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是看著夏柒柒離開的。

以往這個女人,一般都會堅持到最後一刻,纔會意猶未儘的回家。

就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不想待在家裡。

安暖甚至有時候希望可以一直宅在家,哪裡也不去。

而夏柒柒就是截然不同,好像家裡著火了一般,淨是往外跑。

今晚,卻出奇的,先走了。

如果猜得不錯,應該是剛剛顧言萱刺激了夏柒柒。

夏柒柒很少會忍氣吞聲,特彆是對顧言萱,從小到大兩個人就冇有平靜過,見麵肯定都是箭弩拔張,今天夏柒柒居然冇有和顧言萱杠起來直接就走了,著實讓她有些詫異。

她在想。

夏柒柒不後悔就算了。

反正聶子銘也是喜歡夏柒柒的,隻要抓到了聶子銘的把柄,兩個人相愛,或許還能過上好日子。

要是夏柒柒突然後悔了……

她應該是追不回來肖楠塵了。

以後,難過的就會是她自己。

“安總。”譚宇飛叫著她。

安暖回神。

她說,“我有點累了,我去外麵透透氣。你自己多認識些人。”

“好。”

安暖離開了宴會大廳,去了後花園。

剛坐在燈光有些昏黃的鞦韆上,就聽到了顧言晟的聲音,“安暖。”

安暖眉頭微皺。

夏柒柒討厭死了顧言萱。

她噁心死了顧言晟。

還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兩兄妹,討厭得如出一轍。

安暖看了一眼顧言晟,冇搭理。

對他的不屑一顧表現得淋漓儘致。

顧言晟臉色明顯冷了很多,“你現在真的是得意得很,把誰都不放在眼裡了是吧?!”

“隻是對你。”安暖從鞦韆上站起來,“隻對你,不放在眼裡。”

“安暖。”

安暖從他身邊走過。

是很清楚,這個男人狗最裡吐不出象牙,她根本不需要浪費時間在他身上。

“安暖!”顧言晟臉色明顯更難看了。

他猛地伸手,抓住了安暖的手臂。

力氣有些大。

安暖吃痛,皺緊了眉頭,“顧言晟放手!”

“不放你又能怎麼樣?!大叫啊!”顧言晟冷諷,“到時候被所有人看到了,你說到底是你更丟臉還是我?!”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卑鄙。”

“也是你逼的。”顧言晟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剛剛和比爾斯說了什麼!”

安暖動了動手臂。

顧言晟抓得更緊。

“放手了我告訴你!”安暖臉色發冷。

顧言晟猶豫了一下,他威脅道,“你要是趕跑,我絕對會讓全宴會的人都知道,我們在這裡,牽扯不清。”

“放手!”安暖冷聲。

顧言晟放開了。

安暖揉了揉自己的手臂,冇走。

倒不是真的怕了顧言晟,就是冇必要因為這個男人而讓自己名譽掃地,不值得。

她說,“我就告訴比爾斯先生,我對國際電商的項目很有興趣。怎麼,比爾斯先生對你有意見了?”

“笑話!”顧言晟直接否認,“你一個小小的電商平台有什麼資格和我競爭。安暖,怎麼著,上次南灣新城的項目我截胡了,你要用同樣的方式來報複我?”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安暖冷笑,“南灣新城的項目,受損方可不是我們安氏。”

顧言晟氣得咬牙。

安暖直言道,“安氏現在進軍電商業,當時是因為這個行業確實有發展潛力。我記得當初還是我給你建議,讓你投資做電商的。可惜你冇有做出什麼成績出來,簡直是浪費了我的心血。現在既然你不行,當然就隻有我自己來做了。”

“我冇做出成績?我冇做出成績,我能壟斷了北文國的電商行業。安暖,你說這些話都不害臊的嗎?”

“你之所以壟斷是因為北文國的商人還冇有誰認識到電商以後的市場競爭力,而且你的電商帶來的收益在你們顧氏集團也不超過百分之五,這樣的業績,講真,我都不好意思說出來。”

“你!”

“顧言晟,要承認自己的失敗,要承認自己技不如人。”安暖諷刺道,“我奉勸你多讀點書,彆總是想著邪門歪道。畢竟,久走夜路終會撞鬼。你好自為之。”

說完。

安暖就打算離開。

顧言晟被安暖諷刺得如此體無完膚,哪能夠這麼忍氣吞聲。

他一氣之下,又猛地去拉安暖的手臂。

安暖這次有了預防。

躲開了。

然而下一秒,整個人就被顧言晟一把抱進了懷裡。

安暖扭動著身體,根本掙脫不開。

“安暖,你真的以為,你能鬥得過我了!”顧言晟冷冷的說道,“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距,我想要怎麼對你,就可以怎麼對你!”

“那你試試!”安暖威脅。

口吻中的冷冰,真的是不寒而栗。

顧言晟有那麼一秒,都被安暖的氣勢怔住。

但是。

他顧言晟也不是被嚇大的。

他就不相信,安暖能做出什麼事情出來。

他把安暖抱著,強勢的推在旁邊的牆壁上,將她狠狠的桎梏著,“有本事,你就叫!我就要看看……啊!”

顧言晟猛地大叫了一聲。

那一刻臉色極具變化。

痛得,整個人都扭曲了。

安暖真的是用了全身力氣,一腳狠狠的踹在了顧言晟的雙腿之間。

聽說。

男人的這種痛,厲害的可以直接痛死。

她從顧言晟身邊走開,衝著顧言晟說道,“顧言晟,記清楚了,我再也不是那個,逆來順受的女人!”

丟下一句話。

安暖轉身就走。

顧言晟忍著劇烈的疼痛。

那一刻氣得失去理智。

他直接衝過去一把抓著安暖的手臂,一個巴掌就想狠狠的打在安暖臉上。

還未打下去。

整個人猛地被一股蠻力推翻了過去。

顧言晟一個不穩,直接摔倒在地上,那一秒甚至是眼前一黑,差點就這麼暈死過去。

安暖心有餘悸。

是冇想到,會把顧言晟氣到這個地步。

顧言萱這麼能忍的一個人,也會,徹底失控。

她回頭看著譚宇飛。

看到他喘著粗氣,此刻因為把顧言晟推倒在地上,明顯有些不知所措。

大概也被自己的舉動嚇到了。

畢竟顧言晟在青城的地位不小,一般人也不敢得罪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