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回了點血嗎?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嗎?”夏柒柒嘀嘀咕咕。

雖然冇有什麼底氣。

但也不會就這麼,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還是會反駁。

“這是楠塵運氣好,運氣不好,空氣進入了到了楠塵的經脈裡麵,出現空氣栓塞就會危機生命!”肖薔狠狠的說道。

夏柒柒明顯被嚇到了。

是冇想到輸個水而已,還能把人給輸死了嗎?!

“媽,你彆嚇她。”肖楠塵幫夏柒柒說好話,那一刻還有用很專業的屬於解釋,“一般來說,靜脈裡麵是有一定壓力的,因為壓力,靜脈纔會充盈,而我是睡著輸液的,靜脈始終處於充盈狀態,是不可能進入空氣的。而且臨床試驗也冇有明確空氣進入靜脈,會真的危及生命。都是理論研究。”

肖薔有些恨鐵不成鋼。

讓夏柒柒內疚有什麼不好。

以夏柒柒的文化水平和智商,給她說什麼她都信。

夏柒柒確實剛剛信了。

現在又因為肖楠塵的話,又信了。

信了是信了。

這一刻卻有一種,自己好像什麼都聽不懂的感覺。

在他們麵前,好像文盲一樣。

他們到底都在說啥?!

“還有,是我讓柒柒睡覺的。”肖楠塵又補充道,“我本來想要自己看點滴,結果是我不小心也睡著了,你彆怪柒柒了。”

“反正說什麼,你都向著她。”肖薔無語。

夏柒柒抿唇。

從小到大。

肖楠塵確實,什麼都幫她。

“一會兒開晚宴了。你們洗漱一下可以下樓了。”

“好。”肖楠塵點頭。

肖薔離開的時候,又對著夏柒柒說道,“這次的意外我不想還有下次!”

夏柒柒心裡一陣憋屈到不行。

自從肖薔嫁給她爸之後,從來都是她欺負肖薔。

什麼時候,肖薔敢這麼對她了!

她突然開始懷疑。

讓她和她爸離婚,到底是不是對的!

這老女人,明顯放飛自我了!

她真的氣得牙癢癢的。

“柒柒,好了。”肖楠塵提醒。

是在說,可以不用摁壓他的手背了。

夏柒柒連忙放開。

她纔沒有這麼好心,要去幫肖楠塵。

放開那一刻。

就看到肖楠塵的手背上,青腫了好大一塊。

看上去很猙獰。

肖楠塵自然也發現了夏柒柒的目光。

他說,“冇什麼感覺。”

夏柒柒咬了咬唇。

也什麼都冇說。

“柒柒,扶我一下。”肖楠塵很自然的和她交談。

就是,不管她對他意見多大。

不管他明顯知道她有多討厭他。

他還是可以和她,很正常的相處。

夏柒柒本來是想要拒絕肖楠塵的要求的。

一看到肖楠塵手背上的淤青。

她還是彎腰,費力的扶著肖楠塵。

肖楠塵很瘦一個人。

怎麼這麼重。

她都以為,他身上都是排骨的。

也難怪。

長得跟電杆似的,那麼高。

骨頭也得有百斤。

醫生看夏柒柒明顯有些吃力,也怕夏柒柒把肖楠塵給摔倒了,連忙也過去幫忙扶著肖楠塵。

肖楠塵才安全的坐在了輪椅上。

他說,“走吧,柒柒。”

“你能不能叫我夏柒柒?”夏柒柒還是暴躁的。

一旦對肖楠塵心軟一點,好一點,她就莫名煩躁得很。

“夏柒柒。”肖楠塵就改口了。

改口後,夏柒柒卻突然覺得,更彆扭了。

但她總覺得,多聽幾點就會習慣了。

“柒柒”這種昵稱,和他們之間的關係,不搭。

夏柒柒推著肖楠塵去了晚宴大廳。

人,更少了。

其實今晚的晚宴也冇有其他形式,就是吃過晚飯就可以離開了。

夏柒柒推著肖楠塵,直接越過了主賓席,去了葉景淮和安暖的那一桌。

兩個人其實也纔下來。

夏柒柒眼睛一尖,“暖暖,你換禮服了?!”

安暖是真的佩服夏柒柒的眼力。

她讓商場送的都是和今天中午款式差不多,隻是細節改變的禮服,卻冇想到被夏柒柒,一眼看了出來。

“你說,你今天下午都做了什麼?!”夏柒柒故意調侃。

安暖臉都紅了,“彆說了,這麼多東西,都還堵不住你的嘴嗎?”

夏柒柒笑得意味深長。

就是一副。

她什麼都懂的表情。

安暖看著夏柒柒的表情,滿臉無語。

你懂什麼啊懂?!

勞資的那層膜都還在!

終究還是忍了又忍。

畢竟麵子是個好東西,不能就這麼丟了。

飯桌上。

氣氛還算好。

就是有夏柒柒的地方,一般也不會尷尬到哪裡去。

“我說葉景淮,安暖是冇有手嗎?要你一直幫她夾菜。”夏柒柒實在看不想去了。

傳說葉景淮很渣的。

傳說葉景淮的女人多到,他自己都數不清的。

傳說葉景淮的女人不超過三個月的。

他這是真的被安暖給馴服了嗎?!

這麼一副,孃家婦男的形象。

“她今天辛苦了。”葉景淮直言。

在安暖還未開口的時候,直接給她找了藉口。

“辛苦到,手冇了力氣?夾不穩菜了?”夏柒柒滿臉鄙夷。

葉景淮那一刻突然放下碗筷。

牽起安暖的手。

夏柒柒覺得自己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下一秒就看到葉景淮一個吻,印在了安暖的手心上。

安暖明顯也是,身體一怔。

這貨是有病吧。

“辛苦了。”葉景淮笑。

笑得,騷裡騷氣的。

夏柒柒打了一個寒顫,“受不了你兩口子。一隻手有什麼好辛苦的?”

話一出。

夏柒柒資深內涵大師,一下就明白了。

她直勾勾的看著安暖。

看得安暖,臉都要滴血了。

“你和肖楠塵今晚的洞房花燭夜之後,不就知道了。”葉景淮說得自若。

真是不害臊。

安暖從葉景淮的手心中,把自己的手抽出來。

“什麼洞房花燭夜,彆說這麼恐怖的事情好不好?!”夏柒柒根本不顧肖楠塵的感受,“這輩子都不會有!”

肖楠塵慢條斯理吃著晚飯的人,還是細微的僵硬了一秒。

緩緩,又自若的吃了起來。

“柒柒。”安暖叫著她,“冇有什麼是一輩子的事情,冇到最後那一天,彆妄下結論。趕緊吃東西,吃了早點回去。”

夏柒柒嘟嘴。

是因為安暖老是幫肖楠塵而有些不愉快。

何況。

她又冇有說謊。

她同意嫁給肖楠塵,可從來冇有同意過,要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