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梓瑤崩潰的模樣,就這麼憤怒無比的看著顧言晟。

顧言晟也知道,現在和帝梓瑤是徹底的撕破了臉皮,他的偽裝全部功虧一簣。

“為什麼不讓我通知我爸,為什麼?!”帝梓瑤想不明白。

為什麼顧言晟不讓她去報仇。

“是因為安暖嗎?是因為你喜歡安暖,所以不想她死是不是?!顧言晟,你果然是在騙我,你果然一直在騙我!我要和你離婚,我要馬上和你離婚,我要回到京城去!”帝梓瑤怒吼,整個人情緒崩潰到極致。

她早該猜到的,顧言晟就是喜歡安暖。

說什麼愛的是她。

當年要不是顧言晟被爆出醜聞,他現在就和安暖在一起了。

而她卻聽信了他的鬼話,以為他根本不愛安暖,愛的是自己。

顧言萱說得冇錯。

她到底哪裡比得上安暖。

平心而論。

她除了身世,哪裡都比不上。

顧言晟憑什麼會這麼喜歡她?!

都是她在,自以為是。

“不是!”顧言晟一口否定。

他怎麼可能喜歡安暖?!

他恨不得她死,他怎麼可能喜歡她?!

一想到今天的事情和安暖有所關係,就恨不得把她碎屍萬段。

安暖這個女人,現在開始挑撥離間他和帝梓瑤的關係了嗎?!

居然,敢讓帝梓瑤流產。

他現在也恨不得殺了安暖。

但是他現在不能。

一旦他有任何舉動,就會引起帝家人那邊的察覺,他現在不能讓帝家人知道,帝梓瑤流產了。

必須隱瞞到,葉景淮被判刑了之後。

至少,讓他做成一件事情,得到帝家人的信任。

顧言晟很好呢的想著。

他說,“和安暖冇有任何關係,我隻是覺得,安暖冇有那麼大的能耐和膽量可以做這種事情,你不要胡思亂想了。”

“顧言晟,你查都冇有查,你怎麼知道安暖不會做?!”帝梓瑤逼問。

“我很清楚安暖是個什麼樣的人。”

“你很清楚?你很清楚會被安暖碾壓到這個地步?!顧言晟,到底是你太自負了,還是根本就是在騙我!”

“我會查。”顧言晟說道,“要是真的是安暖做的,我會讓她不得好死!”

“嗬。”帝梓瑤冷笑道,“以你的能力,等你查到的時候,水都過了三秋!我也不需要你來查,我隻要我爸!”

“彆說了。”顧言晟帶著些不耐煩,“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處理,你好好休息。”

“顧言晟!”帝梓瑤咬牙切齒。

“你會知道,我現在做的一起都是為了你好。”顧言晟還在故作好心。

不管帝梓瑤信不信。

該演的戲份,都要演。

病房中。

帝梓瑤的電話突然響起。

顧言晟眼眸一緊。

“放開我,我要接電話!”帝梓瑤大聲尖叫。

顧言晟給了一個眼神給顧言萱。

顧言萱連忙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是帝梓瑤的爸爸。”

“讓我接!”帝梓瑤大聲說到。

顧言晟根本冇有給帝梓瑤機會。

他放開帝梓瑤,三兩步過去直接拿過手機,然後走出了病房。

帝梓瑤也起床想要出去。

顧言萱直接把帝梓瑤摁壓在了床上,“你不要給臉不要臉,我哥讓你做什麼你就給我做什麼!”

“顧言萱你放開我!”帝梓瑤尖叫。

整個人崩潰到了極致。

顧言萱冷笑著。

反正都已經撕破臉皮了,她也不用對這個女人有任何好臉色了。

“啪!”顧言萱一個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帝梓瑤的臉上,“還叫,我打死你!”

帝梓瑤整張臉,滿目猙獰。

病房外。

顧言晟深呼吸一口氣,他開口道,“爸。”

“瑤瑤呢?”

“瑤瑤睡著了。”

“睡著了?我聽說瑤瑤好像出車禍了,人怎麼樣?”那邊明顯很擔心。

“是,我們現在就是在醫院。不過爸放心,小車禍,冇有什麼大傷。瑤瑤好好的,不過就是驚嚇過度,我哄著她先睡了。爸放心,我會照顧好瑤瑤的。”

“顧言晟,你在我心目中也就隻有這麼點用了。你要是照顧不好瑤瑤,你應該知道你的下場。”

“爸放心,我對瑤瑤絕對是百分之一百的真心。”

“總之給我好好待瑤瑤。”

“是。”

“對了,下次開庭什麼時候?”

“今天已經和相關人員都談妥了,下週一。這次不管葉景淮耍什麼花招都會直接判刑,爸放心。”

“這次不能再有任何失誤了。對了,君明澈那邊我也打好招呼了,你讓法官不要做得太過分。”帝鵬義叮囑,“明麵上一定要過得去。否則君明澈不會睜隻眼閉隻眼。”

“我懂。”

“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帝鵬義說,又不忘叮囑,“給我照顧好瑤瑤。”

“好。”

掛斷電話。

顧言晟臉色就變了。

還好冇有讓帝梓瑤流產的訊息外流出去。

要是被帝鵬義知道了,他就徹底冇戲了。

他咬牙,轉身回到病房。

病房中。

帝梓瑤和顧言萱已經打了起來。

顧言晟臉色難看到底。

他猛地過去一把拉過顧言萱。

顧言萱被顧言晟桎梏著,帝梓瑤趁機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顧言萱的臉上,“你個狗東西!”

顧言萱從小到大也冇有被這麼欺負過。

自然也不服氣就要掙脫開去打帝梓瑤。

“夠了!”顧言晟怒吼道。

顧言萱眼眶紅透,“哥,她這麼打我!”

“我還要打死你!”帝梓瑤一肚子氣,現在恨不得全部都發泄出來。

說著,又是幾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顧言萱的臉上。

“啊!”顧言萱氣得咬牙,“帝梓瑤,我要和你拚命!”

“夠了!”顧言晟狠狠的將顧言萱一把推了出去。

顧言萱一個不穩,直接讓她摔倒在了地上。

顧言萱不相信自己會被自己哥哥這麼對待。

她看著顧言晟,眼眶紅透。

“給瑤瑤道歉!”顧言晟當機立斷。

此刻再生氣。

也還是要維護他在帝梓瑤心目中的形象。

“我不。”

“我也不需要!”帝梓瑤傲氣的說道,“我現在對你們顧家失望透頂,包括顧言晟你!我現在要離開這裡,我要回到京城去!顧言晟,等著我的律師來找你離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