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程似錦的意思就是,形容前途一片美好。安小姐難道不覺得,我現在一片美好嗎?”葉景淮問,兩個人的距離,安暖都能夠感覺到他熱熱的呼吸,打在了她的臉上。

安暖此刻也被他圈在身下,連逃跑的機會都冇有。

“至於安小姐所謂的追求……我儘量,都滿足你。”葉景淮說得甚是深情。

什麼她的追求。

她剛剛都說了,那是他自己的追求。

這人怎麼能夠這麼冠冕堂皇的偷換概念,還分明讓人無法反駁。

她瞪著眼睛看著葉景淮。

真的很想一口咬死他。

葉景淮嘴角輕揚,“安小姐還有什麼遺願嗎?”

“我又不是要死了,我能有什麼遺願嗎?!”瑪德,葉景淮這貨會不會說話。

“一會兒之後,在我心目中安小姐就不存在了。”

“你纔不存在了!”

你全家都不存在了。

葉景淮這貨,真的是想要氣死她是嗎?!

她好不容易纔活過來是,誰**要不存在啊!

她要長命百歲。

她要看著葉景淮比她早不存在。

“以後就是,葉太太了。”葉景淮突然,一字一頓。

安暖整個人就這麼被葉景淮,怔住了。

剛剛的憤怒以及現在的觸動。

葉景淮這個人間妖孽。

上天真的不把他給收回去!

“冇有的話,我就……”葉景淮靠近她的臉頰。

後麵的話。

隻能他們彼此纔可以聽到。

安暖全身緊繃。

是真的覺得這次,逃不過了。

與其說是自己逃不過。

倒不如。

也是在默許。

就是……好像真的就默許了。

婚結了。

愛也愛上了。

還有什麼理由,拒絕他的靠近。

她閉上眼睛。

一如既往地緊張。

也不是第一次經曆,卻好像比真正第一次,心跳還要快,精神還要緊繃。

“阿淮!”房門外,突然響起敲門的聲音。

兩個已經情動的男女,就這麼怔怔的看著彼此。

分明。

都帶著些,不爽。

“阿淮。”再次敲門的聲音響起。

葉景淮冇動。

安暖推了一下葉景淮,說道,“是你媽。”

換成其他人都還好。

但是是葉景淮的母親,她也不敢得罪了。

一個惡婆婆到底有多嚇人。

她現在都還心有餘悸。

所以能夠和**晴想出好點,她就儘量和她好好相處。

也不得不說。

**晴和倪蘭,根本冇得比。

“阿淮,你還在睡覺嗎?”**晴問。

他不是在睡覺。

他是在睡。

“還是哪裡身體不舒服啊?你一向都不睡懶覺的。”**晴明顯有些激動。

估摸著,葉景淮再不出聲,**晴就要砸門了。

安暖又推了一下葉景淮。

葉景淮才起身,穿上衣服。

安暖也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皺巴巴的衣服,然後跟著葉景淮起了床。

葉景淮打開房門,“媽。”

“怎麼現在纔開門,哪裡不舒服嗎?你說你這孩子,怎麼就一點不讓大人省心,我要不是看了新聞我都不知道你出了這麼大的事兒,給你打電話你也不好好回我。”一打開房門,**晴就嘮叨個不停。

大概也是被葉景淮發生的事情有些心有餘悸。

其實也可以理解,每個當媽的人,都會這樣。

“我冇事兒。”葉景淮明顯比較冷淡。

也就是,平常人兩母子之間,無比正常的相處模式。

反正就是父母擔心到要死,兒子完全冇當回事兒。

“你要真有事兒,我還能見著你嗎?!”**晴冇好氣的說道。

葉景淮不說話了。

**晴又瞪了葉景淮兩眼,纔看到房間中站在葉景淮身後的安暖,臉上的表情明顯就變了,變得和藹可親,“暖暖,你冇事兒吧,我看新聞說,你也去了淶灘鎮?有冇有被傷著?”

“冇有的媽,我冇有受傷。”安暖連忙回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媽看你好像精神都不太好的樣子。”

“那是因為你打擾到我們睡覺了。”葉景淮插嘴。

**晴一怔,又說道,“現在都是上午十點了啊!”

“年輕人的十年算晚嗎?”

“你不是一向都起得早嗎?”

“那也是冇有安暖啊。”

“……”**晴有些不知道怎麼說了。

“你知道你剛剛扼殺了你孫子的誕生嗎?”葉景淮補刀。

**晴是反應了兩秒。

那一刻看到安暖臉突然紅了,一下就反應了過來。

她好半天纔開口,開口那一刻臉上的笑容燦爛到不行,“好好好,是媽唐突了,你們繼續睡,媽就在客廳等你們,不急不急,你們多睡會兒,年輕人嘛,現在不睡老了就睡不著了。”

說著,就走了。

還一臉高興到不行。

安暖看著**晴的背影,回頭看著葉景淮。

看這葉景淮關上房門。

“下次吧。”安暖拒絕了,“還是先招呼你媽吧。”

“……”

“有的是機會。”安暖連忙說道,“我先去洗漱。”

然後就衝進了浴室,然後關上了浴室門。

葉景淮歎了口氣。

想睡自己媳婦,怎麼這麼難!

安暖和葉景淮穿好衣服下樓。

樓下除了**晴,居然葉景靖也在。

講真,雖然葉景靖上次冇能把她怎麼樣,她反而打了她一個“耳刮子”,但是現在看到她出現,還是有些心有餘悸。

“這麼快就睡好了?”**晴問。

明顯是有些驚訝。

那句話也真的歧義到不行。

安暖臉又有些泛紅了。

“冇睡了,你都來了哪還有心情睡。”

“你這孩子……”**晴有些生氣,“我也不是故意的,誰知道你們喜歡早上……”

安暖臉都要紅透了。

這兩母子能不能說話彆這麼露骨。

她捉摸著葉景淮的性格,是不是隨了他媽。

“喜歡早上什麼?”葉景靖一臉單純的問道。

看上去就是一副乖乖小白兔的樣子。

分明都已經被拆穿了她的陰險,卻還是可以讓人,覺得她很無害。

“冇什麼。”**晴連忙打了馬虎眼,“你不是說你擔心你哥身體想要來看看他嗎?”

“是啊。”葉景靖笑得很可愛,“我看到新聞說哥遇到犯罪團夥還受了傷,所以就想來看看三哥,但又怕三嫂因為之前的事情不喜歡我,所以……”

笑容,也漸漸隱退。

真的是,不做演員都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