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斯明顯笑了一下。

就這麼一個開場白,他對安暖的印象瞬間就改觀。

是覺得眼前的女人不隻是漂亮,還聰慧得很。

顧氏集團的電商平台,他確實不太滿意,本是新興行業,卻沿用著傳統的銷售模式,還是走不出實體業的老套路,如若不是北文國在電商上基本上冇有什麼大型產業,他也不可能和顧氏合作。

但想要打通北文國這個市場,也隻能依靠本地的產業。

他審視著安暖,開口道,“據我對北文國的瞭解而言,北文國除了顧氏集團,冇有什麼大型電商行業。安小姐說是感興趣,不知道安小姐的誠意在哪裡?”

“珠鏈電商平台。如果比爾斯先生有時間可以瞭解一下,這是我們安氏集團新收購的一個本地電商平台。當然我也不隱瞞比爾斯先生,這個電商平台隻是小規模的一個本地產業,市值在500萬,和顧氏集團的20億投資相差甚遠。但我們的優點在於,因為是一個全新的電商平台,我們可以打造成,比爾斯先生滿意的模式,這和顧氏集團已經成型的套路,有著極大的差彆。再有,安氏集團有足夠的的資金來建造電商平台,且一週時間,我們已經從20萬粉絲髮展到了200萬,也就是說,我們的潛力很大。”

安暖不吭不卑,把想要表達的都清清楚楚的說得明白。

她嘴角輕笑,顯得自若而自信,“至於顧氏集團,現在牽扯的資金流已經很大,比爾斯先生深入瞭解就知道,顧氏集團的狀態。當然,我在這裡也不多說,作為競爭對手,自然也要有行業規矩。而我相信比爾斯先生也不需要我過多言說,你有足夠的的能力可以調查清楚。”

比爾斯冇多說。

在商場上,都是些老奸巨猾的商人。

在冇有最後真的有結果之前,誰都不會表露了自己的心思。

安暖也知道,第一次見麵談太多,就有些太急功近利了,她微欠身,“我那邊還有些朋友,就不打擾比爾斯先生了。”

“好。”比爾斯點頭。

安暖帶著譚宇飛離開。

整個過程。

顧言晟在遠處看得一清二楚。

他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致。

他就知道,安暖就是想要和他強項目。

她真的以為,她就收購了一個小的電商平台,她就真的可以和他搶市場了嗎?!

簡直做夢。

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表,直接走向了比爾斯。

他絕對不會讓安暖,得逞!

……

華麗的大廳,觥籌交錯。

北文國上流社會的達官貴人幾乎都來參見了商業宴會。

來這種地方,第一是凸顯身份,因為隻有真的有身份的人,纔會收到邀請函。第二自然就是,增加交際。人與人之間想要談成生意買賣,在同樣的條件下,熟麵孔當然會更有優勢。

所以商業宴會,能參加的人,基本都會參加。

安暖帶著譚宇飛穿梭在其中,給他一一介紹商場上的重要人物。

譚宇飛也非常禮貌謙虛的,和他們聊天,攀談。

整個宴會,都處於忙碌狀態。

夏柒柒待在角落,無聊到透頂。

安暖到底是怎麼做到,現在對著這些一板一眼的老頭子,得心應手,遊刃有餘的。

要是她。

堅持不到兩分鐘就會厭煩了。

她轉眸看著聶子銘。

以前的聶子銘好像都不太主動應酬。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聶子銘也變得主動。

不過聶子銘怕她無聊,所以讓她在角落等他,他應酬完了就來找她。

夏柒柒歎了口氣。

總覺得所有人都在成長,隻有她,還是一無是處。

她低頭,拿起手機在玩。

好想就這麼回去了。

但又不想,放聶子銘一個人在這裡。

總是很怕把他丟棄了。

總覺得,聶子銘是一個孤獨的人,需要,更多的溫暖。

夏柒柒低頭玩手機。

無所事事。

“夏柒柒。”耳邊,突然響起一個熟悉的女性嗓音。

夏柒柒眉頭微皺。

就是一臉不耐煩。

她真的是很討厭顧言萱。

骨頭裡討厭。

之前一直不明白顧言晟這種絕世好男人怎麼會有顧言萱這樣的妹妹。

現在總算知道了。

蛇鼠一窩。

“有事兒?”夏柒柒衝著顧言萱,冇給半點好臉色。

“我就是告訴你,既然和肖楠塵都離婚了,就不要再來纏著他!”

“關你屁事啊!”夏柒柒爆粗口。

“我是他女朋友,我不允許他身邊有你這樣的女人出現。”顧言萱宣誓她的主動權。

夏柒柒有些冒火。

但又,好像不能反駁。

作為肖楠塵的女朋友,對肖楠塵有著佔有慾似乎也是理所應當。

夏柒柒眼眸一轉,真的還不想看到這個女人,她看著不遠處的聶子銘,淡淡地說道,“我什麼時候纏著他了?”

“那晚上,深更半夜的,你為什麼要去肖楠塵的公寓?”顧言萱質問。

“我去拿行李你不是知道嗎?怎麼,打擾到你們好事兒了?”夏柒柒諷刺。

腦海裡麵瞬間就浮現了,那晚上的畫麵。

簡直太辣眼睛了。

“我不希望在看到你,去肖楠塵的公寓。”顧言萱強勢無比。

“放心,我也不會再去了。”夏柒柒睨了一眼顧言萱,“你睡過的地方,我都嫌噁心。”

“夏柒柒!”顧言萱氣得臉都紅了。

“彆叫,小心你的淑女形象破滅了。”夏柒柒提醒,還帶著些諷刺,“都裝了這麼多年了,因為我破功不值得。”

“我懶得和你多說。”顧言萱表現出一臉不屑。

她從夏柒柒身邊走過。

顯然就是為了警告她,或許還帶著些炫耀的。

有什麼好炫耀的。

她又不是冇有男朋友。

她的男朋友,比肖楠塵好一百倍。

肖楠塵的悶葫蘆。

誰和他在一起誰倒黴。

但莫名其妙的,夏柒柒此刻突然覺得有些煩躁。

就是怎麼緩解還是,抓狂得很。

她看著聶子銘應酬得遊刃有餘,想了想,給聶子銘發了一個資訊說道,“身體有點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發完。

夏柒柒離開大廳。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好像對很多事情,都提不起興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