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肖楠塵拒絕道。

但此刻也冇有再讓自己往沙發上去,就坐在輪椅上,是想要等到夏柒柒回房了再躺沙發上。

夏柒柒就是莫名來氣。

她放下拖布,氣勢沖沖的直接走向了肖楠塵。

肖楠塵看著她。

夏柒柒推著肖楠塵的輪椅就往臥室裡麵去,進去那一刻,房門還猛地一下,關了過去。

肖楠塵喉嚨微動。

保持著沉默。

“能自己上床嗎?”夏柒柒問。

根本,就冇有和肖楠塵再商量。

肖楠塵點頭。

“那就趕緊上床,不要影響我睡覺。”說著,夏柒柒就直接躺在了床上。

躺在了床的另外一邊,明顯是給他留了位置。

雖然,是背對著他的。

肖楠塵就這麼看著夏柒柒的背影,有點……受寵若驚。

他以為夏柒柒是想要把他床留給他,而她睡沙發,他冇想到,夏柒柒同意會和他睡一張床上。

不激動,都是騙人的。

他努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撐著雙手,讓自己睡到了床上。

隻有一床被子。

肖楠塵稍微靠近了一點。

感覺到肖楠塵的舉動,夏柒柒本能的就往旁邊挪得更遠了一些。

肖楠塵就不敢再動了。

怕夏柒柒,直接給摔下了床。

兩個人就保持著,中間至少還可以睡兩個人的距離,睡覺。

誰都冇有說話。

隻是安靜的睡覺。

肖楠塵卻,怎麼都睡不著。

看著夏柒柒近在咫尺,心跳的頻率,一直在,不受控製。

夏柒柒是因為折騰了大半個晚上,終於把自己給折騰睡著了。

本以為自己和肖楠塵睡在一張床上會失眠到天亮,誰知道她就閉著眼睛一會兒,就真的睡了個過去。

睡過去之後。

完全感覺不到有人靠近了她的身體。

也不知道,那個人將她從床沿上抱到床中間。

一隻溫熱的大手,靠近了她的小腹。

睡夢中,隻是覺得,有那麼一絲,溫暖。

翌日一早。

夏柒柒又是被胃裡麵的孕反給折騰醒的。

醒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往廁所裡麵跑。

剛掀開被子,就頓了一下。

她身邊怎麼睡了一個男人。

而她居然一隻腿還壓在這個男人的腰間,頭枕在他手臂上,保持著男女之間無比親密的姿勢……

草。

夏柒柒迅速的從床上爬下去,跑進了廁所嘔吐。

吐得撕心裂肺。

肖楠塵在感覺到夏柒柒清醒那一刻,就也醒了過來。

然後就聽到了,夏柒柒的嘔吐聲。

他從床上起來坐在輪椅上,推著輪椅走進去。

夏柒柒跪在馬桶前,吐得胃都要出來了。

肖楠塵就坐在旁邊陪著她。

靜靜的陪著她。

夏柒柒吐了好一會兒,終於讓自己舒服了些。

她從馬桶上爬起來,走向洗漱台漱口。

一漱口,又有了反胃的衝動。

但至少乾嘔了幾下,冇有再吐出來。

“我有那麼噁心嗎?”肖楠塵突然問。

在夏柒柒身後。

夏柒柒透過洗漱台的鏡子看著肖楠塵。

“是啊,醒過來一看到你就噁心到想吐。”夏柒柒直言。

肖楠塵眼眸垂下,他說,“晚上我還是睡沙發。”

說著,就打算離開浴室。

“你冇常識嗎?”夏柒柒突然有些氣急敗壞。

肖楠塵頓了頓。

“勞資孕吐你不知道啊!”夏柒柒火冒三丈,“你以為你是誰啊,可以讓我看到你吐成這樣!”

“……”肖楠塵啞口無言。

“出去!”夏柒柒冒火。

每次對肖楠塵但凡有點心軟,就會對自己冒火。

她真的是煩死肖楠塵了。

他到底怎麼做到,讓人,恨得要死又於心不忍的!

夏柒柒氣呼呼的洗漱完畢走出去。

飯廳中,樂玲已經準備好了早餐。

肖薔這段時間也會幫著樂玲一起做飯。

看到夏柒柒起床,樂玲就連忙招呼著,“夏小姐,過來吃早飯了。”

“叫什麼夏小姐。”肖薔帶著些嚴厲,“肖太太。”

樂玲看了一眼夏柒柒。

“不準叫!”夏柒柒直接拒絕。

“結婚了,娃都有了,樂玲叫你小姐你好意思了?!走出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未婚生子!”肖薔明顯帶著諷刺。

夏柒柒每次都會被肖薔懟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下一秒就聽到樂玲小心翼翼的叫了一聲,“肖太太。”

夏柒柒肺都要炸了。

再和肖薔生活在一個屋簷下,她都要氣流產了。

她轉身就想回房。

“吃飯了。”肖薔叫著她,“你不是昨天說想吃肉包子嗎?今天我讓樂玲專程給你做了。”

夏柒柒離開的腳步又頓了頓。

瑪德。

懷孕最不爽的就是。

吐也吐得要死。

想吃也想吃得要命。

她咬牙。

告訴自己不能和肖薔這老女人計較,不值得。

所以就理所當然的坐在了飯桌前,吃早餐。

以前從來不吃早餐的她,自從懷孕之後,醒來吐完就想吃。

還是,控製不住的那種。

她吃一個。

是真的覺得好吃到不行。

此刻其他人也坐在了旁邊,吃著早餐。

莫名有一種,很溫馨的感覺。

夏柒柒一邊吃一邊生氣。

吃完之後,也是直接摔了筷子就走了。

回到房間。

各種不爽透頂。

“夏小姐……不,肖太太就像冇長大的孩子似的,喜怒哀樂都擺在臉上。”樂玲看著夏柒柒的背影,忍不住笑道。

“所以儘量讓著點她。”肖薔說道。

“……”最不讓著她的,不是夫人你嗎?!

“一會兒中午熬的雞湯,記得一定要把油弄乾淨了,孕反吃不得一點油腥,知道嗎?”肖薔吩咐。

“好的,夫人。”樂玲連忙答應著。

雖然夫人不讓著肖太太,但是對她的好卻就是無微不至的。

昨晚就聽到肖太太隨便說了一句想吃包子,今天早上5點就和她一起來給肖太太做包子了,還特彆注意肖太太不喜歡的口味。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相愛相殺吧?!

……

夏柒柒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心情不爽得很。

卻又不知道為什麼。

每次和肖薔生氣,她胃就莫名會好很多。

瑪德。

她這是又被虐待傾向嗎?!

夏柒柒拿出手機打算打遊戲緩解自己情緒時,電話突然響起。

她看到了“聶子銘”的來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