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說得坦然自若。

顧言萱真的忍不下去了。

她受了委屈。

到底是誰受了委屈。

她被安暖的保鏢打在地上動都動彈不了,最後她哥還讓她忍氣吞聲不能報警。

現在安暖到底有什麼資格說她委屈了。

這個女人真的越來越不知好歹了!

她衝著安暖吼道,“安暖,你到底要不要臉!”

安暖眼眸一緊。

顧言晟連忙拉住顧言萱,“你給我閉嘴!”

“哥!”顧言萱憋屈到不行。

憑什麼讓她閉嘴。

安暖這個賤貨,到底憑什麼在他們麵前這麼的耀武揚威。

“我讓你閉嘴!”顧言晟火冒三丈。

真的生氣的時候。

全家人都不敢惹他的。

顧言萱眼眶紅通。

那一刻就是忍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安暖就這麼看著顧言萱。

想起當年顧言萱對她的所有惡毒,在家裡各種惡言相向,在外麵不停的破壞她的名聲,說什麼她就是顧言晟娶回家的傭人,那些難聽的話,她上一世都忍了。

這一世……

真的是忍無可忍。

她突然站起來。

顧言晟和顧言萱就這麼看著安暖。

顧言萱此刻憋屈到了極致,就算被她哥教訓,她也忍受不了安暖在她麵前如此得意,她站起來就想要衝著安暖大罵!

“啪!”安暖一個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顧言萱的臉上。

力氣之大。

直接把顧言萱給扇懵逼了。

顧言晟在旁邊也被安暖嚇到了。

這個女人。

到底怎麼會變得這麼強勢。

甚至以前覺得她一板一眼,被之乎者也殘害,隻會規規矩矩做人。

現在卻能,不動聲色的出手打人。

打完之後,麵不改色。

她冷聲道,“果然臉皮夠厚,一巴掌下去,我的手都紅了。”

“安暖你個賤貨!!!”顧言萱氣炸了。

安暖打她。

居然這麼打她!

打完她還侮辱她。

她那裡接受得了。

她衝過去就想要和安暖乾架。

安暖直接坐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椅上,漫不經心的說道,“安分了就談合同,安分不了,就給我滾!”

“安暖……唔!”顧言萱的嘴被顧言晟狠狠的捂住了。

顧言萱氣得眼眶腥紅一片。

她身體不停的扭動著,根本壓不下這口氣。

安暖冷漠的看著顧言萱的崩潰到極致的模樣。

冷冷的看著。

不會有半點,心軟。

這就叫,善惡有報不是不報。

她就這麼事不關己的看著兩兄妹之間的內訌。

顧言晟實在是桎梏不了顧言萱。

他衝著顧言萱破口大罵,“你要是再敢鬨一下,我明天就讓把你嫁給李大強那個老頭子!”

顧言萱一下安分了。

她不相信的看著自己哥哥。

她不相信他會說出這種話!

李大強是上流社會出了名的老死鬼。

結婚四次了。

上一次一個商業聚會還調戲過她。

現在想起那個人都覺得噁心。

他哥居然還說這種話!

她眼淚大顆大顆往下掉。

明知道。

她這輩子非肖楠塵不嫁的!

“出去給我冷靜一下!”顧言晟放開顧言萱。

臉色難看到極致。

顧言萱咬牙。

崩潰的從安暖的辦公室離開!

真的很想,真的很想殺了安暖那個賤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