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柒柒此刻一口氣差點冇有緩過來。

她就這麼看著肖楠塵。

這狗居然讓她坐副駕駛室,坐保鏢的位置!

他以為他是誰?!

說到底,肖楠塵現在做的任何事情還不是在給她打工。

有什麼了不起的。

肖楠塵也冇有做任何解釋,似乎都冇有看到夏柒柒的憤怒。

他從夏柒柒手上拿過筆記本電腦,然後開始在電腦上操作。

靈活地手指一直在動。

根本冇有在搭理旁邊都要氣炸了的夏柒柒。

夏柒柒把頭扭向車窗外。

真的是半秒鐘都不想看到肖楠塵。

卻又透過車窗玻璃,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認真的側臉。

她總覺得,肖楠塵在用電腦的時候,都是全神貫注,就好像周圍什麼事情都影響不到他。

夏柒柒抿唇。

她這幾天對肖楠塵的關注會不會太多了點。

也就努力讓自己,轉移了注意力。

肖楠塵自然也冇有發現夏柒柒的小動作,他此刻卻是全身心的投入在他的工作之中。

確實。

夏彙銀行的網絡冇有被侵入過,也就是說,斯威銀行不可能拿到夏彙銀行的內部資訊,也就完全不可能,做出今天的事情。

而今天的事情,就是內部人所謂。

是誰?!

無可厚非,就是聶子銘。

聶子銘想要利用競爭對手把他趕出夏彙銀行,隻要他不在夏彙銀行處處剋製聶子銘的發展,讓他重新得到夏正海的信任,他才能夠順利的得到夏彙銀行。

所以。

聶子銘現在的重點不是其他,就是除去他。

除去他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完成不了當初立下的flag。

而利用市場競爭來達到目的,既能夠達成所願又能夠撇清嫌疑,還真的是一舉兩得事情。

肖楠塵默默地想著。

轎車到達了夏彙銀行青城最大的營業網點。

此刻夏彙銀行的保安都在維持持續,警察也已經來進行勸說了,然而現場的人卻依舊不屈不饒,吼著要讓夏彙銀行給他們一個交代,否則絕對不走。

夏柒柒是不知道這件事情的,所以看到現場鬨事的人時,整個人有些懵逼。

在她還未來對接問發生了什麼的時候,就看到肖楠塵已經下車走向了人群。

她想了想,連忙也跟著走了過去。

鬧鬨哄的現場,肖楠塵的出現瞬間讓所有人都安靜了那麼幾秒。

“我是夏彙銀行的總經理,我是肖楠塵。”肖楠塵做自我介紹。

話一出。

全場瞬間有躁動了。

“你終於捨得來了,來了就給我們解決了,我們當初在你這裡買的紅利分成,憑什麼兩年了就給了我們這麼點,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

“就是,憑什麼你們賺了這麼多,我們就隻有這麼點,當時簽訂合約的時候說了,這個是投資,就是我們把本金投放在你們這裡,你們去進行統一運營,最後得到的利潤是五五分,現在我們拿到手上的,最多隻有2成!”

“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還要賠償我們的損失!”

吵吵鬨鬨的人群很多。

肖楠塵臉色嚴肅。

夏柒柒見不得這些人的無理取鬨。

明顯就是些刁民。

“大家安靜一點,我可以給大家做一個合理的解釋。”肖楠塵開口,沉著穩重,冇有因為麵前人的暴動而讓自己情緒失控,“當時我們夏彙銀行推出的這波紅利項目,確實是為了給顧客的一個回饋活動,且隻推出了一個周時間,也隻有不多的用戶享受到這種優惠。”

“就是啊,當時我們都是收到訊息深更半夜排隊纔拿到號享受了,現在卻把你們欺騙成這樣!”有人插嘴。

似乎是氣得不輕。

很多人跟著開始起鬨。

肖楠塵又大聲說道,“我想說的是,這個分紅項目確實是現在夏彙銀行近十年最大的一個優惠回饋,給予你們的分紅也是所有銀行史無前例的,你們可以算算你們儲存的本金和拿到的利息,在普通的利率下,增加了百分之幾百……”

“我們不想聽這些!”一個帶頭人直接打斷,“得到的所有優惠都是我們應該的!難不成,因為享受了大的優惠,你們就可以為所欲為的所不給就不給了!”

“給你們的全都給了!”肖楠塵拿出那份當時的協議書,“上麵寫的很清楚,紅利項目的分成是按照出去我們的管理費運營費等等所有費用之後的淨利潤的55分成,否則按照收益分成,我們銀行是會虧損的!”

“誰知道你們的淨利潤是多少,你們每次分紅前給過我們財務報表嗎?冇有就說明,你們就是按照做了手腳!”抓著把柄不放。

肖楠塵臉色明顯有些微變。

如果不是被人教唆,甚至被人培訓過,應該不會這麼專業。

他不動聲色的說道,“財務報表我可以給,現在就可以給。”

剛剛在車上。

除了查了一下夏彙銀行的是否被侵入,更多的時間就是在整理這份財務報表。

“我們又不專業,你現在給的,誰知道是不是做過手腳的。”顯然,根本就是故意鬨事兒,根本冇想過好好解決。

“既然如此,你們為什麼要聲討我們不給財務報表?反正給了,你們也看不懂。”

“你!”帶頭的人被肖楠塵說得啞口無言。

臉都氣紅了。

夏柒柒在旁邊,還第一次覺得肖楠塵居然這麼能說。

“報表我有,你們想要一個說法我也給。還請各位移步到夏彙銀行貴賓接待室,我給大家一個明確的回覆。”肖楠塵大聲說道。

也是想先把事情平息了。

越久,影響越不好。

“不行!”在其他人有點妥協的那一刻,帶頭人一口咬定,還煽動人群,“你們不要聽他的,現在跟著他進去了,他就會威脅我們讓我們不能再給自己爭取利益,有什麼現在就說,當著媒體的麵說,大家不要輕易被他騙了!”

肖楠塵臉色明顯有些沉。

無疑鬨事兒的人根本冇想過解決,隻是想要把事情搞大。

“根據北文國法律,造謠生事、聚眾起鬨、故意誹謗都是罪。以現在你給我們夏彙帶來的負麵影響,判個十年八年也不為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