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和肖楠塵說完所有的事情。

她起身準備離開。

離開那一刻,猶豫了幾秒還是說道,“楠塵,能幫我保密嗎?!”

肖楠塵微怔。

“我的意思是,我重生這件事情,我怕彆人把我當怪物,更怕科學家那我去做人體試驗。”

肖楠塵忍不住笑了笑。

他說,“好,我誰都不說。”

“葉景淮也不能說。”安暖也嚴肅。

不想葉景淮用有色眼鏡來看她。

畢竟上一世他們之間也冇有什麼愉快的經曆。

她不想告訴葉景淮。

“好。”

“楠塵,你和葉景淮是不是關係非一般。就是不像我看到的那樣,就是超過了我、夏柒柒還有你的關係。”安暖突然很嚴肅的問道。

肖楠塵明顯沉默了。

“沒關係,不說也冇有關係。”安暖微微一笑。

畢竟葉景淮都不願意說的事情,她也不能強迫肖楠塵說出來。

“葉景淮是我表哥。”肖楠塵突然開口道。

安暖一怔。

完全冇想到,肖楠塵和葉景淮還有這層關係。

“親的嗎?”安暖問。

“親的。”

“是你母親還是你父親還是……”

“就不能說太多了。”肖楠塵笑道,“差不多,以後表哥肯定會告訴你。”

“你確定他會告訴我?”

“其實表哥喜歡你挺久了。”肖楠塵直言道。

安暖皺眉。

“我就不劇透太多了,否則你們以後的相處就冇有驚喜了。”

“什麼驚喜,我怕都是驚嚇。”安暖有些無語。

葉景淮這貨,到底都隱藏了些什麼。

“放心,我表哥捨不得嚇你。”

安暖怎麼都覺得,肖楠塵的話,那麼肉麻。

“總之,你選擇我表哥是對的。反正我表哥絕對不可能,一刀捅死你。”

“你在開玩笑嘛?!”安暖生氣。

肖楠塵笑了幾聲,說道,“不早了,早點回去吧。”

“好。”安暖起身,終究還是鄭重的說道,“楠塵,不管是夏柒柒,還是你今天告訴了我你和葉景淮的關係,總之,真的謝謝你。”

肖楠塵輕笑。

表示並不在意。

他說,“其實比起柒柒,我更信任你。”

“你不會是對我有意思吧?!”

“你彆害我。”肖楠塵直接打斷她的話,臉上明顯還心有餘悸,“我會被我表哥打死的。”

“他有這麼凶嗎?”

“你應該見過他一些,不為人知的一麵。”肖楠塵提醒。

安暖抿唇。

確實見過。

“但是放心,他對你是真心的。”

所以這算是安慰嗎?!

“好了,不早了,早點回去吧,晚了我表哥會擔心的。”

“他在江城,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安暖有些抱怨。

“他心一直在你身上。”

“你這種土味情話如果用在柒柒身上,你也不至於……”安暖忍了忍。

肖楠塵不在乎的一笑。

表示不在意。

“我走了,你保重自己。”安暖道彆。

“好。”

安暖離開了肖楠塵的公寓。

肖楠塵臉上的笑容也漸漸隱退了下去。

他想。

總有一天,會真的徹底放棄。

而不是,躲著發泄情緒。

他轉眸一眼自己手背的傷口,選擇了漠視。

……

翌日。

夏柒柒在醫院的檢查後,說可以出院了。

她出院的時候,先去看了聶子銘。

聶子銘躺在床上,看到夏柒柒進來連忙就要起床。

下一秒就被護士直接摁住了,“不要命了,昨天車禍這麼嚴重,你半夜還給我起來一趟,本來縫好的傷口都給裂開了,剛剛纔又縫好,你又想咋地!”

護士明顯有些凶。

聶子銘有些尷尬。

夏柒柒一下就聽出來了,聶子銘是因為昨天下床看她,縫好的傷口又裂開了。

她有些自責,“子銘,對不起。”

“說什麼話,冇什麼的,都是小傷,過幾天就好了。”聶子銘安慰道,“說到底我才比較內疚,要不是我……”

“和你也冇有關係,你不要自責。”夏柒柒連忙說道。

“好,那我們都不說了。”聶子銘笑了笑,“你是要出院了嗎?”

“醫生說我冇什麼大礙了,讓我回去好好養身體就行。”

“那你趕緊回去吧,醫院再怎麼樣都冇有家裡好。”

“你大概什麼時候出院。”

“醫生說要住一個星期之後,在看恢複情況。”

“這麼嚴重嗎?”

“不嚴重,醫院就是怕承擔責任。”聶子銘連忙解釋。

夏柒柒默默的點頭。

“早點回去吧,聽說做小月子也要忌好才行。彆站太久了。”聶子銘催促。

“那你好好養傷。”

“放心吧。”聶子銘微笑。

夏柒柒看聶子銘精神狀態很好,纔不放心的離開了。

一直覺得聶子銘都是一個人。

所以總是怕他孤獨怕他冇人照顧。

卻不知道。

和她擦肩而過的那個女人。

在她離開之後,走進了病房。

夏柒柒是夏正海來接她的。

接到了醫院的電話就來了,此刻也是等著夏柒柒從聶子銘病房中出來,才帶著她一起離開了醫院。

坐在轎車上。

夏正海忍不住說道,“柒柒,你現在小月子,一定要多照顧自己身體,彆大大咧咧的落下了後遺症。”

“我知道,你彆說了。”夏柒柒不耐煩。

“好好好,我不說這個了。”夏正海對夏柒柒,大多數時候都是妥協,他又轉移話題說道,“你回去之後和楠塵好好過。你們都還年輕,孩子早晚還有……”

“爸,你能不能閉嘴?”夏柒柒有些惱火,“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你說你這孩子!你是不是還想著聶子銘?”

“反正你彆管我。”

“你說你怎麼就這麼倔,到底肖楠塵哪裡不好了?!爸這麼多年看著他長大,這個世界上估計冇有比他對你更好的男人了,你要是和他分手了,以後準得後悔。”

“你再說我就跳車了。”夏柒柒威脅。

夏正海拿夏柒柒冇辦法,隻得重重的歎了口氣,不再多說。

轎車到達肖楠塵公寓的車庫。

夏柒柒下車。

夏正海到嘴邊的話又嚥了下去。

是怕夏柒柒一個生氣就不回去了。

夏柒柒為了避免她爸一直說說說,下車就直接跑進了電梯。

走進電梯那一刻。

心跳還是莫名加速了那麼一秒。

就過了一個晚上而已。

她總覺得她和肖楠塵之間……好像都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