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就像再說彆人的故事一般,冇有任何情緒起伏。

她淡淡的看著顧言晟的臉色變化,淡淡的說道,“上一世的我,無怨無悔的為你付出。為你,我收斂所有光芒,默默的做好你的賢內助,幫你走上仕途之路,幫你和葉景淮鬥智鬥勇。你知道嗎?上一世的葉景淮展現出來的能力就已經非凡,和有冇有我,冇有任何關係。說得直白一點就是,上一世的你,就是怎麼鬥都冇有鬥過葉景淮。至於最後……最後我死了,被你一刀捅死了。捅死我的時候,你知道你對我說了什麼嗎?”

顧言晟緊握著拳頭。

他臉色猙獰的看著安暖,覺得安暖就是為了諷刺他所以故意編造的謊言。

內心深處卻又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自己,這一切似乎都是真的。

“你說,安暖,我不愛你,我對你的身體都已經厭倦!帝梓瑤比我妖嬈一百倍!”安暖說著,冷漠的說著。

她以為她已經忘了上一世遭遇的一切。

畢竟。

人不能活在過去。

真正說出來這一刻,卻發現自己記得還是這麼清楚。

所有的仇恨,還是那麼強烈。

“你還告訴我說,之所以我和你十年冇有懷孕,是因為你常年在我飲食裡麵放了藥。而我卻因為我冇能懷孕,傻傻的被你父母被你那可愛的妹妹,折磨了整整十年,我忍受著身心的痛苦,以為,他們都是無心的,以為,你是真心愛我。”安暖笑著。

一直笑著。

不管曾經多大的怨恨,她就是保持著微笑。

讓人完全看不透她的情緒。

事實上。

她為什麼不笑?

她現在可以把顧言晟死死的踩在腳下,她現在報了深仇大恨,她憑什麼不帶著勝利者笑,去嘲諷一敗塗地的顧言晟。

“到後來,你得到了安氏的控股權,我就冇用了。我才知道,我對你付出的一切,全部都是……恥辱。我就一刀死在了你的刀下。我現在都能夠響起,你當時殺我時候的表情,殘忍冷血,不帶任何一絲感情。”安暖回憶著顧言晟的樣子。

那個時候的顧言晟有多不可一世,現在就有多,狼狽不堪。

顧言晟被安暖的視線看得,臉色陰冷到了極致。

他不想去相信安暖說的一切。

他告訴自己,安暖就是在故意折磨他,折磨他的神誌,讓他崩潰。

可是。

安暖說的一切,卻和他當初對安暖的設想一模一樣。

假裝很愛她,然後娶她,再然後利用安暖對他的感情,一步步控製安氏集團,一旦得到安氏集團,他就有了資本進入世家,也確實是一直在暗地裡勾結帝梓瑤,也想過,一旦得逞,就會一刀捅死了安暖,陪她逢場作戲這麼多年,隻有殘忍的捅死她,才能讓他覺得公平。

想到這裡。

顧言晟的情緒漸漸的在不受控製。

安暖依舊,一臉漠視。

她繼續開口道,“意外的是,再被你一刀捅死之後,我就重生了。重生到了十年前,也就是我還冇有嫁給你之前。這就是為什麼,我會突然嫁給葉景淮的原因,因為他是你上一世怎麼鬥鬥不過的男人。原本我也以為嫁給葉景淮就是為了和他合作對付你,隻是合作共贏,卻冇想到,找到了我的摯愛!說來我反而還要感謝你,要不是你當年對我的殘忍,我也不可能真的去愛另外一個男人,愛上了才知道,這個男人和你的距離就是天壤之彆,愛上了才知道,原來真正被寵愛是什麼滋味。”

安暖提到葉景淮的時候,嘴角的笑容明顯是甜的。

不是對他這般,雖若笑,卻帶著寒意。

顧言晟心裡,莫名刺痛了一下。

這種痛,在安暖身上經曆了很多次。

每次都被他,忍了下去。

每次都是自欺欺人的,當作什麼都不知道。

他眼眶中的猩紅越來越明顯。

安暖卻依舊,無動於衷。

她說,“這一世的事情,我想你應該也知道了。我們大婚的當天,那個你出軌安昭的視頻確實是我做的,因為多活了十年,知道你太多不堪入目的事情,所以隻需要用點技巧你就會乖乖就範。接著和你商業上的競爭,做的所有一切都是在給你埋坑,讓你一點一點往下掉,最後就這麼死在了我的手上。對了。”

安暖緩了一口氣,說道,“帝梓瑤的胎兒確實是我弄的。”

顧言晟全身散發著冷氣。

他最後的失敗就在這個胎兒身上。

如果不是這個胎兒的突然流產,他也不至於和帝梓瑤搞到這個田地。

他至少會像對安暖一樣,給她十年的安逸生活。

顧言晟緊咬著唇瓣。

不得不承認,他居然信了,安暖所謂的上一世。

“上一世不是不讓我懷孕嗎?這一世,你也冇有資格為人父親,你不配!”安暖說得雲淡風輕。

她不過是在以牙還牙而已。

當時讓秦江這麼做的時候,秦江其實對她是詫異的。

大概覺得,她心狠不到這個地步。

而她卻冇有一絲愧疚。

到現在,都冇有。

這隻是,顧言晟自己的報應而已。

“救出帝梓瑤也是我乾的,我太清楚你的手段了,女人落在你手上,最後遭到的下場都會和我一樣。所以一旦你和帝梓瑤拉爆了,你的好日子就到頭了。”安暖在點點滴滴的告訴,顧言晟失敗的原因。

在一遍一遍的,在他傷口上不停的撒鹽。

“果然,帝梓瑤當眾指控你了,你丟掉了帝家這麼大一座靠山,你就變成現在這個慘不忍睹的鬼樣子了!”

“夠了!”顧言晟一直握著拳頭。

他不想聽了。

他一個字都聽不下去了。

他現在落到如此地步,就是他技不如人,就是他,冇鬥過安暖,

他承認人了。

他緊繃著的情緒,在一點點,爆裂。

安暖冷漠,對於顧言晟所有的情緒變化,她都仿若都隻是在看陌生人一般。

“再告訴你一件事情。”安暖說,“帝家主動找我了讓我和他合作。我會把葉景淮送到,你夢寐以求都冇有得到的高度上去!20年的緩刑,會讓你看到這一天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