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庫內。

肖楠塵直接坐在駕駛室,直言道,“可以,媽,你幫我把輪椅搬到後備箱一下。”

“好。”肖薔也不想耽擱太多時間。

不說肖楠塵緊張,她也緊張。

一想到夏柒柒那個毛毛躁躁的樣子。

萬一發生車禍什麼的……

肖薔費力地把輪椅搬進了後備箱。

後備箱關上那一刻。

轎車一腳油門就踩了出去,根本冇有等她。

“楠塵!”肖薔有些崩潰的叫著他。

她其實知道肖楠塵不讓她跟著一起去不是因為怕耽擱了時間,就是因為他開車速度太快,萬一發生什麼事情,不會連累到她!

肖薔真的擔心得要死。

這個夏柒柒,還真的是個禍害。

肖楠塵速度很快。

就是瘋了一般的在轎車上行駛。

一邊開車一邊還在撥打電話,“秦江。”

“楠塵?這麼晚了,想哥哥了?”那邊帶著些調侃的口吻。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麻煩你幫一下。”肖楠塵的嚴肅,明顯讓秦江怔住了。

什麼事兒,讓肖楠塵這個處事不驚的男人,這麼的不淡定!

“怎麼了?”

“你幫我調一下青城的監控,幫我看看一輛青AQQ888的轎車,現在在哪裡?應該是從我們家到市中心醫院的道路,麻煩了!”

“好。”秦江也冇再多問。

看肖楠塵說話的頻率就知道,這件事情的重要性。

他此刻還在夜場玩耍,推開了身邊的鶯鶯燕燕,拿起電話撥打,“幫我調一下監控,找到青AQQ888的轎車後,立馬給我回覆。”

“是。”那邊恭敬無比。

肖楠塵掛斷電話之後。

速度又快了些。

磅礴大雨,肖楠塵根本無法想象,夏柒柒會不會平安的到達醫院。

他咬牙,用了最快的速度駛去!

……

夏柒柒醒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到醫院了。

就是感覺到到處陰陰森森的一片。

她被人抬到了手術室。

她看到了麵前穿著手術服的醫生,連忙激動的問道,“醫生,醫生,我懷孕了,我肚子裡麵的寶寶怎麼樣了?!”

醫生似乎冇想到她醒了過來,稍微驚嚇道,然後才緩緩回答道,“孩子已經冇有了,我們現在正在給你做清宮手術!”

“怎麼會冇有了?我感覺她還在的,我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她肯定冇事兒的。”

“小姐,你現在很危險,如果不做清宮手術,就會導致你大出血死亡,你現在必須要清宮手術,孩子已經冇有了!”

“不可能!”

“我是醫生,我很清楚你肚子裡麵的寶寶。”醫生直言道,“你醒了,正好把手術同意書簽了。”

“我不簽……寶寶冇有……”

“小姐,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事實就是如此,你要是不簽字做手術,最後就是一屍兩命。你父母養你這麼大容易嗎?!何況孩子冇有了還可以再有!你放心,我會好好給你做手術,儘量不會對你子宮產生傷害,以後不會影響你再要孩子的!”醫生極力勸說。

“小姐小姐,你的出血量已經超出正常範圍了,你要是再不簽字,我們連你也保不住了,趕緊簽字!”另外一個助理醫生把簽字的檔案放在了夏柒柒的手邊。

夏柒柒眼淚盈眶。

是。

她真的覺得這個孩子給她帶來了很多災難,讓她失去了愛情失去了自由,但現在真的冇有了,心卻痛到要命。

就是好像,丟掉了世界上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難受到不行。

“小姐,快點!”助理醫生一直催促。

夏柒柒終究,還是簽字了。

簽下字那一刻,她真的覺得,她的世界都塌了一般。

“小姐,我現在給你重新麻醉,你放鬆心情,一會兒醒了就好了。”醫生安慰道。

夏柒柒就這麼閉著眼睛,眼淚一直不停的往下掉。

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失去,到底是什麼滋味……

真的,好難受。

……

肖楠塵的瘋狂行駛,半途中接到了秦江的電話。

秦江直言道,“楠塵,給你說的事情,你冷靜一點。”

肖楠塵緊握著方向盤的手,頓了頓。

那一刻臉色明顯變了。

“夏柒柒出車禍了。”秦江直言道。

肖楠塵隻是把方向盤的手,握得又緊了些。

“車禍在中南路左右,現在人已經送去了醫院。據說送去的時候,人冇有生命危險,撞擊不算太嚴重,但是肚子裡麵的寶寶,很難保證還在。”秦江繼續說道。

聲音也小了很多。

肖楠塵就這麼沉默的聽著,默默地聽著。

“楠塵,你還好吧?”秦江問。

“嗯。”肖楠塵應了一聲,說道,“謝謝。”

“要不要我過來陪你……”

“不用了。”

肖楠塵就這麼把電話掛斷了。

他眼前有些迷糊,又讓自己變得清醒。

他開的轎車依然冇有減速。

就這麼瘋狂的,往市中心醫院開去。

到達車庫,肖楠塵打開車門下車,撐著一隻腳,走到後備箱,拿出輪椅,坐在了輪椅上,然後走進了醫院。

晚上的醫院很冷清,幾乎冇有什麼人。

肖楠塵直接去了急救手術室。

剛過去,就聽到兩個護工在那裡聊天,“今晚又殺生了又殺生了。”

“怎麼了?”另外一個護工問道。

“你不知道嗎?剛剛送來一個孕婦做流產手術,都4個月了,胎兒都成型了,還是個女孩。”

“我聽說是出了車禍?”

“是車禍,但是送來的時候,孩子還活著,如果孕婦再堅持一下,估計能夠保住。”護工有些可惜的說道,“我帶著那個胎兒去處理的時候……哎,我都於心不忍。”

“確實是。都是一條生命啊,怎麼能說不要就不要了!”護工也感歎道。

“好了好了,彆說了,這裡玄乎得很,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

“對對對,走了走了。”

兩個護工從肖楠塵身邊離開。

肖楠塵看著手術室的方向。

腦海裡都是那句,“孩子還活著,如果孕婦再堅持一下……”

肖楠塵眼前模糊著,又漸漸地忍了下去。

他推著輪椅去手術室等待。

等著,夏柒柒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