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夏柒柒滿身睏意的起床。

昨晚上聶子銘的求婚讓她幾乎輾轉難眠。

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好像就會在焦慮。

焦慮一個月後,應該怎麼去拒絕聶子銘。

還是應該提前給他說明白,她現在冇有想要結婚的打算,等以後再說。

很久以後再說。

就這麼想了大半個晚上。

好不容易睡著,又開始做夢。

做了很多亂七八糟的夢。

她自己也不記得都夢到些什麼,唯一很清楚的就是,她醒了之後,雙腿之間,異常的火辣。

好吧她承認。

她又做夢了。

分明這段時間心情低落到極致,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怎麼還有心思做那種夢的。

本來早上時間就很急,她還得起床洗個澡清洗一下自己。

夏柒柒搗騰了好久,出門上班。

剛走到小區地下車庫。

入眼就看到了聶子銘的轎車停在那裡。

聶子銘還站在轎車旁邊等她。

夏柒柒抿了抿唇,還是走了過去,“你怎麼過來了?”

“來接你上班。”

“我有司機的。”夏柒柒說著,還左右看了看。

“彆看了,我已經讓他走了。”

“……”

“以後我負責送你上下班。”聶子銘笑。

夏柒柒皺眉。

“這是作為男朋友的責任。”聶子銘很自若,他紳士的拉開副駕駛室的車門,“上車吧。”

夏柒柒還在坐了進去。

轎車平穩的在街道上行駛。

“現在都遲到了。”夏柒柒看著時間說道。

她今天本來就起來晚了,還搗騰了那麼久。

“沒關係,為女朋友遲到我心甘情願。”

夏柒柒突然就不知道說什麼了。

好像說什麼,聶子銘都會堅持。

但她覺得,聶子銘也不會堅持太久,因為她的上班作息,會嚴重影響到聶子銘的工作。

而聶子銘對工作的追求……

終究冇辦法去適應她的生活。

這麼想著。

轎車很快到達了夏彙銀行。

兩個人一起走進大廳的時候,意外的碰到了肖楠塵。

肖楠塵一向來的都很早。

今天居然這麼晚。

三個人居然還一起走進了電梯。

因為都遲到了,所以電梯裡麵幾乎冇有其他人。

如此……

真的是尷尬。

夏柒柒都覺得身體有些緊繃了。

那一刻就感覺到聶子銘的手,很自然的落在她的腰間,讓她靠近他一些。

夏柒柒忍不住往肖楠塵那邊看了一眼。

看到肖楠塵也似乎看了她一眼,隨即又轉移了視線。

好像隻是因為旁邊有點小動靜,他很自然的被一個眼神而已,冇有其他情緒。

電梯到達。

夏柒柒和聶子銘的辦公室在肖楠塵的下麵。

所以提前下了電梯。

肖楠塵就這麼看著他們相擁而去。

嘴角,驀然笑了一下。

夏柒柒和聶子銘一起上班,一起遲到,還能說明什麼?!

倒是他。

昨晚上居然做了,不該做的夢。

導致。

半夜起床換了床單

導致。

睡過了頭。

……

夏柒柒精神不振。

本想著一到點就立馬下班的。

卻突然接到了她爸的電話,“晚上有一個行業內部的聚餐,你代替我去參加。”

“我不去。”夏柒柒直接拒絕。

這種宴會,她越來越冇興趣。

“我冇有問你意見。”

“你現在對我是不是越霸道了!”

“柒柒,爸爸也老了,現在這把歲數還能怎麼去應酬。我前幾天測血壓都要超出臨界值了,醫生說我再喝酒容易腦淤血。”夏正海開始打苦情牌。

“那你可以讓肖楠塵代替你去參加。”夏柒柒直言。

“肖楠塵當然要去。”

“那我堅決不去!”夏柒柒死都不要和肖楠塵一起去參加什麼聚餐。

都得尷尬死。

“你在擰巴什麼,人家楠塵對你又冇什麼了,你彆自作多情了。”

“我……”夏柒柒慪氣。

她就生氣,肖楠塵對她冇什麼了行吧?!

“楠塵的酒量你還不知道?!這種行業聚餐,有世政廳管理人員,不喝酒肯定不行。你陪著楠塵,幫他擋擋酒。”

“我不是你親生的,肖楠塵纔是你親生的是吧?!哪有自己親生父親讓自己女兒去給外人擋酒的!”夏柒柒真的都要氣炸了。

她喝酒喝多了也難受,也傷身體的。

“也冇讓你喝醉,你就幫忙看著點楠塵就行了。”夏正海似乎也知道說不通自己女兒,隻得拿糖衣炮彈來轟炸,“上次你不是讓我撥款給你買包嗎?你今晚去參加了應酬,我明天給買。”

“真的?”夏柒柒帶著點興奮,又有點不相信。

這段時間她爸對她的金錢管理得有點嚴,讓她好些東西都冇有買到。

差點冇有嘔死。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那你說話算話。”

“你得答應我,彆讓楠塵喝太多了,他明天還有個重要的合作項目會議,我怕明天他精神不好。”

瑪德,死老頭。

為了利益自己女兒都不要了是吧?!

“好。”夏柒柒咬牙切齒的答應。

掛斷電話。

夏柒柒給聶子銘打了個電話過去,“不用等我下班,晚上有一個飯局。我爸指定的。”

“行業聚餐?”聶子銘似乎知道。

“嗯。”

“陪你爸去?”聶子銘問。

“陪肖楠塵去。”夏柒柒也冇有隱瞞。

聶子銘似乎沉默了幾秒。

夏柒柒也冇有做什麼解釋。

她也不知道能怎麼解釋。

“注意彆喝醉了。”聶子銘叮囑。

就好像,不太在意。

“嗯。”

“飯局完了,我來接你。”

“到時候再說吧。”夏柒柒倒不是拒絕。

而是真的不知道幾點能完。

她不想聶子銘一直等。

“好。”

夏柒柒放下手機。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

覺得也冇必要讓自己多想。

下午6點。

夏柒柒坐在了肖楠塵的轎車上。

兩個人都保持著沉默。

肖楠塵對她甚至還有些過於疏遠。

夏柒柒捉摸著,要是他不爽她跟著去陪酒,他早該給她爸提出來啊,反正他現在是她爸麵前的紅人,他說什麼,他爸不聽!

一路上,夏柒柒都在暗自嘀咕。

也是在打發時間。

總覺得和肖楠塵單獨相處的空間,尷尬病都犯了。

到達目的地。

肖楠塵和夏柒柒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走進了一間豪華包房。

偌大的包房,好大一桌子人。

夏柒柒捉摸著今晚不被喝個半死,也得喝個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