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冇資格吃閒飯。”秦力輝明顯對自己兒子帶著不屑,“秦家旗下有一個風投公司,早九晚五,你可以去那裡上班。職位都給挑好了,市場部總監,明天就可以去報道。”

“爸,你明知道我不喜歡這種一板一眼的工作。”秦江不爽。

他現在不僅英年結婚,還要提前步入老年人的生活?!

“你喜不喜歡那是你的事情,我讓你做你就給我做!”秦力輝絲毫不給自己兒子麵子。

秦江都要崩潰了。

“接著說。”秦力輝不搭理秦江的情緒,說道,“第三,6點前必須回家,當然,特殊情況一事一議,提前報備,如果理由充分,可以延時回來,但如果冇有報備冇有得到允許,一旦你回來晚了,家法伺候。”

秦江滿臉的不爽,卻就是不敢反駁。

“第四,秦江你以後就不要再和其他女人有任何不正當關係了。要被我發現了,我真的會打斷你的腿!”秦力輝表情相當認真。

秦江覺得,他以後要是亂來,他真的會斷腿。

“暫時就這麼多。”秦力輝說道,“想到了我再說。”

還想。

還想,是真的要憋死他是嗎?!

“對了。”秦力輝立馬就又想到了,對著白小兔說道,“你是演員是吧?”

“是。”白小兔連忙點頭。

“今天之內推掉你的所有工作,和你的經紀公司解約。需要多少錢你直接告訴我一個數字就行。”

“哦。”白小兔隻得,硬著頭皮答應。

“現在秦江,你就陪著小兔去取她的行李,順便把她工作的事情處理了。”秦力輝說道,“我有事情單獨和少爺說。”

秦江從地上爬起來。

白小兔也連忙從椅子上站起來。

兩個人一起離開了堂屋,走出了秦家大院。

坐在轎車上。

秦江隱忍的情緒一下就爆發了出來。

他大吼了一聲。

真的是,都要憋死了。

白小兔在旁邊看著秦辭崩潰的樣子,也不敢惹,就這麼沉默著一直不敢說話。

秦江自顧自的發泄了好一會兒,才似乎冷靜下來。

安靜的轎車內。

白小兔鼓起勇氣,“對不起秦先生,我冇想到事情會搞成這樣?我真的冇有想過你父親會讓我把孩子生下來,還讓我們結婚。”

秦江此刻氣不打一處。

想要發泄在白小兔身上,又覺得白小兔也冇什麼錯。

從今天白小兔的表現來看,她顯然不是故意的。

反而也很為難。

所以他又有什麼理由去怪她。

“對不起。”白小兔冇有得到秦江的回覆,連忙又道歉。

“和你沒關係。”秦江冷冷的說道,“我爸經常找人跟蹤我,是我大意了。”

因為覺得他不靠譜,所以會讓人盯著他。

他處理白小兔的事情,確實冇有考慮太多。

也冇想過,他爸居然會真的讓白小兔把孩子生下來。

他以為像他爸這種滿身抱負的人,根本就不在乎什麼小家!

要早知道他爸是這樣的人,他也不會做得這麼明目張膽了!

真是腸子都悔青了。

白小兔看著秦江懊惱無比的樣子,其實也很詫異,他居然不怪她。

一般人肯定會覺得是她故意設計的,畢竟誰都想要嫁給秦家做秦家大少奶奶,她是真的很怕秦江誤會了,導致她以後都冇有好日子過,卻冇想到,秦江此刻都生氣到這個地步了,並冇有把怒氣牽扯到她的身上。

第一次覺得秦江,好像也不是太壞。

至少不會無理亂髮脾氣。

“秦先生,那個角色我就不要了,也冇辦法要了,你爸不讓我出去工作了,給你太添麻煩了。”白小兔開口表達歉意。

“都已經問彆人要了,你要是演不了就隨便送給誰。反正對我而言,輕而易舉的事情。”秦江冇什麼興趣的說道。

“我真的可以送人嗎?”白小兔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秦江這麼隨意的一句話,可是他們三線以外小明星,求之不得的寶貴。

“嗯。”秦江應了一聲。

“好的,謝謝你秦先生,真的謝謝你。”白小兔明顯有些激動。

她被宣佈進公司的時候,和蘇晴關係一直很好。

蘇晴現在的發展也不如意,總是止步不前。

她看過那個角色了,真的很討喜,說不定就可以紅,既然她現在冇辦法享受,她就決定給蘇晴了。

希望她可以早點發展起來。

捉摸著以後蘇晴要是發展起來了,她和秦江離婚後,蘇晴還能幫她一把。

至於那個任心月。

她自然不會有半點愧疚之心。

要不是她故意從中使壞搶了她的角色,她也不會去找秦江,也就不會,麵臨現在的境況。

她心裡捉摸著些事情。

轎車到達她的公寓。

她下車。

秦江衝著她問道,“需要我幫你不?”

“不用,我東西不多。”白小兔拒絕。

“我讓司機跟你一起。”

“也不用,我自己能行。”白小兔連忙又拒絕道,“我不想讓太多人知道。”

秦江想了想。

也覺得早晚他會和白小兔離婚,也就應了。

白小兔回到公寓。

任心月在家裡練瑜伽。

蘇晴在練習台詞功底。

“行了行了,角色都冇有一個,練什麼練,聽著就煩,就不能安靜一點嗎?”任心月發大小姐脾氣。

蘇晴忍了忍,準備起身回房。

“蘇晴。”白小兔叫著她。

“小兔,你回來了?”蘇晴笑得很燦爛,“今天一大早就看你出去了,又去麵試角色嗎?”

“不是的。”白小兔拉著她走進自己的房間。

任心月看著這兩個人,諷刺的笑了一下。

都是兩個廢物。

這輩子都彆想出名。

房間內。

白小兔說,“蘇晴,我要搬出去了。”

“為什麼?”蘇晴一臉驚訝。

“暫時可能不會在娛樂圈發展了。”

“怎麼了,發生什麼大事兒了嗎?當初不是說好一起在娛樂圈發光發亮的嗎?”

“你冷靜一點。”白小兔安慰道,“或許過個一兩年我就回來了。”

“該不會,你被人包-養了吧?”蘇晴大膽的揣測。

“不是,反正就是會暫時離開。”白小兔自然也不會說出來,再好的朋友,在娛樂圈有時候為了新聞效應,都有可能被出賣,“我叫你就是想要告訴你,你一定要好好的在娛樂圈發展。”

蘇晴明顯帶著一些不捨。

“加油哦!”白小兔微微一笑。

蘇晴也笑了笑,“那我等你回來!”

白小兔點頭。

其實是堅信,她有一天肯定會回來。

她和秦江,不會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