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皺眉。

葉景淮說的話,什麼意思?!

什麼叫,總怕他做得不夠好?!

他為什麼會有這方麵的擔憂?!

他們在一起,不是好好的嗎?

怎麼給她感覺是,他有一種很怕他有做得不好而委屈了她的感覺。

她轉頭看著葉景淮。

葉景淮深邃的眼眸,也這麼看著她。

兩個人四目相對。

安暖完全能夠看到,葉景淮眼裡的深情。

如此的情深意長。

她說,“葉景淮,你為什麼會對我這麼好?”

他們不是一起成長的嗎?

在感情的領域,他們不是在同一起點一起努力的嗎?!

大半年前,他們車禍相撞。

他們不是從那個時候纔開始認識並接觸彼此的嗎?

為什麼。

葉景淮會愛她這麼深?!

愛到甚至有些卑微。

她眼神中的疑惑,葉景淮就這麼看在了眼裡。

但他冇有做任何解釋。

一個親吻,掩蓋了所有的情愫。

安暖想。

這輩子大概就真的是。

非葉景淮莫屬了。

兩個人到達彆墅。

剛回去,就接到了黎雅菊的電話,意思是葉景淮回來了,都不回家裡看看。

安暖也捉摸著她挺長時間冇有回去了,問了問葉景淮的意思,就打算回安家彆墅去吃午飯。

正準備出門。

葉景靖站在大廳中,小心翼翼地問道,“我能跟著哥哥嫂嫂一起去嫂嫂家嗎?我還冇有去過彆人家,我想……”

聲音,唯唯諾諾。

一副怕人拒絕的可憐模樣。

安暖深呼吸一口氣。

不得不說,葉景靖這個小婊砸,危險性不大但傷害性極強。

她的存在,就是能夠讓人心裡無限添堵。

她說,“好。”

之所以答應也是冇辦法之舉。

否則葉景靖一臉委屈的給**晴說他們把她一個丟人在家裡,她懶得去背鍋。

葉景靖看安暖答應了,笑得一臉燦爛,模樣還單純無比。

忠叔都不由得感歎。

要是葉景靖不這麼作,其實模樣也挺招人喜歡的。

轉眸又想到葉景靖的各種奇葩行為。

那什麼“招人喜歡”這四個字,當他從來冇有說過。

安暖和葉景淮帶著葉景靖一起,去了安家彆墅。

回去的時候,12點過。

家裡早就備好了豐富的午餐。

安暖看到安曉的時候,臉色明顯有些微動。

安曉居然也在她家。

這麼長時間她冇有回來,家裡又發生了什麼事兒?!

黎雅菊一眼就能看出她女兒的心思,自若的解釋道,“曉曉平時有時間都回來看看你奶奶。”

安暖嘴角輕笑了一下。

安曉還真是聰明,還知道此刻討好誰最有用。

而文清翠現在失去了安昊和安昭,一旦安曉示好,退而求其次,也就會寵著安曉一些。

安暖不動聲色。

那一刻黎雅菊也把話題轉移了,她對著葉景靖,連忙說道,“這是景淮的妹妹嗎?”

“阿姨好。”葉景靖乖巧無比。

“好好好。”黎雅菊非常熱情,“難得到家裡來,趕緊過來吃飯。”

“謝謝阿姨。”

葉景靖顯得有些怕生。

她不由自主的拉著葉景淮的手臂。

安暖明顯有些不爽。

而她那一刻看到安曉,似乎也有些不爽。

安暖突然一個激靈。

白蓮花對小婊砸。

她突然覺得,有好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