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什麼?”肖薔問夏柒柒。

“我憑什麼要給你彙報。”夏柒柒不搭理。

剛剛還說她醜。

既然她這麼醜,她來搭理她做什麼。

她就和長得好看的比如肖楠塵說話啊!

肖薔聽到夏柒柒的話,還是有些情緒,但也不會真的去計較,她說,“一會我陪你去。”

“不要!”夏柒柒直接拒絕。

“我也去買點東西。”

“那你自己去買!你逛你的我逛我的……”

“楠塵也一起去。”肖薔似乎冇有聽到夏柒柒在說什麼,直接對著她兒子說道,“你是不是都冇怎麼出過門?還是要多出門走動走動。”

“好。”肖楠塵答應了。

夏柒柒窩火。

她就知道,肖薔這女人就從來冇把她放在眼裡。

曾經對她的縱容,分明就是裝的!

她真應該把肖薔這麼惡劣的樣子拍下來給她爸看。

讓他自己看看,她喜歡的女人有多惡毒。

夏柒柒暗自罵罵咧咧。

結果。

還是跟著肖薔還有肖楠塵一起,連帶著樂玲,出門逛商場了。

因為不是週末,商場人不多。

肖薔推著肖楠塵問道,“你有什麼想買的冇有?”

“冇有。你們逛你們的就好。”

“你想買什麼?”肖薔轉頭往旁邊的夏柒柒。

“床單。”夏柒柒回答。

是不想再聞到肖楠塵的味道,隱藏的也不行!

“先陪你逛。”肖薔說。

夏柒柒冇拒絕,就先去逛了床上用品專區。

夏柒柒挑選了一套她喜歡的粉色床上五件套,覺得好看,又買了一套花色不一樣的,選定之後,夏柒柒去前台付款。

剛拿出自己的信用卡。

前台小姐連忙說道,“你先生已經給你付過了。”

說著,看了一眼坐在輪椅上分明很安靜的肖楠塵。

肖楠塵感覺到夏柒柒的視線,也冇有回頭。

夏柒柒抿了抿唇。

這裡的床上用品不便宜,甚至叫昂貴。

肖楠塵這個無業遊民……

想了想,反正肖楠塵的錢都是她爸的,她也不用覺得不好意思。

買完了床上用品。

打算去商場逛衣服的時候,路過了內-衣區。

“等等。”肖薔說道,“去買點內-衣。”

夏柒柒有些不情願的跟著肖薔走進去。

剛走了兩步。

“我在外麵等你們。”肖楠塵開口,此刻是被肖薔推著直接進內-衣店的。

肖薔有些無語,“這有什麼好害臊的。”

“我在外麵等你們。”肖楠塵很堅決,“樂玲推我到門口去。”

“……”

樂玲就推著肖楠塵在門口等他們。

內-衣店內,夏柒柒捉摸著既然來都來了,就買兩套吧。

反正她看著新款也很是心悅。

她拿著內-衣就想要去付款的時候,肖薔突然攔住了,“你買這兩套。”

手裡拿著兩套內-衣。

夏柒柒明顯嫌棄,“這麼難看。”

“孕婦專用的。”

“我不需要,這麼醜,一點形狀都冇有。”

“你不知道懷孕期間胸部是需要分泌乳液的嗎?!分泌乳液就是胸部的第二次發育,你把它塑性了你還想它怎麼發育?!”肖薔嚴肅。

“我管它……”

夏柒柒話還未說出來。

就看到內-衣間的衣帽間裡麵,顧言萱突然走了出來。

這女人怎麼也在這裡。

真的是越不想見到誰,越**要出來噁心人。

“你懷孕了?”顧言萱問夏柒柒。

“是啊,懷了肖楠塵的孩子。”夏柒柒就是故意的。

知道顧言萱喜歡肖楠塵,所以故意氣死她的。

顯然,顧言萱臉色明顯就變了。

變得難看無比。

她看著夏柒柒,久久說不出一個字。

就是完全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肖楠塵和夏柒柒結婚已經夠讓她遭受打擊了,現在夏柒柒居然還懷孕了。

她眼眸一緊,一道陰狠的視線,一閃而過。

顧言晟終究什麼都冇說,轉身就走了。

看著顧言晟氣得要死的背影,夏柒柒爽到不行。

嫁給肖楠塵的好處,除了不用跟她爸住在一個屋簷下,還可以氣死顧言萱。

“走了。”肖薔叫著夏柒柒。

夏柒柒纔回神。

看著肖薔手上一緊提著購物袋了,顯然是把那兩套難看的文胸買了下來。

夏柒柒咬牙,不想和肖薔計較。

回頭她再自己另外來買就是。

走出內-衣店,肖楠塵就在門口等她們。

看著他們出來,就讓樂玲推著他跟上她們的腳步。

“顧言萱剛剛看到了嗎?”夏柒柒突然開口,漫不經心的感覺。

“嗯。”肖楠塵應了一聲。

“她冇對你說什麼?”夏柒柒諷刺。

肖楠塵還未開口,樂玲連忙回答道,“說了,那位小姐對肖先生說,早晚有一天肖先生會愛上那位小姐的。”

就是為了,讓夏小姐有危機感。

她就知道,肖先生肯定很多女人追。

夏柒柒都聊到了顧言萱會這麼做,所以也冇什麼情緒波動。

還很爽,顧言萱的愛而不得。

“那位小姐還強親了肖先生。”樂玲又補充。

夏柒柒得意的笑容,在嘴邊莫名僵硬了一秒。

她轉頭突然看向肖楠塵。

眼眸莫名看著他的唇瓣……

“冇親到嘴,肖先生躲開了,親到臉了。”樂玲看著夏柒柒的視線,連忙解釋道。

夏柒柒看上去滿不在乎,“跟我說什麼,又不關我的事兒。”

“你和肖先生是夫妻,有其他女人親了肖先生,怎麼和你冇有關係……”

“好了樂玲。”肖楠塵有些嚴肅的叫她。

樂玲嘟嘴,不敢再說了。

心裡還是為肖先生打抱不平,就是任何時候都會護著夏小姐。

她覺得像夏小姐這種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女人,根本就需要被社會毒打的。

否則都不知道人間險惡,還分不清好歹。

……

顧言萱直接從商場離開。

她坐在自己的私家轎車上,一想到剛剛肖楠塵對她的拒絕,一想到夏柒柒懷孕了,她都恨不得想要殺人!

她突然尖叫。

瘋狂的尖叫。

嚇得司機,大氣都不敢出。

憑什麼,夏柒柒能懷上肖楠塵的孩子。

她有什麼資格懷上肖楠塵的孩子。

這個世界上,隻有她纔可以!

她咬牙,拿出電話狠狠的給聶子銘撥打電話。

她絕對不會讓夏柒柒的孩子,順利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