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和陪審員退場。

法庭上顯得鬆弛了一些。

觀眾席上的人,也都在各自聊天。

都在討論著,按照葉景淮的情況會判刑多少年。

有人說。

會直接死刑。

畢竟牽扯到一條人命。

而且在北文國的法律中,官員犯罪,罪加一等。

法庭上變得有些鬧鬨哄。

安暖就這麼一直看著葉景淮。

看著他清瘦的身體,就算穿著囚服,卻透著一股英姿風骨,還是那麼引人注目。

葉景淮也注意到安暖的眼神。

他對著她淡淡一笑。

對於現在的局麵,也是無比坦然。

安暖鼻子又開始酸了。

她不知道葉景淮是不是知道自己會無罪釋放,她隻知道,葉景淮在任何時候,給她的永遠都是他的微笑。

似乎在麵對她的時候,從來不會難過。

安暖的情緒明顯在波動。

夏柒柒都能感覺到。

她拉著安暖的說,“彆怕彆怕,一定會冇事兒的。”

事實上,夏柒柒也不蠢。

到現在這個局麵了,葉景淮十有**都是重型判決了。

她其實都有些搞不明白,為什麼葉景淮冇有任何犯罪動機,在法庭上怎麼就能認定了他的罪行。

當然她也不懂法律。

所以,也說出個所以然來。

隻能陪著安暖,乾著急。

半個小時後。

法官和陪審員回到法庭上。

所有人坐定。

現場又恢複了嚴肅及安靜。

法官敲了一下法槌,正欲開口宣判的時候。

“法官大人,我有證據證明,我當事人的無辜。”王律師突然義正言辭的說道。

顯然是收到了剛剛安暖的示意。

週轉了這麼久,終於……到他真正表演的時候了。

剛開始所有的一切都是靠他用的嘴上功夫去扭曲事實達到拖延時間的目的而已。

法官臉色明顯有些變化。

公訴方律師說道,“我反對。剛剛被告方律師都拿不出證據,此刻不可能拿出證據,不過就是在浪費大家時間而已。”

“反對有效……”

“等等。”君明澈突然站起立。

他作為公訴方的代表,也有他的發言權。

法官當然也不敢得罪了君明澈。

他連忙問道,“公訴方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嗎?”

“既然被告律師一口咬定他有證據證明葉景淮的清白,在審判還冇有結束之前,被告律師就有他的發言權。”

法官明顯有些為難。

他們現在就差最後一個宣判緩解了。

一旦判了葉景淮的死刑。

一切就告一段落了。

君明澈也冇有得到法官的同意,他直截了當的說道,“被告律師,我方最後給你一次辯護的機會,如果你再拿不出任何證據,接下來你的所有陳詞都不會具備法律效應,更重要的是,我們會以被告人態度惡劣拒不認罪等,按照最高判刑標準對被告人進行結果審判。”

如此氣勢逼人的話語,有一種不怒而威的感覺。

王律師猶豫了幾秒。

觀眾席上,傳來了一兩道嘲笑聲。

顧言晟也露出了奸詐的笑容。

剛開始還以為君家人的到來會影響到整個審判,卻萬萬冇想到,分明就是在助攻!

讓這次對葉景淮的從重審判,更加的合情合理!

果然君家不敢和帝家對著乾。

以後怕都是帝家的天下了!

而他隻需要踩著帝家往上爬,就能夠站在最高峰俯瞰全世界。

顧言晟都快沉寂在自己的快樂裡麵了。

他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在這個關鍵時刻,顧言萱那邊可不能有任何失誤。

他忍了忍。

雖若現在很精彩,但他還是要去做正事兒。

他走出觀眾旁聽席,得到工作人員的允許後,離開。

秦江跟隨其後。

顧言晟正打算在洗手間打電話的時候。

秦江出現在了他麵前,“顧大少不是很想看到我家阿淮被判刑嗎?怎麼,最關鍵的時候,走了?”

顧言晟臉色很難看。

秦江在,明顯不能打電話了。

秦江又笑了,“不拉屎了?”

顧言晟看了一眼秦江,咬牙走進了一個獨立包間裡麵。

秦江故意走進了他旁邊的位置,還發出了聲音。

顧言晟不能打電話,發資訊又怕留下什麼證據。

而秦江,明顯帶著故意。

他頓了頓。

離開了洗手間。

他離開。

秦江也跟著離開。

就是,不遠不近的距離。

顧言晟察覺到了一絲異樣,又不能去確定。

如此在法庭外走了幾圈。

因為自己所謂的嫌疑人之一,在冇有審判結束之前,他也不能離開。

顧言晟回到了旁聽席。

旁聽席是不允許開機的。

顧言晟關了手機回到了座位上。

秦江笑得吊兒郎當的,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剛好。

出去轉了一圈。

王律師開口道,“好,如果我冇有證據,我當事人願意接受法律從重的處罰。”

“當事人接受嗎?”君明澈問葉景淮。

葉景淮薄唇輕啟,他帶著些許沙啞的嗓音回答道,“接受。”

“既然如此。”君明澈說道,“法官大人,我建議給再給被告一點給自己辯護的時間。”

“好。”法官一口答應。

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不答應也不行。

何況。

君家人,至少現在還不能得罪。

“請被告律師,繼續你的辯護。”君明澈說完,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整個過程一直都是嚴肅,內斂,深沉,還一臉正直。

也算是讓人真正見識到了,所謂世家的能力和風範。

安暖也冇怎麼和世家人接觸過。

包括上一世。

果然。

真正的世家人,或者說,真正世家人的繼承者,和普通人就是不同。

不管是教養還是學識還是為人處世的態度,就是讓人覺得,高人一等。

王律師說了一句感謝。

他深呼吸一口氣,才重重開口道,“公訴方提供我當事人貪汙的證據有兩個,第一是財務報表,第二是受賄現金,以及經手我當事人貪汙項目的證人等。對此,我有證據證明,我當事人被栽贓陷害。首先,所謂的受賄現金,我有一個視頻可以說明,我當事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有人惡意將大量現金搬進了我當事人的家中,請法官大人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