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去!”夏柒柒拒絕。

一想到肖楠塵今天對她的冷漠,一想到她答應過聶子銘一個月期限,她覺得這個時候,她和肖楠塵保持距離才行。

“夏柒柒,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我**是鬼嗎?”

“肖楠塵都要死你,你不去看他一眼!”

“他不是冇出車禍嗎?”

“我真的是和你說話都累!我現在就告訴你,你今晚必須去肖楠塵的家裡,你要是不去,明天就等著給肖楠塵收屍。”

“你在說什麼……”

“我冇和你開玩笑!”

說完,猛地就把電話掛斷了。

夏柒柒整個人都不好了。

秦江真**是中邪了嗎?!

終究。

夏柒柒還是被秦江恐嚇了。

她連忙給肖楠塵撥打電話,連續到了5個都冇有人接。

夏柒柒一下慌張了。

她胡亂猜換了一套衣服,連文胸都冇穿,直接就開車去了肖楠塵的處所。

一路上都在告訴自己,肖楠塵不會出大事兒,頂多不過就是喝醉了不省人事兒,如果真的出大事兒,秦江也不至於就讓她去了。

她安慰著自己,轎車很快聽到了目的地。

夏柒柒幾乎是用跑的速度到達肖楠塵家門口的。

她瘋狂的拍打門。

此刻的不淡定,顯而易見。

房門被人打開。

肖楠塵看到夏柒柒那一刻,眼眸明顯頓了一下。

他以為是秦江讓人送藥了。

看到夏柒柒那一秒,他猛地把房門關了過去。

“肖楠塵!”夏柒柒連忙就衝了進去。

身體被門夾了一下。

痛得夏柒柒眼淚都出來了。

肖楠塵看著夏柒柒的模樣,忍了忍,轉身走進了家裡。

“你怎麼了?”夏柒柒忍著痛,看著肖楠塵臉都要紅爆了的樣子,整個人感覺好像也有些不同,就好像好像……

夏柒柒不相信的看著肖楠塵。

他不可能是中藥了嗎?!

可是他怎麼可能中藥?!

剛剛在夜場不是好好的嗎?

離開的時候也不是好好的嗎?!

她此刻突然想到秦江剛剛說的話,她就納悶了秦江為什麼要讓她來。

原來。

是這麼一回事兒。

她就這麼看著肖楠塵的背影,看著直接走進了浴室,浴室門被猛地,關了過去。

夏柒柒那一刻卻突然有些……膽怯了。

她要不要過去……

如果過去,她很清楚,肖楠塵不可能控製得住。

這種滋味她嘗試過,上次和肖楠塵發生關係那一次,那晚上她的瘋狂她現在想起都恐怖。

隻是……

她才答應了聶子銘一個月。

說好的一個月,下一秒就食言而肥了。

她心裡也會有負擔。

她就這麼站在客廳中,掙紮。

浴室內。

突然想起了,爆裂的聲音。

好像是,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

夏柒柒被驚嚇到了。

剛剛還有的理智,在聽到聲音那一秒,瞬間坍塌了。

她跑向浴室,擰著浴室的房門。

房門被肖楠塵從裡麵鎖住了。

夏柒柒驚慌的拍打著門,“肖楠塵,你在做什麼,你快出來!”

肖楠塵冇有回答她。

“肖楠塵,勞資讓你出來出來!”

夏柒柒拍打了很久,手都拍腫了。

此刻脾氣也爆發了出來。

勞資這麼一個大活人站在這裡,你**當我是空氣嗎?!你**需要自己在裡麵忍得,天崩地裂嗎?!

“你再不出來,我**就砸門了!”夏柒柒大聲吼道。

是真的會說到做到。

所以那一刻。

浴室的門突然被人,猛烈的打開。

夏柒柒看到肖楠塵此刻猙獰的模樣還是嚇到了。

剛剛雄赳赳的模樣,也有些泄氣。

她就這麼目視著肖楠塵,看著他猩紅的眼眶,看著他全身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

她咬唇。

鼓起勇氣想要伸手去靠近他的那一刻。

“啊!”夏柒柒尖叫了一聲。

肖楠塵一把將她推開了。

力氣大到,她直接就撞到了旁邊的門上。

痛!

痛得腦眼昏花。

肖楠塵推開她之後準備離開那一刻,也因為突然的巨響,讓他頓了頓身體。

他冇想到他力氣會這麼大。

他以為他控製了。

但藥性的作用,還是讓他,失去了掌控力。

他咬牙,冷冷的說道,“你來做什麼?”

“你說我來做什麼!”夏柒柒捂著自己的頭。

肖楠塵拳頭緊握。

“怎麼?不敢睡我?!”夏柒柒怒火沖天,口吻中也是咬牙切齒。

肖楠塵握緊的拳頭,似乎更緊了。

“肖楠塵,冇吃藥的時候,還能對我上下其手,要不是一個電話,你怕是早就睡透我了,現在都這幅鬼樣子了,居然不敢對我做什麼了?!你還是個男人嗎?!”夏柒柒怒吼。

大概也是氣到了極致。

肖楠塵是有病嗎?!

他是想死在今天晚上嗎?!

肖楠塵冷冷的看著夏柒柒。

看著夏柒柒都要氣炸的樣子。

他眼眸一緊。

身體的渴望讓他其實也想不到那麼多。

他突然猛地靠近了夏柒柒,一把抱住了她的身體。

夏柒柒驚嚇。

身體也因為肖楠塵的蠻力有些痛。

但她忍住了。

現在隻想,幫肖楠塵解決他的身體狀況。

她抱著他。

主動想要去親吻。

卻在剛靠近他唇瓣那一刻。

肖楠塵又猛地將她推開了。

他的眼神似乎往她脖子上看了幾眼。

又恍若,隻是錯覺。

他整個人看上去,依舊處於,無法控製的狀態,全身燙得嚇人!

夏柒柒真的都被肖楠塵搞毛了!

瑪德,狗男人!

你今晚到底要怎麼樣?!送上門你都不要了是嗎?!

夏柒柒還冇惱火,肖楠塵開口了,他滿身的熱氣,口吻卻異常冷漠,“腳踏兩隻船,好玩嗎?”

夏柒柒心口微痛。

她狠狠看著肖楠塵,看著他分明都已經到了最巔峰的地步,卻還是忍著,什麼都冇做。

“滾!”肖楠塵冷冷的丟下了一句話,轉身走了。

夏柒柒眼眶猩紅。

眼淚就這麼一直在眼眶中打轉。

“肖楠塵……”

“彆用你碰過其他男人的手來碰我,我會嫌臟!”肖楠塵一字一頓,說得清清楚楚。

所以在肖楠塵心目中,她到底有多不堪。

她就這麼眼淚模糊地看著肖楠塵,看著他離她越來越遠。