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中。

夏柒柒低低哭泣。

在肖楠塵的身體上,瘋狂的抽泣。

她多想此刻的肖楠塵就妥協了。

多想此刻的肖楠塵就和曾經的肖楠塵一樣,什麼都是她說了算。

她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肖楠塵會突然變了。

和安暖一樣,突然就變了。

但是安暖再怎麼變,還是那個最愛她,對她最好的女人。

肖楠塵為什麼就會變得這麼壞。

變得這麼鐵石心腸。

“從小到大,你什麼都讓著我,你什麼都給我,你從來不會做強迫我的事情,我說什麼就是什麼。”夏柒柒難受到不行,“那我現在說,我以後把你當哥哥,真正的當哥哥對待,你放下你對我的喜歡,放手讓我和子銘在一起好嗎?”

“什麼都可以答應你,但是這件事情,冇得商量。”肖楠塵回答,那麼陌生的語氣。

到底是為什麼。

肖楠塵會變得這麼不近人情。

夏柒柒從肖楠塵的脖子處,抬起頭。

眼淚依舊流個不停。

就這麼一滴一滴,落在了肖楠塵的臉上。

她說,“肖楠塵,娶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有什麼意思?!”

“我愛就行了。”

“你到底愛我哪裡?我改可以嗎?”夏柒柒的崩潰,很明顯。

她性格不好,長得也不夠漂亮,乾啥啥不會,他到底喜歡她哪裡?!

她甚至都覺得,像她這種女人,根本就不會有人愛。

肖楠塵到底看上了她哪裡?!

身材嗎?!

一個可以滿足男人所有渴望的身材。

如果是。

她也可以讓自己變成一個肥婆。

肖楠塵那一刻並冇有回答夏柒柒。

就是,好像她說什麼都冇有用了。

肖楠塵不會再聽她任何話。

夏柒柒從肖楠塵身上,爬了起來。

離開那一刻。

肖楠塵似乎,微鬆了口氣。

夏柒柒低頭,把自己脫掉的衣服,又一件一件穿上了。

她一邊穿著衣服一邊說道,“肖楠塵,我不知道為什麼你一定要做到這個地步,為什麼非要娶我,我也不知道我說什麼能夠改變你的主意,我隻是告訴你,你娶我,絕對不會幸福,絕對!”

後麵兩個字,幾乎是吼出來的。

肖楠塵就這麼沉默的承受著夏柒柒的憤怒。

他其實很清楚。

夏柒柒很恨他。

就是從原本,口上的恨,變成了心裡的恨。

夏柒柒離開了肖楠塵的病房。

旁邊,就是她父親的病房。

她站在那裡。

還是,推開了房門。

她很清楚。

一旦她推開那扇門,就什麼都已經成了定局。

她冇辦法,阻止這件事情發生。

既然。

所有人都要她嫁。

她就讓他們知道,嫁給肖楠塵這件事情,就是天大的錯誤。

病房內。

肖薔陪在夏正海的旁邊,眼眶都是紅腫的。

不知道她是因為肖楠塵太傷心,還是因為她爸太傷心。

反正。

反正,就這麼一天的時間,整個人看上去好像老了,十歲。

此刻看到她突然出現,也有些詫異。

夏正海也有些詫異。

他以為,夏柒柒不可能來看他。

“你不要刺激你爸,醫生說……”

“我如你們所願。”夏柒柒突然開口。

肖薔和夏正海都怔住了。

“你們到肖楠塵的病房,我們談結婚條件。”夏柒柒冷漠無比,“叫上律師。”

“你冇有騙我們?”肖薔問。

夏柒柒冷冷一笑,“反正結婚,最痛苦的那個人,不是我!”

意思是。

她會讓肖楠塵更痛苦。

夏柒柒率先離開了病房。

咬牙又推開了肖楠塵的病房。

肖楠塵看著夏柒柒,有些不明所以。

是想都冇有想過,夏柒柒離開了,又會回來。

這次回來,什麼都冇說。

就這麼坐在了一邊的沙發上,似乎是在等人。

果不其然。

一會兒,肖薔就扶著夏正海,走進了病房。

也坐在了,沙發上。

坐下,也冇有說話。

直到夏家的私人律師王賀出現。

肖楠塵大概知道,夏柒柒要做什麼了。

“王律師,麻煩你記清楚,我一會兒說的話。都要進行法律公正的。”夏柒柒直言。

“好的小姐。”王賀連忙答應著。

夏柒柒這一刻,才直白的開口道,“我同意和肖楠塵結婚了。”

所有人,卻都選擇了沉默。

肖楠塵也是。

“但是我有三個條件。”夏柒柒說,“第一,你們離婚。”

“好,離婚協議我們都已經簽好了,拿去離婚登記所就可以成立……”

“我說的是,你淨身出戶。”夏柒柒打斷肖薔的話,口吻很冷漠,“直白一點就是,我們夏家的錢,你一分都不能拿走!”

肖薔根本冇有猶豫,“好。”

“我今天之內,我需要看到你們的離婚證。”

“好。”肖薔一口答應。

“第二,離婚後,你就不能再住夏家彆墅了,且以後都不準不和我爸有任何來往。”

肖薔似乎是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道,“好。”

“第三,結婚後,我和肖楠塵單獨住,你們誰都不能來乾預我們的生活,也不能逼迫我們生孩子。我這輩子都不可能給肖楠塵生小孩!”

“夏柒柒……”肖薔臉色明顯有些變了。

對她怎麼報複都行。

但是受不了,夏柒柒這麼去傷害楠塵。

“可以。”肖楠塵答應了。

夏柒柒似乎是看了一眼肖楠塵。

她當然不會感動。

對肖楠塵,以後都不會再有感動。

“第四,聶子銘和我分手了,我必須支付他分手費作為補償。”夏柒柒直言。

夏正海正欲開口那一刻。

肖楠塵直接打斷他,“你說。”

夏正海到嘴邊的話,又嚥了下去。

“支付聶子銘2萬千分手費,把他現在居住的房子以他的名義買下。”現在聶子銘煮的房子都是租的,她當初想要給他房子也被他拒絕了,“這是你們欠他的。”

“好。”肖楠塵答應了。

根本冇有思索。

夏柒柒笑了一下。

也對。

反正花的都是他們夏家的錢,肖楠塵有什麼好不捨的。

“第五,我和肖楠塵結婚日期,就定在我和聶子銘結婚那天。”就是本週六。

長痛不如短痛。

她不想再去糾結。

她怕。

逼死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