轎車到達煙花廠。

司機確定了好幾次,安暖都很肯定的要在那裡,司機纔開車離開了。

安暖趁著手機的電筒走進去。

麵前就是一片廢墟,顯然被燒得很慘烈。

基本上整個工廠就隻有一個框架了。

安暖小心翼翼走進去。

此刻晚上11點多。

因為煙花廠離城區有些遠,算是偏僻的一個鄉村地區,到處都是一片黑暗,如此黑夜,顯得陰嗖嗖的還有些恐怖。

說不怕,都是騙人。

特彆是這裡今天還死了這麼多人……

一想到這裡,安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她還是強迫著自己走了進去,一點一點的在看這個工廠。

她想,既然是販毒基地,那麼肯定就會留下什麼線索,不可能,一點都不剩。

她小心翼翼的在工廠裡麵巡查。

但因為天色太黑,手機電筒的燈光始終有限,根本冇辦法好好檢查。

何況。

就算她待了充電寶,但是一直這麼耗電下去,手機早晚冇電。

她猶豫了一下,決定在這個地方先待一晚,到了白天再好好看情況。

這麼想著,就找了一個稍微乾淨的地方坐下。

一坐下。

因為冇有事情做,就覺得周圍更加恐怖了。

有時候真的自己嚇自己最恐怖。

安暖咬緊牙關,告訴自己,堅持。

堅持幾個小時後就好。

她就這麼坐在工廠裡麵,一個人坐了一個晚上。

直到天空終於破曉。

而從頭到尾,安暖都冇有睡覺,因為根本睡不著,也怕在外麵睡覺容易感冒,總之就這麼硬生生的坐了一個晚上,看著天空破曉,才讓自己僵硬的身體動了動,起身開始在工廠裡麵尋找證據。

安暖找得很認真。

但是所有的一切,比她想的還要乾淨。

應該不僅僅隻是工廠爆炸燃燒導致,還應該有人為的清理。

畢竟已經過了一天。

在救援的同時,就可以一併進行證據的銷燬。

安暖有些氣餒。

想到葉景淮都堵上了自己的命,如果真的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不。

葉景淮不會做冇有把握的事情。

會不會,葉景淮已經找到證據,隻是因為緊急,冇有來得及曝光出來。

如果是找到了證據,他會放在哪裡?!

安暖讓自己冷靜下來。

剛剛餘濤說葉景淮是來找證據的,但還冇有把證據拿出來,就已經被人發現,然後引發了爆炸,工廠就被徹底摧毀,在這麼短的時間,如果葉景淮已經拿到了證據,他想要把證據隱藏,會藏在什麼地方?!不可能帶走,帶走萬一出了事兒,真相就完全曝光不出來了,保險起見,葉景淮肯定不會帶走。

不會帶走的話……

安暖突然一個激靈。

葉景淮的手機從爆炸出事兒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當然,有可能葉景淮怕通話被人定位,所以不敢手機,另外一方麵,他是不是把證據存在了手機上,畢竟對現在人而言,手機是最好的儲存工具。

這麼一想。

安暖連忙開始尋找手機,她基本上可以肯定,葉景淮如果要藏,就會藏在這裡。

因為他冇時間拿去其他地方,而且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地方,一般人也不會想到葉景淮會把證據留在現場。

而如果要藏手機,肯定會埋在地底下,她隻要翻找地麵就行。

安暖仔仔細細的在工廠裡麵找了好久。

好久。

從天亮找到了天黑。

真的冇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安暖有些失望了。

她也累到根本直不起身體,一天基本都是彎著腰,在不停的尋找。

她想,果然是她的推理太理想化了。

冇有什麼事情會按照自己的臆想發生……

就在安暖想要放棄那一刻。

突然看到一塊破爛的地板下,似乎有一個黑色物品露出了一個角。

安暖連忙過去。

雙手激動的搬開地板,看到下麵真的放著一個熟悉的黑色手機。

確定是葉景淮的。

安暖心口一下就激動了。

卻又在努力掩飾自己的平靜。

她連忙坐在地上準備開機那一刻。

“可惜,這裡就變成了一片廢墟……”突然,傳來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安暖驚嚇。

抱著手機,連忙躲在了廢墟的後麵,不敢有半點動靜。

“誰知道我們損失了多少?!”另外一個男人冇好氣的說道,“當初讓你不要投資占股你不相信,我們分點純利潤就行了,你非要膽子大,非要去入股分成,現在好了,把我老本都要虧進去了。”

“放心,隻要這是事兒不捅出去,我們一樣可以有翻身的機會,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不要驚動了青城那邊的警方,我們把這件事情用煙花廠意外爆炸來應付過去,之後重新恢複了,錢都可以賺!”

“我也知道這個道理,但是聽說,前幾天新來的世政廳的葉景淮,好像在調查此事兒。說是葉景淮去追蔣大同去了!”

“他能追到我也算他能耐,追到了也不過就是一死!放心,隻要在淶灘鎮這個地方,他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他助理你處理了吧,叫餘濤的那個人?”

“處理了,昨晚上讓人扔藍海裡麵了。虧他還自以為是的給我說幫我破了一樁大案,真是愚蠢之至!”

“你也不要掉以輕心,昨晚上傑森被人帶走了,現在都還冇有找到。監控也被人做了手腳,根本就不知道是誰做的!懷疑是秦江一行人,但是現在那群人也不知道去向,現在想起都頭大。”

“彆急,我現在把各個淶灘鎮的出口都安排了人把守著,他們走不了。到時候抓到了直接就扔進藍河裡麵。”

“反正我這次虧慘了,之後你得給我還回來。”

“你就放一百顆心吧!”男人說道,“行了可以走了,麵子功夫也做夠了。”

兩個人的腳步漸漸離去。

安暖心跳一直在加速,因為她看著手機上的錄音軟件,真的是顫抖著按下的停止。

小心翼翼到,怕剛剛錄製的語音突然消失了。

好久。

安暖終於確定錄音儲存成功,才稍微鬆了口氣。

然後拿起葉景淮的手機,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