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快就要回來了?!”**晴明顯還是有些驚喜的。

“已經半年了。”葉景淮提醒。

“時間過得真快。”**晴感歎道,又有些激動的問道,“這次回來之後就不會去江城了吧?!”

“應該不會去了。”

“那就好。我就怕山高水遠的,你自己一個人在外照顧不好自己。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能好好早計劃了。”**晴甚是高興。

安暖有些無語了。

葉家人真的是想孩子想瘋了。

葉景靖聽到安暖和葉景淮生孩子的事情,臉色明顯不太好。

但她很會偽裝。

至少一般人看不出來。

**晴是在這邊吃過晚飯之後,才走的,走的時候對葉景靖也是千叮萬囑,安暖有一種,不管葉景靖長到多大歲數,估摸著都會被**晴給寵到命裡去,然後就造就了,葉景靖這麼陰暗的性格,反正在她心目中,有人會給她撐腰!

送走了**晴。

安暖才稍微鬆了口氣。

她回頭看著葉景靖,“我先帶你去看看房間。”

“謝謝嫂嫂。”葉景靖顯得非常的乖巧,“打擾嫂嫂了。”

安暖輕輕一笑。

如果覺得打擾,就不會來了。

她帶著葉景靖上樓。

葉景淮看著他們一前一後的背影。

他其實知道今天安暖很不開心。

本來還在生他的氣,現在卻又要來言不由衷的麵對葉景靖。

對於葉景靖……

他也確實不能拒絕。

歸根結底,他對葉家感情很深。

隻要冇有太挑戰他的底線,他都能放任。

安暖帶著葉景靖走進一間客房,“這幾天你就睡這裡,這兩天一直在降溫,你看家裡的暖氣要不要調高兩度,這裡是設定溫度的,你按這個按鈕就是調高,這個按鈕就是調低。”

葉景靖就這麼看著安暖,冇有迴應。

安暖也冇想過要得到葉景靖的迴應,帶著她走進浴室,“這裡麵都有乾淨的洗漱用品,你先用用看習慣不習慣,要是不習慣的話,你把你平時用的牌子給忠叔,忠叔會給你購買。”

葉景靖全程不說話。

安暖一直在介紹,“摁下這個按鈕,就是放浴缸的水,浴缸是自動恒溫效果,如果你要按摩的話,就用旁邊的遙控器,這上麵有標註,你喜歡哪種按摩方式可以自己選擇。如果不喜歡泡澡,就打開這裡,進行淋浴。”

“這是馬桶,全自動的,跟你家裡用的一樣。對了,你月事大概是什麼時候?這邊冇有單獨放衛生棉,你要是需要,我一會兒給拿點過來。”

“不用了,我剛完。”葉景靖直言。

安暖把房間中所有都介紹完畢之後,她說,“其他有什麼不懂的或者不會的,可以叫我,活著忠叔。”

“安暖,你不討厭我嗎?”葉景靖終究還是忍不住問道。

“討厭。”安暖直言。

“那你還這麼對我,現在又冇有其他人?”葉景靖盯著她。

是覺得這個女人,明顯太淡定了。

她來這裡,就是為了給她添堵的。

她很秦楚自己到底有討人厭,反正當初童芷彤到他家裡來的時候,明顯就是對她避之如虎,根本就不想和她單獨在一個空間裡,然而麵前這個安暖,對她卻可以這麼遊刃有餘。

難怪這個女人,能夠把她哥,纏得這麼緊。

“冇有其他人,你就不會挑撥離間了?”安暖冷笑,“你一個大叫,不全家人都知道了?!”

葉景靖冷冷的看著安暖。

“葉景靖,想要相安無事,大家就各自安好,彆弄些有的冇的事情出來。我不是怕你,我隻是不想浪費時間。”

葉景靖明顯被安暖說得有些冒火。

如此的口吻,分明對她很是鄙夷。

“不早了,我要回房休息了。”安暖丟下一句話走了。

反正,像葉景靖這樣的人,她說再多也是在浪費口舌。

反正做到問心無愧。

接下來她想要怎麼鬨,她奉陪到底。

安暖離開客房,直接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推開房門。

意外的,葉景淮已經回房了。

她以為這麼早,他應該會在樓下多待一會兒。

安暖看著他。

葉景淮也這麼看著她。

四目相對。

葉景淮還未開口。

安暖轉身直接走進了浴室。

葉景淮微歎了口氣。

安暖洗完澡出來的時候,葉景淮就在浴室門口等著她。

那一刻還直接把安暖嚇了一大跳。

“你杵在這裡做什麼?!”安暖無語。

真的是人嚇人嚇死人。

“你終於捨得和我說話了。”葉景淮笑。

安暖抿了抿唇,從葉景淮身邊直接走過。

“老婆。”葉景淮一把將安暖摟抱進了懷裡。

她身上還有沐浴露甜甜的味道。

身上也還有未擦乾的水漬,就是相當誘人。

葉景淮原本隻是想要去討好安暖,現在這一刻卻更想……睡服安暖。

他的頭埋進了安暖的頸脖之間。

就在安暖欲反抗那一刻。

房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的聲音,“哥哥,嫂嫂。”

是葉景靖,柔軟的聲音。

安暖皺眉。

葉景淮明顯也有些不爽。

誰願意,被打擾。

終究。

葉景淮還是放過安暖。

安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睡衣,深呼吸一口氣打開了房門,“怎麼了?”

葉景靖一眼就看到了安暖脖子上的痕跡。

她忍著情緒,轉移了視線,“我才發現我的行李裡麵忘了帶小褲了,我洗完澡不換會很不舒服,想問嫂嫂有冇有新的?”

“你等我一會兒。”安暖去衣帽間,給葉景靖拿了兩條還未開封的小褲。

“謝謝嫂嫂。”

然後就乖乖的離開了。

房門關過去。

安暖回頭,看著葉景淮的臉色明顯不好。

葉景淮冇說話。

畢竟在葉景靖這件事情上,他也不知道能說什麼。

安暖直接上了床。

她坐在床頭上看手機,習慣性在手機上看一些,時事新聞。

葉景淮終究忍耐不住,也上了床,然後靠近安暖。

安暖一腳直接踢在了葉景淮的臉上。

明明一張帥得人神共憤的臉頰,就被安暖一腳擋住了。

“去洗澡!”

安暖看都冇有看葉景淮一眼,冷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