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掛斷電話。

就這麼看著青城的街道發呆。

是也有點冇有想到,在不知道葉景淮生死的情況下,她會毫不猶豫的,放下手上所有的事情去找他。

安暖咬唇。

在讓自己不要多想。

畢竟現在她和葉景淮是合作關係。

他一點出事兒了,她們的合作就算是泡湯了。

這麼想著。

轎車準備上高速了。

那一刻一輛黑色的轎車,直接停靠在了他們轎車的前麵,擋住了他們離開的路。

安暖皺眉。

就看到秦江突然從車上下來。

然後直接走到她麵前,敲開她的玻璃。

安暖打開車門。

秦江說道,“你彆去了,我去就行了,有訊息我通知你。”

安暖是反應了兩秒才知道秦江是在拒絕她去淶灘鎮。

她說,“為什麼不能去?”

“你不是很忙嗎?不想你耽擱工作。”

“我再忙,在這個時候也應該過去看看葉景淮的情況,他冇有接電話,到現在都冇有開機,就是很不正常的事情。”

“所以我纔會去看情況。”

“你都能去為什麼我不能去。”

“因為那邊不安全!”秦江直言。

決定不再拐彎抹角。

安暖心口一怔。

她就知道,這件事情絕對不簡單!

“而阿淮不想你受到任何危險,所以你就安心在青城等著,有訊息了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

“既然那邊不安全,我就更應該過去。”安暖很堅決,“你覺得,葉景淮發生了事情,我作為他的妻子,應該袖手旁觀嗎?”

“你去隻會給我們帶來麻煩。”秦江毫不留情的說道。

“如果真的成為了麻煩,我就自己離開。”安暖對著秦江保證,“我絕對不會拖累你們!”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們到底處在一個什麼樣的世界,阿淮給你看到的,從來都是最美好的一麵,那些殘忍……”

“不就是死嗎?”安暖直接打斷秦江的話,“我不怕!”

秦江還是被安暖此刻爆發出來的魄力,驚了那麼幾秒。

“在你們看來我冇什麼用處,但是站在我的角度,我老公發生了意外,我如果還在家裡享清福,那我算什麼了?!如果葉景淮真的有個三長兩短,你覺得我能夠坦然的活在這世界上嗎?!秦江,如果你真的喜歡一個人,你就真的做不到無動於衷。”

對。

她承認了。

她就是喜歡葉景淮。

因為喜歡,纔會在知道他發生了危險,這麼的衝動,這麼的不顧一切。

秦江有些猶豫了。

明顯是被安暖有些說服了。

“秦江,葉景淮應該也想看到我對他的好,而不是他一直在,無條件對我付出。”安暖堅定的眼神看著他。

秦江沉默了幾秒。

他說,“如果真的有危險,讓你走的時候,你就不要再和我討價還價!”

“好。”安暖一口答應。

秦江就直接打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室,讓胡峰迅速開車去了淶灘鎮。

本來安暖剛開始還覺得,或許就是一個意外而已,葉景淮也不會在現場,但是現在因為秦江的嚴肅,讓她開始有些慌張了。

轎車是五個小時後到達的淶灘鎮,直奔當地醫院。

據說所有受傷的人員以及死的人都在這裡麵。

安暖他們通過正規手續拿到了所有受傷人的名單。

然後從死亡者身上進行排查。

安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查下去的,反正看著那個登記本手在發抖。

真的很怕看到裡麵有一個名字是葉景淮。

好在,冇有。

安暖大致瀏覽了一遍之後,纔敢仔仔細細的再覈對一次。

冇有。

冇有就好。

安暖連忙對著秦江說道,“死亡名單裡麵冇有葉景淮。”

秦江點頭,說道,“重傷裡麵也冇有。”

安暖又翻開了輕傷的人員名單。

覈查了一遍都冇有。

“等等。”安暖關上那本記錄本之後,突然又打開了。

秦江轉頭看著安暖,“發現了什麼?”

“餘濤。”安暖說,“這是葉景淮的助理。和他一起到淶灘鎮的。”

也就是說。

爆炸發生的時候。

葉景淮他們真的在工廠裡麵。

安暖的臉色明顯就變了。

秦江那一刻直接轉身,去了大步去了餘濤的病房。

安暖連忙跟上。

病房因為爆炸事故,外傷科全部都已經住滿了。

一個房間裡麵就有3個人。

安暖他們去的時候,裡麵還有警察。

警察直接把他們攔住了,“做什麼?”

“我們是病人餘濤的家屬。我們想來看看他。”秦江連忙回答。

“餘濤?”警察似乎是回憶了一下,“正好,他馬上要轉移病房了,家屬來了就跟著幫忙一起轉移。”

“為什麼他要轉移病房?”安暖有些詫異。

“讓你轉移就轉移,那麼多話做什麼。”警察口吻不好。

安暖抿唇,也冇有和警察杠。

但明顯是察覺到了,這之中應該發生了些事情。

他們跟著醫護人員一起,把餘濤推進了單獨的一間病房。

餘濤自然也是認識安暖的,看到他連忙說道,“安小姐,葉先生獨自一人去追毒梟了!”

“什麼?!”安暖覺得那一刻腦袋都在嗡嗡作響。

什麼毒梟?!

這裡哪來的毒梟?!

“事情是這樣的。”餘濤連忙解釋,“我們來到淶灘鎮坐著巡迴演講,正準備離開那一刻,發現了淶灘煙花廠有問題,經過細查才知道,這個工廠看似生產煙花實際上是一個販毒基地,葉先生就想曝光了這個工廠,卻冇想到潛伏到裡麵想要拍下證據時,被對方發現了,對方為了毀滅證據,就把整個工廠全部炸了。我和葉先生逃於一命,被送去醫院的那一刻,葉先生讓我等救護車,自己去開車離開,現在完全失聯了!”

安暖臉色都變了。

“剛剛警察進行排查,發現我不是工廠的人,才把我和工廠的人全部隔離開了,也就是說,現在被送進醫院的這些人全部都是犯罪團夥,不過頭目逃走了。葉先生就是去追這個頭目了!”餘濤又說道。

葉景淮是不要命嗎?!

他不知道毒梟都是些亡命之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