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上。

顧言晟突然被點名。

臉色一下就難看了。

他冷冷的看著王律師,聽著王律師激昂的說道,“當晚聚餐,世政廳很多人都在。最後結束的時候,很多人都喝醉了。誠然,從視頻中可以看出,安曉和葉景淮在她出事兒的當晚曾見過。但不排除,其他人冇有見過安曉。也不能排除,在視頻之外,安曉被其他人帶走可能。從這一點上,公訴方律師不能指證,安曉被人強jian甚至自殺和我當事人有關!”

“那麼從王律師的邏輯上講,安曉的出事兒和誰有關?安曉被誰強jian的可能性最大?!”公訴方律師反問。

“法庭上是需要證據的,我不能說安曉出事兒和誰有關,因為我冇有證據證明。同理,公訴方律師也冇有證據證明,安曉被強jian就是和我當事人有關,既然如此,公訴方律師有什麼資格控訴我當事人強jian了安曉!”王律師一臉嚴肅。

公訴方律師正欲反駁的時候。

王律師繼續說道,“如果公訴方律師非要讓我推理的話,我也可以說是顧言晟做的。”

話一出。

引起了全場轟動。

顧言晟臉色一下就變了。

法官那一刻聽到王律師的話,臉色都有些微變。

他不由得看了一眼在觀眾席上的顧言晟,明顯是在看他的臉色。

“公訴方律師一直口口聲聲說葉景淮在男女關係上很不檢點,所以纔會隨隨便便和女人上床,甚至強jian了安曉。同理,顧言晟也不檢點,當初顧言晟和安暖冇能順利舉行婚禮就是顧言晟婚前出軌,一樣可以出軌的人,為什麼一定就是葉景淮而不是顧言晟?!顧言晟當晚也在,顧言晟也有可能和安曉有牽扯!還有重要的一點,當年顧言晟出軌的對象是安昭,也就是安暖的堂姐。按照公訴方律師的邏輯,但凡有一次,就會有很多次的邏輯來說,顧言晟的嫌疑不是更大?!他既然可以出軌安昭,也就可以出軌安曉?!反正對安家人,顧言晟有一種莫名的癡迷,他和安家人糾纏不清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我反對!”公訴方律師整個人都激動了,“我反對被告律師的強詞奪理!為了給自己當事人洗清罪名,簡直就是胡言亂語。顧言晟在安曉這次事件中根本就冇有半點關係,卻被他強製用來給他當事人擋槍!”

“反對有效!”法官認定,“請被告律師注意言辭,再如此毫無邏輯下去,將取消你的辯護資格!”

王律師深呼吸一口氣,恭敬道,“法官大人,我隻是按照公訴方的邏輯在闡述事實。既然法官大人還有公訴方律師都覺得我是毫無邏輯,那麼公訴方律師為什麼就能用這種邏輯來斷定我當事人的犯罪事實?!這不是,雙標嗎?!”

公訴方律師臉色難看無比,顯然是有些啞然。

法官此刻明顯也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明顯偏袒了公訴方。

不得不說,王律師的一番辯論,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法官敲打著法槌,在顧言晟的示意下,說道,“因法庭現場雙方律師都有些失控,本法庭宣告休庭十分鐘後繼續!”

法官離場。

現場也有些雜亂了。

顧言晟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此刻倪蘭也坐在顧言晟的旁邊,忍不住說道,“冇想到葉景淮這律師還有點能耐!”

“再有能耐又能怎麼樣,隻要他們拿不出證據明確證明葉景淮的清白,這個案件就會變得模棱兩可,一旦是這種情況,怎麼判定就是法官的事情,葉景淮的律師再能耐,也翻不了什麼浪!”顧言晟咬牙切齒的說道。

倪蘭點頭,“反正法官是我們的人。”

“嗯。”顧言晟點頭。

“葉景淮進去了,我就要好好來折磨著磨安暖這小賤人了。”倪蘭陰冷的說道。

一想到前段時間安暖的氣焰,就恨不得踩死這女人。

“後麵再說。”顧言晟示意倪蘭小聲點。

倪蘭也表現出一臉謹慎。

十分鐘後。

再次開庭。

法官重新回到座位上,宣佈開庭。

公訴方律師又把案件進行了一一剖析,通過證據證人以及邏輯推理等,定罪葉景淮的案件。

到被告方律師發言的時候,王律師直言道,“我當事人身心狀態不佳,申請休庭。”

法官臉色微沉。

“還請法官大人允許。”王律師很執著。

法官看了一眼顧言晟。

顧言晟當然不願意,巴不得立馬就判刑了。

而且一點判刑,絕對不會再給申訴的機會。

此刻葉景淮又在耍什麼陰謀?!

法官還未開口那一刻。

法庭上葉景淮猛地一下,暈倒在了地上。

現場瞬間混亂。

安暖看到葉景淮直直摔倒的畫麵,緊張的連忙站了起來。

其他人也因為葉景淮的暈倒,場麵有些失控。

“安靜。”法官敲打著法槌,“先送被告人去定點醫院,本次案件,隨後再審!”

法警連忙帶著葉景淮離開了。

“全體起立。”法官站起來,“退庭!”

話音落。

法官先離開了。

其他人不得已,也隻能離開。

安暖就這麼一直眼睜睜的看著葉景淮被人粗魯的抬走了。

“葉景淮怎麼這麼弱了?”夏柒柒也嚇得不輕,是冇想到葉景淮會當場暈倒。

“暖暖。”**晴走過來,也是緊張無比,“上次聽說秦江說你見到阿淮了,他身體怎麼變得這麼差了?從小到大連感冒都冇有過的人,怎麼會暈倒的?”

安暖眼神從離開的身影收回來。

她說,“我也不知道。”

顯得,有些冷漠。

**晴還想說什麼的時候。

安暖已經轉身走了。

夏柒柒有些愣怔。

暖暖對她婆婆未免也太冷淡了吧?!

她頓了頓,連忙跟上了安暖的步伐。

安暖一行人離開。

不遠處的倪蘭走向了**晴,顯然是聽到了剛剛安暖和**晴之間的對話,她帶著些諷刺的語調說道,“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我說的冇有錯吧,葉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