠塵雙腿受損嚴重,即使左腿好一點,現在也依舊不能動彈,更彆說,還有一條完全冇有隻覺得右腿。

此刻就這麼被夏柒柒主動的,強迫性的,吻住了。

他們的一次的親吻。

雖然夏柒柒一直說是她一時衝動,是她對美好事物的嚮往,冇有任何感情,但那次,兩個人的親吻青澀卻又甜蜜,然而此刻,滿身是傷。

肖楠塵推開了夏柒柒。

他說,“彆這樣。”

夏柒柒把頭埋在了的頸脖處,眼淚大顆大顆往下掉,全部滑進了肖楠塵的身體裡。

滾燙到,仿若可以燙傷他的皮膚。

她說,“肖楠塵,你其實也捨不得傷害我是不是?”

肖楠塵喉嚨微動。

“你也覺得我們之間是做不下去的是嗎?”夏柒柒問他。

深深的,滿是期待的問她。

翟安喉嚨上下波動。

是她做不下去。

不是他。

和自己不愛的男人,怎麼可能做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