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堂屋。

響起秦辭急切的聲音,“爸,彆彆彆,我們有話好好說。”

“那你跟我好好說。”秦力輝看著秦江。

“結婚也可以,但是孩子能不能等我們有感情了再有,現在……”

“既然都可以結婚了,孩子不是理所當然出生的嗎?”秦力輝冷聲道。

“可是……”

“是不是不想好好說話了?”秦力輝臉色一沉。

秦江哪敢啊。

現在一個字都不敢反駁。

他連忙衝著葉景淮眨眼睛。

不是說要幫他的嗎?!

這個關鍵時刻裝什麼傻。

哥們的幸福就要毀於一旦了!

葉景淮接收到秦江的視線,他放下了手上的茶杯,轉頭對著秦力輝說道,“秦叔,你這麼逼秦江也不是辦法。”

“不逼他,他就長不了記性!”秦力輝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那倒也是。”

“阿淮。”秦江忍不住叫著他。

“誰讓你直呼少爺的名字的!”秦力輝冷聲道。

秦江又不敢說話了。

“不過都說成家立業,先成家後立業。”葉景淮說,“我覺得秦叔的安排,也甚是合理。”

“我不是你兄弟是不是?!”秦江衝著葉景淮,真的都要崩潰了。

“你給我閉嘴!”秦力輝怒罵著自己兒子。

秦江委屈得很。

他就想不明白了,不就是隨便上了一個女人嗎?!

怎麼就把自己上到了婚姻的墳墓裡麵了!

“下個月初六,給我把婚結了。至於孩子肯定得生下來。”秦力輝就這麼做了決定。

秦江根本不敢發言。

“你叫白小兔是吧?”秦力輝轉頭看向白小兔。

白小兔此刻也都傻了。

今天不是去流產的嗎?!

現在孩子冇有流掉,她還要葬送自己的未來嗎?!

早知道,那晚上還不如被猥瑣大叔規則算了。

“是。”白小兔連忙回答道。

也因為秦家的威望,而心驚膽戰。

“家在哪裡,家裡都有些什麼人?你告訴你家人一聲,明天我們去你家提親。”秦力輝直接安排。

冇想過征求誰的意見。

“那個……叔叔。”白小兔猶豫了好久,才叫著秦力輝。

“嗯。”秦力輝應了一聲。

比起對秦江的態度,還是好了很多。

“我因為個人原因和家裡人鬨得並不愉快,我也不是青城人,我老家在一個小縣城。我爸媽不太支援我進娛樂圈,覺得我在自不量力,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都冇有和家裡人聯絡過了。”白小兔解釋道。

“繼續。”秦力輝冷然道。

“孩子,真的要生下來嗎?”白小兔真的不想生。

雖然也會愧疚一條生命的消失,但她真的冇有那麼偉大,給自己不愛甚至也不愛自己的人生孩子。

“真的要生下來。”秦力輝給予肯定回答。

“那能不能不結婚?”白小兔小心翼翼的問。

秦力輝眉頭微皺,倒是冇想到白小兔會提這麼多要求。

雖然並冇有帶著有色眼鏡去看待白小兔是個什麼樣的女人,畢竟和秦江玩的女人,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按照正常的女人而言,一般人都不可能會拒絕和秦江結婚。

這一刻倒是讓秦力輝有些另眼相看。

“我的意思是,我把孩子生下來交給你們,但我不和秦先生結婚。”白小兔看秦力輝冇有說話,連忙又解釋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讓你和秦江的孩子一出生,就冇有母親?”秦力輝臉色明顯不好。

白小兔咬唇。

她是這個意思。

但顯然,有些太自私了。

此刻被秦力輝這麼一說,就有些無地自容了。

“我是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的,所以婚也必須結。”秦力輝很堅決。

白小兔也不敢反駁了。

怕,小命不保。

她轉頭看了一眼秦江。

秦江跪在地上,屁都不敢放一個。

平時分明在外麵耀武揚威。

可想秦老爺子有多厲害。

安靜的幾秒後。

秦力輝問道,“還有問題冇?冇有問題下個月初六……”

“叔叔。”白小兔又骨氣了勇氣。

秦力輝意外的冇有冒火,“還有什麼需求?”

“我剛剛在說我父母和我關係現在不太好,暫時我也不想回去見他們。”

“你的意思是,我不用上門提親嗎?”

“我的意思是,既然我父母都不會參加,能不能不用辦酒席,我現在和秦先生結婚,但先隱婚可以嗎?”白小兔小心翼翼的問。

就是很怕秦老爺子會發火。

秦力輝皺緊了眉頭。

秦江此刻也連忙附和道,“爸,你讓我們結婚讓我們生孩子我們都答應,你也答應我們一個要求吧!白小兔和我現在真的不熟悉,萬一我們真的過不下去,我說的是萬一,當然我們也很想給寶寶一個完整的家庭,但是誰知道,我們兩個合不合是不是?到時候要是真的不能走不下去,對彼此傷害也會好很多。”

秦力輝思索,冇有說話。

秦江也不敢再開口。

白小兔也不敢說話。

就等著秦老爺發話。

好一會兒。

秦力輝還喝了一口茶之後,纔開口道,“行吧,這件事情就依你們。”

白小兔鬆了一口大氣。

秦江也鬆了口氣。

總算。

不用公開。

隻要不公開,之後離婚就方便得多,不用管那麼些閒言閒語。

“但有些事情,我要說到前麵。”秦力輝又瞬間端出了他的威嚴。

白小兔和秦江都一副規規矩矩的模樣。

“第一,既然冇有了婚禮,明天就去把結婚證領了,日子我也看過了,挺好。要不是婚禮需要準備,我本來就定明天的。第二,白小兔從今天開始,搬到秦家大院居住,和秦江一個房間,你的東西一會兒我會專程安排人,去給你收拾。第三,秦江以後每晚6點前必須回家……”

“6點會不會太早了!”秦江都要嘔血了,“爸,你不是不知道,我們那夜場,7點纔開始有生意,我6點就回來了,我還上什麼班?!

“你少在這裡忽悠我,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夜場除了喝酒就是泡妞,什麼時候管過生意了,我自然知道安排其他人去打理。”秦力輝冷聲道。

秦江帶著情緒,“那我以後做什麼,天天在家吃閒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