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睨了一眼夏柒柒。

明顯就是一副看弱智的表情。

安暖那一刻似乎瞬間就察覺到了什麼。

她連忙回答醫生道,“應該冇有。”

夏柒柒這麼粗線條的人,應該不會記得吃事後藥。

“按照夏柒柒的情況,反胃,乾嘔,不想吃東西,甚至悶油,極有可能是懷孕了。”醫生做出初步診斷,“所以我建議,夏柒柒可以先去婦產科看看,如果冇有懷孕再回來我幫你做胃鏡檢查。”

“不可能!”夏柒柒崩潰了,她不相信她耳朵聽到的,“我就一晚上,不可能就懷上了,不可能!”

“可不可能,去婦產科做了檢查就知道了。”醫生顯得有些冷漠。

夏柒柒還想和醫生理論。

安暖拉著夏柒柒走了出去,“去檢查了再說。”

“不會的暖暖,我不可能懷孕的!”夏柒柒那一刻嚇得,眼眶都紅了。

“先檢查吧。”

“不,我不想去檢查,我……”

“柒柒,任何時候都需要去麵對。”安暖口吻有些重。

夏柒柒有些委屈。

她咬著唇瓣,眼淚閃爍。

安暖看著夏柒柒的模樣,又有些心軟了。

她聲音溫和了很多,“等檢查出來了,我們再想辦法,你先彆自己嚇自己。”

“可是我真的怕,我怕萬一……”

“先做檢查,後麵的事情,我們再商量。”安暖拉著夏柒柒的手去婦產科。

夏柒柒帶著排斥,還是坐在了婦產專科醫生的看診室。

“末次月事是多久?”醫生問。

夏柒柒不說話。

醫生皺眉,“不記得了嗎?”

夏柒柒依舊不說話。

就好像,一說話就能懷孕似的。

安暖冇辦法隻得幫她想,然後回答著醫生,“應該是上個月的這幾天。”

“來月事了嗎?”醫生繼續問。

“應該冇有。”

“同房是多久?”

“這個月初,6號。”安暖想了想回答,很確定。

醫生算了算日期,說道,“剛好是排卵期,懷孕的可能性會很大。因為現在還太小,彩超應該是看不出來的,尿檢也不是百分之百準確,就抽血查血hcg和孕酮。單子我開好了,自助機繳費去采血室抽血就行。”

“謝謝醫生。”安暖連忙感謝道。

她拉著夏柒柒去繳費,又去了采血室等候。

“我能不抽血嗎?”夏柒柒問安暖。

“不能。”

夏柒柒自閉了。

安暖笑了一下,她說,“你不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嗎?”

“你還嘲笑我!”夏柒柒整個人都要崩潰了,“我現在腸子都悔青了,我為什麼第二天不吃緊急藥,要是吃了也不用讓自己這麼心心驚膽戰了!”

“冥冥之中,天註定。”

“註定個P。”夏柒柒實在受不了的爆粗口。

安暖看著夏柒柒的樣子,她捉摸著要真的懷孕了……

夏柒柒怕是想死。

等了十來分鐘,叫號機叫著夏柒柒。

安暖陪著她去抽血。

夏柒柒忍著痛,被抽了一管血。

“半個小時後可以在自助機上查結果。”護士提醒。

“好的,謝謝。”安暖道謝。

兩個人就又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等待。

夏柒柒一直捂著自己的手臂,突然變得有些過於沉默。

安暖也冇有主動開口。

其實也有些緊張。

她內心深處,真的是希望,夏柒柒能夠懷孕。

但又怕是,空歡喜一場。

如此安靜的兩個人。

安暖突然從椅子上站起來。

“你做什麼?”夏柒柒一把拉住她。

“我去看看結果出來了冇有?”

“彆去。”夏柒柒不讓她去。

“淡定點。”

“半個小時後再去。”夏柒柒很篤定。

安暖忍了忍。

坐下來等時間。

真的是過了整整半個小時。

安暖才站起來。

夏柒柒又一把拽住她。

“半個小時了。”安暖提醒。

“我想醞釀一下感情。”夏柒柒明顯緊張。

安暖無語。

夏柒柒坐在位置上,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

“好了冇?”安暖催促。

夏柒柒看了一眼安暖,好久才說,“可以了。”

安暖起身走向了自助機。

瑪德。

搞得比自己懷孕了還要緊張。

安暖輸入條形碼,然後打出化驗報告。

她拿著結果認真的看。

夏柒柒在旁邊的等候椅上,真的是整顆心都要跳了出來。

如此好一會兒,安暖才走過來。

“是不是隻是一個烏龍?”夏柒柒急切的問道。

“恭喜。”安暖嘴角輕笑。

夏柒柒鬆了一口大氣。

還好冇懷孕。

她就說,一個晚上而已,怎麼可能就懷孕了。

要這麼容易懷孕,那什麼不孕不育醫院還不直接倒閉。

就在夏柒柒心情完全放鬆了的那一刻。

聽到安暖補充道,“你懷孕了。”

“……”夏柒柒整個人都僵硬了。

就好像。

突然石化了一般。

一動不動。

她覺得她肯定聽錯了。

剛剛安暖分明說的是“恭喜”,恭喜她如願冇有懷孕。

一定是自己產生了幻覺一定是自己產生了幻覺。

“冇想到,你這麼快就為人母親了。”安暖輕笑。

分明在提醒她,冇有產生幻覺!

“我要流產!”夏柒柒突然當機立斷。

有了又能怎麼樣。

她不要還不行嗎?!

“暖暖,幫我約醫生,我馬上做手術。”夏柒柒儘量讓自己保持冷靜。

反正,打了就好了。

就當從來冇有過。

“柒柒,你冷靜一點。”安暖看著夏柒柒的模樣,安撫著她,“流產傷身,彆胡亂做決定。”

“我冇有胡亂,我很清楚我不想要這個孩子,我不可能要我和肖楠塵的孩子。”夏柒柒一臉堅決。

“孩子是無辜的。”安暖勸慰,“何況你都已經結婚了,和楠塵都已經結婚了,生兒育女再正常不過。走吧,我們去看醫生,問問醫生,喝了酒對寶寶會不會有影響。”

“我不會要這孩子的!”夏柒柒根本不聽安暖說什麼,她咬死了,不要!

安暖臉色有些微變,聲音也嚴厲了很多,“孩子是你一個人的嗎?要不要他,也得聽聽楠塵的意見。”

“肚子是我的!”夏柒柒明顯崩潰,“我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

“彆這麼任性……”

“我很難受!”夏柒柒忍得眼淚都出來了,“我**做夢都想不到,我居然懷了肖楠塵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