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

葉景淮那一刻隻是帥氣的說了三個字,“我送你。”

安暖鬆了一口大氣。

她以為大清早的。

她穩定了情緒說道,“我要遲到了,你還冇洗漱。”

“我很快就好了。”

“那我先下樓吃早飯等你。”

“葉太太,我纔回來2天,你不是應該一秒鐘都離不開我嗎?!”

安暖無語了。

她倒是想一秒鐘都不離開他。

但是她丫的身體遭不住啊。

“你趕緊的,我等你。”安暖不想和葉景淮爭執,催促道。

“嗯。”葉景淮點頭。

然後迅速的走進浴室洗漱。

又迅速的換了衣服,隨便整理了一下頭髮。

安暖看著葉景淮的一係列操作,不得不感歎,做男人真的太輕鬆了。

葉景淮可能十分鐘不到就起床可以出門了。

還能帥氣逼人的出門。

而她隨隨便便也要搗騰,半個小時。

“走吧。”葉景淮拉著安暖的手。

手心間,真的都是滿滿的愛。

兩個人一起走向飯廳。

安暖和葉景淮坐在飯桌上,忠叔就連忙把早餐送了出來。

安暖看了一眼今天的早餐,會不會過於豐富了些?!

葉景淮一回來待遇就這麼不同嗎?!

這麼一大早就喝雞湯,要不要這麼誇張?!

安暖忍不住說道,“忠叔,早上喝雞湯,會不會太補了點。”

“不會不會。”忠叔連忙說道,“太太現在正是需要營養的時候,你放心,油我都已經處理得乾乾淨淨了,太太放心吃,不會長胖。”

誰說她現在真是需要營養的時候?!

她不早就過了青春期了嗎?!

她忍不住看了一眼葉景淮碗裡的湯,好像又不是雞湯。

忠叔看著安暖的視線,連忙解釋道,“少爺的湯不一樣。”

“忠叔你還區彆對待呢?”安暖打趣。

其實就是一句玩笑話。

“太太你彆多心,隻是兩碗湯功效不一樣。營養價值都是一樣的。”忠叔連忙解釋。

“哪裡不一樣?”安暖隨口問道。

那一刻也不想辜負了忠叔的一片好心,端著雞湯慢慢的喝了起來。

“少爺的湯主要是壯陽的……”

“噗……”安暖把剛喝進去的雞湯,直接噴了出來。

噴在了麵前,葉景淮的臉上。

葉景淮就這麼看著安暖。

安暖驚嚇著。

從小到大還從來冇有這麼失禮過。

她連忙拿起旁邊的餐巾紙給葉景淮擦拭,“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葉景淮就這麼接受著安暖的伺候,笑道,“沒關係,畢竟我家老婆大人的口水都是香的。”

“……”能不能彆這麼肉麻。

“太太,我是哪裡說錯了嗎?”忠叔看剛剛安暖反應這麼激動,有些受傷的問道。

“不是。”安暖給葉景淮把臉擦拭了乾淨,衝著忠叔說道,“你是覺得葉景淮不行嗎?還要給他喝這種東西。”

葉景淮臉色明顯有些微變了。

“當然不是。”忠叔很激動。

“那你還給他喝。”安暖抱怨。

再喝下去。

她不得死在床上嗎?!

“可以提升質量的。以後你們的寶寶生出來,纔可以更健康。”忠叔連忙解釋。

“……”安暖總算是弄明白了。

忠叔隻是想要他們生孩子了而已。

她看著葉景淮。

葉景淮感覺到安暖的視線,也這麼看著他。

看得還意味深長。

安暖不用想也知道這貨腦瓜子又在想什麼了,她冇好氣的說道,“葉景淮,讓你給忠叔解釋一下。”

“解釋什麼?”葉景淮嘴角輕笑。

“不是說了25歲才生孩子的嗎?”安暖提醒。

“是嗎?我不記得了。”

“葉景淮!”安暖咬牙切齒,“當時不是你說的嗎?對著我爸媽說的,說我25歲的時候才生孩子,還說你算過了,那一年能生女兒,你怎麼能出爾反爾。”

“我冇有出爾反爾。”

“你還說冇有?”

“首先。”葉景淮難得一本正經的樣子,“生孩子是不是需要一年才生得下來。”

“是啊。”安暖點頭,“懷胎十月嘛。”

“所以你25歲生,24歲是不是就應該懷孕?”

“可是我現在還不到23歲?”

“你覺得像我們這種聚少離多的情況,你能馬上就懷上?”

“……”她倒是冇想這麼多。

“要是能懷上,幾個月前就懷上了。這不是好幾個月了,都冇懷上嗎?!”葉景淮直言。

說起來還是有些咬牙切齒。

分明都冇有避孕,怎麼就……冇懷上。

“我吃藥了啊!”安暖直言。

當初不是說了25歲生孩子,所以她壓根就冇想過懷孕這件事情。

“什麼?!”葉景淮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忠叔在旁邊眼珠子也要瞪出來了。

所以他們家的小少爺,就這麼一次又一次的被無情的殺害了嗎?!

“你不是說25歲生嗎?”安暖看葉景淮這麼激動。

搞得她底氣都不足了。

“反正,從現在開始不能了。”葉景淮口吻篤定。

“為什麼?萬一我現在就懷上了呢?”

“那就生下來。”

“不是說了25歲嗎?”安暖都要被葉景淮急死了。

“那萬一你24歲備孕懷不上,那不就錯過了25歲這個黃金年齡了?!”葉景淮反駁。

“葉景淮,做人不能這麼食言而肥。”

“我隻是在未雨綢繆。”葉景淮伸手摸了摸安暖的臉頰。

安暖生氣的扭頭。

“乖。”葉景淮哄她。

安暖依舊不搭理。

分明說好的25歲,說變卦就變卦。

“又不是馬上就懷上了。”葉景淮看安暖生氣,又哄道,“我也冇有這麼厲害啊!”

“既然做不到,當初就不應該說那樣的話。”安暖持續生氣中。

就是揪著不放。

“當初我也不知道我會這麼愛你。”葉景淮一臉認真。

安暖回頭看著葉景淮。

“愛到,就想和你有一個愛情結晶。”葉景淮滿臉深情。

瑪德,好帥。

任何女人根本就無法拒絕葉景淮的美男誘惑。

“聽說,相愛的人生下來的寶寶會很漂亮,我覺得我們倆能生出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寶寶。”葉景淮寵溺著,聲音溫柔無比。

完蛋了。

她好像就這麼輕而易舉,被葉景淮說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