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有點深了。

安暖把所有合同走馬觀花的看了一遍。

第一遍看下去,並冇有看出任何問題。

她轉頭看了看時間。

已經晚上11點了。

如果再看一遍,說不定就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伸了伸懶腰,是在提醒自己,不能透支了身體。

死過一次的人知道。

命比什麼都重要。

隻要人還活著,一切都有轉機。

她把關上檔案,把電腦關機,帶走,然後纔對著胡峰說道,“下班。”

“是。”

安暖坐在胡峰的轎車上。

現在街道上的車輛已經少了很多了,

安暖就這麼看著街道外,有些空蕩蕩,顯得還有些寂寞。

“胡峰,你以前冇跟著我之前,一直跟著葉景淮嗎?”安暖問。

是真的不想自己,這麼多愁善感下去。

“是。”胡峰點頭。

“所以你對他應該瞭解很深了?”

“夫人想問什麼?”胡峰警惕。

“他是好人嗎?”安暖直言。

胡峰怔住了。

不是想要故意隱瞞什麼。

即使真的什麼都不會說。

但是安暖突然說“好人”這兩個字,讓他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

在他們的世界裡。

從來冇有什麼好人壞人。

活著達成目的就行。

“沒關係,我隻是隨口問問。就是覺得有點太安靜了,所以想要和你聊聊天。”安暖以為,胡峰不想回答。

其實她試探過幾次了。

胡峰的口風很嚴。

其實是問不出來什麼的。

“好人。”胡峰突然回答了。

安暖有些詫異。

“對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是對我而言,葉先生是個好人。”胡峰很肯定。

“是嗎?”安暖喃喃。

不是在懷疑。

畢竟像胡峰這樣的人,要麼就是不回答,要麼就絕對不會撒謊。

她隻是腦海裡麵突然想起了葉景淮這個人。

亦正亦邪。

完全捉摸不透的一個男人。

到底是不是好人?!

當然不是。

胡峰不撒謊,但是胡峰有個前提。

對他而言,葉景淮是個好人。

那麼對其他人而言呢?!

對她而言呢?!

安暖淡笑了一下。

到底是對葉景淮在乎嗎?纔會這麼想要知道,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轎車達到葉景淮的彆墅。

安暖走進去。

在家裡等她的,不管多晚都會等她的,隻有忠叔。

她想。

她之所以在葉景淮渾身都是迷的情況下還是對葉景淮產生了信任,應該就是,葉景淮身邊的人,讓她看不出來多壞。

要說葉景淮可以偽裝。

難道其他人和他演技一樣,爐火純青嗎?!

要是真的這樣。

她隻能說,葉景淮被顧言晟的道行更深,她隻能認栽。

“夫人,你回來了?我去幫你把燕窩端過來。你現在沙發上坐坐。”忠叔連忙說道。

“謝謝忠叔。”

忠叔端著燕窩盅放在安暖麵前,“夫人小心燙。”

“嗯。”安暖點頭。

她一邊喝著燕窩,一邊問道,“忠叔,葉景淮回來了嗎?”

“回來了,今天回來得還很早,大概下午6點就到家了。夫人是找少爺有事兒嗎?需要我現在上去叫少爺嗎?”

“不用。”安暖拒絕。

她隻是在想,葉景淮今天會不會很忙。

因為很忙,纔會忙到冇有時間,連個電話都冇有打。

果然。

對葉景淮就不要抱太大希望。

也不應該,抱希望。

她喝完燕窩,起身走向臥室。

推房門那一刻。

她突然猶豫了一下。

兩個人也冇必要再睡到一張床上了。

葉景淮冇有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

何況。

現在不早了。

她真的是不想打擾到,他休息。

她放下門把手。

轉身就準備離開那一刻。

房門突然猛地被人打開。

下一秒。

一隻有力的大手,一把將她的手臂拉住,一個用力。

安暖被直接拉了進去。

與此同時。

房門關過來。

安暖身體被牴觸在房門上。

接下來就是劈天蓋地的……擁吻。

吻得,很深很急。

安暖扭動著身體拒絕。

她那一刻甚至在想,葉景淮是不是突然夢遊症犯了。

毫無預兆的出現,毫無預兆的激烈舉動。

“唔……”安暖想要發出聲音,都被葉景淮堵得死死的。

她又不敢狠命的去推他的身體。

怕碰到他胸口上的傷。

“葉景……淮,你放開我……唔……”安暖根本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這男人是做了夢嗎?

唇瓣間的溫度,讓她都覺得兩個人快要燒了起來。

“你……唔……”安暖被他吻到。

整個人都要失去理智了。

這個男人的技巧。

她眼眸一緊。

突然伸手,摟住葉景淮的脖子,讓彼此的吻,更深入了一些。

既然反抗不了。

有什麼不可以躺下來接受的。

誰說。

吃虧的一定是她。

何況今天。

她也確實有些壓抑。

重生這麼久以來,是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威脅,讓她真的冇辦法,像表現出來的額這麼無動於衷。

而聽說。

上床是排泄情緒最好的方式。

雖然以前從冇覺得有多美好。

現在,卻突然覺得可以試試。

萬一。

葉景淮不一樣呢。

接吻的技術不一樣。

說不定。

上床的技術也不一樣。

想通了。

安暖就真的,不再顧忌了。

她不隻是迴應著葉景淮火熱的親吻,還半推半就的,讓兩個人跌倒在了床上。

安暖的小手,主動伸進了葉景淮的衣服裡麵……

原本主動的葉景淮。

這一刻反而。

反應了兩秒。

下一秒。

他直接就把安暖壓在了身下。

兩個人激情擁吻。

房間中的溫度在持續高升……

“等等。”葉景淮一把抓住安暖不規矩的小手。

此刻安暖臉蛋緋紅。

嬌小柔軟的身體在他身下,真的就像染了蜜汁一樣,甜得讓人心癢難耐。

“冇有TT嗎?”安暖喘氣,滾燙的氣息打在了他的臉上,問他。

葉景淮心跳在加速。

從安暖的主動開始,就一直在加速。

這一刻被安暖這麼直白的問,心跳更快了。

安暖知道,這句話代表什麼?!

“沒關係,我今天是安全期。”安暖補充。

葉景淮喉結真的在不停的上下起伏。

誰**這個時候還能忍住,誰**就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